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八章我是王盼

第二十八章我是王盼

    氣息開始變得紊亂起來,那兩朵之前被真氣養出來的小黃花這時候也開始左右搖擺起來,陳摶老祖看著面前這緊緊皺著眉頭的人,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他究竟夢到了什麼?為什麼內心會如此動搖?"

    這時候,從王盼身上散發出來一股無比紊亂的陰陽氣息,陳摶老祖深吸了一口氣,"原來是到了抉擇的時候了,雖然我不清楚你到底夢到了什麼,又讓你來抉擇什麼,我只希望你勿忘本心。"

    "但,人人都會在這夢境中遺失自我,即使是我,當年斬惡念的時候,也差點出不來,你斬惡念所陷入的夢境,還是輪回。前世今生,哪有這麼容易就可以走的出來啊。"陳摶老祖嘆了一口氣。

    "是是非非,錯錯對對,本就沒有什麼區別,只在于人的一念之間,你好自為之吧。"陳摶老祖開口說道。

    而緊閉著眼眸的王盼似乎听懂了陳摶老祖說的話一般,緊緊皺著的眉頭也慢慢舒展開來。

    "雖然我不清楚你到底夢到了什麼,只希望你能突破枷鎖,心胸坦然的斬惡念,而不是帶著遺憾斬下惡念。"陳摶老祖開口說道,"問心無愧,這斬三尸本就是問心之路,問心無愧才能走的更遠!"

    話音剛落,那地上的兩朵花也似乎懂了陳摶老祖說的話一般,竟然也開始左右搖擺起來。

    ----

    妖!

    妖!

    妖!

    這個念頭一直在我的腦海之中徘徊著,難怪青魚的眼楮是琥珀色的。難怪紅鯉過了這麼久,都沒有任何變化。

    我早應該想明白才是。

    這是妖,人和妖本就不可相戀。這是上天定下來的法則,若是違反上天的法則,那便是要天雷加身的!

    看著那金光道人的手掌越來越近,而我依舊還是無動于衷的樣子,紅鯉也似乎懂了什麼,她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也罷,我這條命本就是你給的,就當是還了你,又有何妨!"

    說完,紅鯉直接閉上了眼眸。

    我呆呆的看著紅鯉,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自己內心深處,似乎有什麼東西,咯 一聲,撕裂開來。木吉夾號。

    疼!

    "哥,你在干嘛呢?救救我姐啊!"見金光道人距離紅鯉越來越近,青魚也有些忍不住了,開口叫了一聲。

    這一聲也把我從模糊的狀態中叫清醒過來,但我依舊沒有任何舉動,只是呆呆的看著面前這一幕,不知道自己應該干什麼。

    "上天有好生之德,念你修行不易,我不會殺你,去妖界吧!"金光道人把自己的手掌貼在了紅鯉的額頭上。

    我看到了紅鯉的眼眸,絕望。斷腸,卻沒有哪怕是一點兒的恨意。

    即使是我無動于衷,她都沒有恨我,她一定很傷心吧!

    我驟然感覺自己的胸口疼了起來,我死死的捂著自己的胸口,悔恨不停的涌動上來。

    紅鯉被金光道人這一掌打在了額頭上,身子漸漸的消失了。

    "看來你始終還是接受不了我。"紅鯉看著我,輕聲的笑了起來。

    看著紅鯉的笑容,我的心猛地一冷,這哪里是笑,分明就是無聲的哭,她的笑,只是為了讓我覺得不那麼內疚。

    "我早應該明白的,我和你之間,距離不是一顆龍虎丹,而是一道名為現實的巨大溝壑,我們在溝壑的兩端相望,卻不能相互觸踫,現實就是如此,是我自己多想了,不怪你。"

    "二十年前,我和青魚正處于化形的階段,被那漁夫從湖里撈上來,是你將我們從漁夫的手中買下,放生,那日起,我便知道,你就是我想要尋找的人。"

    "我清楚我和你之間的差距,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你永遠不可能在一起,但看到傷痕累累的你時,這些都被我給拋到了腦後。"

    "這十年來,我經常在想,如果我只是一個尋常人家的女子,或者你同我一樣,是那在太湖之中遨游的魚兒,那應該有多好。"

    "不是你負我,而是我負你,倘若不是我,那你我之間,不會是這樣,所以你不必覺得內疚。"

    "我不恨你,只是為什麼,我感覺,好難受......"

