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章玄門唱名

第三十章玄門唱名

    華山之巔,時間已過去九天,王盼沉睡九天,陳摶老祖就在旁邊守了九天,這第九天的正午。太陽當空,整片華山氤氳之氣彌漫,宛若仙境。

    看著面前已經足足九天沒有動彈的王盼,陳摶老祖也輕聲笑了起來,"九天,看來這一次你是受益匪淺啊,在斬惡念中得到的好處越大,這斬惡念的時間便越多,當初即使是我,斬惡念也才只用了三天,你不愧是那人,竟然用了九天,看來你是找到了自己的路。終于沒再走之前的老路了。"

    陳摶老祖話音剛落,在這九天里。一直盛開著的小黃花也開始慢慢枯萎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小黃花。

    這些黃花自王盼身下為中心,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朝著外面擴張,一朵接著一朵的黃花在這片地方開始盛開起來。

    很快,整個華山之巔就布滿了這些小黃花,給這瑰麗的景色點綴出一道別有風味的色彩。

    花開,花敗!

    僅僅只是一炷香不到的時間,那些盛開了的小黃花卻都已經凋零了,宛若曇花一現。木央盡巴。

    而在最後一朵黃花凋零後,一道嘆息聲從我的口中傳了出來,九天以來。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甚至連呼吸都停止了的我,吐出了一口濁氣,睜開了眼眸,一下子還沒有徹底緩過神來。

    體內早已停止轉動九天的血丹在我甦醒過來的瞬間,也開始猛烈的旋轉起來,一股股龐大的真氣透過血丹一點點的打進我的經脈之中。

    很快,我就發現,原本渾圓的血丹,這時候竟然已經篆刻上了三條裂痕,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三轉金丹?怎麼會直接就到三轉金丹了?"

    陳摶老祖輕聲一笑,"我打進你體內的那枚金丹都已經有這種氣息了,就算你只能吸收一半。加上你原來已經凝聚出來的血丹,也應該有三轉金丹的水平了,你這才剛斬了惡念,我想,應該不出七天時間,你這實力還能往上再竄一竄,達到四轉金丹的水準。"

    听到陳摶老祖的話後,我也愣了一下,我能夠真真切切的體會到自己身體的強大之處,比起九天之前,現在的我說是戰神都不為過,我甚至懷疑。現在的我,只要一只手就能把九天前的我給碾壓成碎片。

    "你應該清楚,這一次夢中斬惡念,你斬掉的是什麼,現在的你,可算是終于擺脫了那人的枷鎖,現在的你,才能算是真正的你了。"陳摶老祖看著我,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我自然清楚陳摶老祖說的是什麼意思,我選擇了一條和張道陵截然相反的道路,所以現在的我,是徹底斬掉了張道陵的枷鎖。

    從今天開始,世上沒有張道陵,只有我王盼了!

    "好了,我也不多說什麼,你應該還有一個業障未還,你在這華山之巔休養生息三天吧,三日後,我下江南,玄門唱名,而你也要去黃龍山結了那業障。"陳摶老祖看著我,開口說道。

    "玄門唱名?"我怔了怔,一下子沒明白過來陳摶老祖說的是什麼意思。

    這時候黃大仙也連忙開口說道,"就是羽化登仙的意思,一旦實力達到陸地神仙的水準,上天已經容不下他了,若是凡塵未了,只能選擇兵解重生,而凡塵已了的話,那便是羽化登仙,這羽化登仙,位列仙班,自然是要騎仙鶴通告天下玄門,這便是玄門唱名。"

    被黃大仙這麼一說,我才明悟過來,陳摶老祖,這是要成仙了!

    我點了點頭,對著陳摶老祖開口說道,"多謝道兄指點,這恩情,王盼在所難忘!"

    陳摶老祖只是擺了擺手,"幫你,也是幫我,這凡塵之事,我陳摶是無法再管了,所以華山日後還要請你多多照料。"

    我愣了一下,陳摶老祖這意思,怎麼和交代後事一般。

    不過想想,仙凡有別,若是陳摶老祖真是成仙了,還真是管不了凡塵之事,這說是交代後事,也不為過了。

    "你體內的矛盾,除了那心魔,我都已經幫你解決了,也就是說,現在的你,修練起來,應該是沒有其他困難了,金剛經中,須菩提問釋迦牟尼,"要成佛,如何降服其心?"一句話,就道盡了修行的真諦,四個字,降服其心。這道理,用在我道教之中,也是可以的。所以這心魔,又稱之為心猿,心的力量是無窮大的,所以心魔才會這麼不可戰勝,但你若真降服了心猿,那便是真正降服了自己,得道成仙,也就只在一念之間,我年輕時候,習得一門佛教無上法門,是教人如何降服心猿的,你可學來制伏自己的心魔。"

    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多謝。"

    "無需謝我,我之前幫你,是了卻我欠你的業障,而現在幫你,是要結了那未來的業障,我來是空蕩蕩,不帶一物的來,走自然也不會帶走哪怕是一絲。"陳摶老祖開口說道。

    "無論如何,我還是要謝你。"我再次對著陳摶老祖深鞠一躬,開口說道。

    "隨你。"陳摶老祖說完,便走到我面前,在地上劃了一個圈,然後開口說道,"這本是一個平地,我在上面劃了一個圈,這便是我的道,就和古人畫地為牢是一個意思,降伏心魔的第一步,便是要給那心魔畫出一個牢來,心魔本就是你,只是你無法去控制他罷了,你給自己畫一個牢,也就等于給他畫一個牢,他自然要乖乖的鑽進去。"

    我呆愣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圓圈,有些听不大懂陳摶老祖說的是什麼意思。

    但黃大仙卻在我的心里不停的嘖嘖直叫,大呼這果然是佛家絕學,沒想到陳摶老祖只是三言兩句,就道盡了佛家千百年來所研究的一切。

    簡單?

    這麼迷糊還簡單呢!

    我不由得翻了一個白眼,腦子里面也不停的徘徊著陳摶老祖給我講的這一招畫地為牢起來,但無論我怎麼去想,都想不通,而我去問黃大仙的話,黃大仙就會說這東西要自己領悟,別人說了,效果會大打折扣。

    陳摶老祖說了這麼多,已經把能點明白的都點明白了。

    這讓我特別無奈,從小我猜謎語的能力就不太行,更不用說這種玄的就差告訴人這就是之乎者也的謎題了。

    很快,時間就在我的思考中迅速的消散了,三天的時間匆匆過去,這三天里,我還是沒能悟得出來陳摶老祖那畫地為牢是什麼意思。

    我能明白過來表面意思,那就是束縛自己,就是束縛心魔,但我束縛了自己,來束縛心魔,又有什麼用啊!

    這第三天清晨,華山的弟子全都齊齊聚集在華山下,而在華山之巔上,華山派的那些長老們也全都聚集了上來,雖然在華山呆了這麼久,但我見過的華山高層也就只有李元平一個,這一下子看到這麼多長老,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話。

    好在李元平給我開始介紹起來,雖然的確是有一些人因為我的年紀,眼眸中帶著一絲疑惑的,但這些長老也能感覺到從我體內散發出來的威壓,再加上我和陳摶老祖在這華山之巔論道這麼多天,他們看向我的眼神,也不算是太過于輕視。

    等我和最後一個華山長老寒暄完之後,從那山澗之間,響起了一道鶴鳴。

    我立馬屏住呼吸,朝著那山澗看去,我很清楚,鶴來了,陳摶老祖很快便是要騎著這頭仙鶴下江南,玄門唱名了!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