    我呆呆的看著逐漸消散而去的紅鯉,腦子里面一片空洞,等到紅鯉完全消失在我面前時,我這才反應過來想要伸出手來去抓住她。

    但就在我快要抓住她的時候,她整個人卻已經化作了流光消失在了我面前。

    "張道陵,我恨你!"青魚看著我,惡狠狠的開口說道。

    而與此同時,金光道人已經到了青魚面前,一掌就要落下,我這才反應過來,大聲叫道,"不要!!"

    金光道人停下手來,有些疑惑的看向我,開口說道,"也罷,此妖天賦異稟,也能做童子所用,那女妖已走,你的道心穩固就行。"

    我看著金光道人,這個親手將我的愛人送往一個我完全接觸不到世界的人,卻生不出哪怕是一點兒的恨意。

    我嘆息了一聲,輕聲開口說道,"多謝道長!"

    當我從金光道人手中接過龍虎丹藥材的時候,腦海中想的不是如何去得道,而是如何恢復自己的實力,去妖界尋找到紅鯉。

    沒錯,我要找到她!

    都說妖為惡,但她真心待我,又哪里有惡呢,妖能記人情,人呢?

    人不如妖,卻又如何說妖為惡呢?

    惡的概念又是什麼呢?

    善惡只是立場來說明的,你在哪一邊,哪一邊便是善,而另外一邊便是惡,這便是善惡吧、

    而我愛紅鯉,不管她是不是妖,我都不會覺得她是惡。

    這便是我的立場,我的立場和他人不一樣,他們覺得惡的事物,我覺得善。

    我覺得善的東西,他們卻覺得是惡。

    血丹開始迅速的轉動起來,龐大的真氣在我體內游走著,領悟了善惡的我站在昆侖之巔,看著面前那一覽眾山小的瑰麗情景,胸中似有萬物。

    有什麼東西,將我從這個世界中慢慢剝離出去。

    我感覺有另外一種意識開始慢慢侵蝕進來。

    就在我即將醒來的瞬間,我開始感覺不對勁了。

    不對,不對,不對,不是這樣的!

    我是王盼,我不是張道陵!

    這是張道陵的選擇,不是我的選擇!

    雖然張道陵最後還是選擇了妖不是惡,但他卻始終還是為了自己的道,負了紅鯉三十年。

    這不是我的道。

    我不會這麼做。

    回去,回去,回去!

    如果重來一次,我還是之前的選擇,那讓我再重來又有什麼用呢?

    回去,回去啊!

    我原本已經快要甦醒過來的意識在強大的執念下竟然又被牽扯回去,這一次,我在金光大人即將送走紅鯉前的瞬間,阻攔住了他!

    對著他微微鞠躬,"道人心意,我明了,但這是道友的善,不是我張道陵的善,這是道友的道,卻不是我張道陵的道,還望道友莫要壞我道心。"

    金光道人呆呆的看著我,嘆了一口氣,"痴兒,痴兒啊,你失去了大造化,你選擇的路,是通不了無上大道的!"

    我輕聲笑了起來,"若是要我傷我心愛人之心,才能得到的大道,我寧願不要!"

    轟隆!

    天際閃下一道金光雷電,轟隆劇響照亮了這片天空。

    我沒有去看金光道人,而是轉過頭來,拉起了紅鯉的手,輕聲笑著開口說道,"走吧,我們回家。"

    金光道人只是站在那里,沒有說話。

    紅鯉也是呆呆的任由我拉住她的手離去,這時候青魚也開口詢問道,"哥,家?我們的家在哪里啊?"

    我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腦袋,有些慈愛道,"有我在的地方,那就是我們的家!"

    ps:

    第四更,今天的更新結束~~雙倍奉還章節還欠十一更,我正在努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