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一章豬與農場主

第三十一章豬與農場主

    這時候那仙鶴已經到了華山之巔上,陳摶老祖已經朝著仙鶴邁出一步了。

    華山的長老,還有弟子全都直直的看著陳摶老祖,等著他羽化登仙。

    但就在陳摶老祖快要踏上仙鶴的一瞬間,他忽然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開口說道,"華山,從今天起,就當是不存在了吧,門下弟子,全都散了吧!"

    陳摶老祖這句話話音剛落,所有人都一臉錯愕的看著陳摶老祖,有些不太明白,為什麼在這緊要關頭,他會忽然做出這種決定。

    包括我在內,都沒有徹底的了解陳摶老祖的意思。

    要知道,羽化飛升。位列仙班!

    這一听就是極其光宗耀祖的事情啊,早在千年之前。陳摶老祖就應該羽化登仙了,而他卻一夢一千年,讓這一天整整晚了一千年,就只是為了這最後甦醒過來,度過半個月的時間。

    想到這一點,我就有些納悶,陳摶老祖真是為了了卻生前生後事,才睡了這一千年嗎?

    那付出的代價可就太大了一點吧,如果千年前選擇羽化登仙,那他現在的名聲肯定不至于這樣,最起碼也是和呂祖一個等級吧。

    而事實上。除了玄門中人,還真沒多少人知道華山老祖陳摶這個名字。

    我隱隱約約覺得,陳摶老祖選擇一夢一千年不是為了了卻生前生後事,而是為了把半個月的自由時間。

    但這里又矛盾了,為什麼位列仙班就不自由了呢?明明大神通者,才能夠擁有真正的自由啊!

    我這邊正矛盾著,陳摶老祖卻已經轉過身來,開口說道,"我本就是一山野之人,心中沒有天下事,也不想管那天下事,只是為了一個字,那邊是自由。"

    "在我的眼中,自由才是這天下間最重要的事情。"

    "位列仙班,說的好听是這樣,事實上也不過是服從昊天的安排。成為那所謂的仙罷了,失去自由,不是我想要的。"

    "老祖!"李元平看著陳摶,沉聲開口說道。

    這時候黃大仙開口說道,"看來,陳摶老祖,是想要選擇兵解了,他瞞天過海一千年,上天早已容不得他轉世,他這一次若是選擇兵解,那便是真正的魂飛魄散,他這是為了自由。連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

    "為什麼啊!成仙多好啊!"我一臉錯愕的開口說道。

    "但卻並不自由,早在上古時期,那些金仙們,為了不讓自己位列仙班,名列封神榜,這才引發了封神之戰,失敗者才會被封神,才會位列仙班,他們不正是不想要失去自由嗎?"黃大仙一句話,讓我陷入了沉默。木央他扛。

    自由。

    這是一個讓人說不清道不明的概念,寧為自由,舍棄生命,這事情有,但我卻從未見過。

    我看著面前雖然已然蒼老,但身子卻直的和一桿標槍似得陳摶老祖,一下子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看來陳摶是知道自己這一次如果選擇兵解,那他瞞天過海之罪便會被昊天所知曉,上天肯定會降下天罰,余怒必然會波及到華山弟子,所以他才會讓華山弟子散了。"黃大仙開口說道。

    "這樣值得嗎?"我情不自禁的開口詢問道。

    "沒什麼值得不值得,只有想不想,他不想位列仙班,那便是再不值得的事情,最後也是值得的,可惜了華山,從今天開始,華山就真的要在這四大聖地中除名了。"黃大仙開口說道。

    "從今天起,世上再無華山!"我沉吟了一聲,感覺自己的腦子空空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去思考些什麼,只能這麼呆呆的看著面前這讓人震撼的一幕。

    完全不知所措。

    "這天地,本就是萬物蒼生的天地,而不是你昊天的天地!"

    "你規劃出你的天規,天責,萬物輪回,只是為了更好的管理這萬物蒼生!"

    "服從你的,你不以為然!"

    "反抗你的,灰飛煙滅!"

    "都說萬物皆為妖,若真要算妖,你這昊天,便是天地間最大的妖!"

    陳摶老祖站在華山之巔,看向蒼穹,字字誅心。

    "然萬物卻不以你為妖,反倒以你為榮。"

    "那些強大的,你讓他們服從!"

    "那些弱小的,你給他們信仰!"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你將這萬物蒼生,都當作豬來養!"

    "我若成仙,也便是與你一同同流合污,這般的仙,我不做也罷!"

    當陳摶老祖的這些話語落下瞬間,原本風和日麗的蒼穹,迅速堆積出來朵朵烏雲,整片天空開始迅速的暗淡下來。

    一朵朵烏雲就好像海水一般迅速的凝聚在華山之上,黑雲壓城城欲摧!

    我呆呆的看著面前這一幕,完全有些不知所措起來,我不明白為什麼事情忽然會發生到這等地步。

    而陳摶老祖只是抬頭指天,"我說的可有錯否,那高高在上的昊天!"

    轟隆!

    一道響雷落下,在這煌煌天威之前,天地萬物都變得無比渺小起來。

    而陳摶老祖那消瘦的身子,卻宛若天地間那唯一的正氣所在。

    "今日我不為自己,為這萬物蒼生,討要一個公道,你,昊天,有什麼資格定下你的法則,有什麼資格降下你的天罰,你又有什麼資格,將這本屬于萬物蒼生的天地,當作是你自己的後花園?"陳摶老祖抬頭看天,字字珠璣。

    而我听著陳摶老祖的話,腦子卻成了一團漿糊。

    事實上,早在很久之前,我就覺得意外了,為什麼我們悟道,便是逆天,這天是何物?

    又是誰規定了這個!

    又是誰有資格去降下天罰?

    我悟道,本就是我自己的事,你昊天有何資格來管我?

    陳摶老祖的話就好像是醍醐灌頂一般,將我整個人都給弄醒了。

    所有人都習慣了天,悟道練氣本就是逆天之行,但那些修煉到極致的人,卻以位列仙班為榮。

    這和當年水滸之中那宋江又有何區別嗎?

    造反若只是為了招安,那還造的什麼反?

    我明白了這一點,也深吸了一口氣,這,這天地,本就是一個大大的豬圈,那高高在上的昊天便是那農場主。

    我們這些豬,想要逃出這豬圈,那農場主自然是不想讓我們離開的,所以就會毆打那些想要逃離的豬。

    殺雞儆猴,讓其他所有的豬都知道,想要逃離,這就是逆天之舉,是要遭天譴的。

    這就好比有人說,人死之後,便能墜入輪回,但真的是能輪回嗎?

    那些進了地府的人,依舊還是要按照天規來判決,真有那十全十美的人?幾乎所有人都要在那十八層地獄中受盡煎熬。

    就好像是那些豬遲早都還是要被拖去宰殺,農場主那句听話就能把豬放走的話,簡直像是一句笑話。

    所以豬都知道,自己就算在豬圈里面呆著,遲早還是要死的。

    到後來,想要逃離的豬,越來越多,農場主也有些管不過來了,所以就會挑選一些比較強大的豬,來幫自己管理那些想要逃離的豬。

    漸漸的,那些想要變強,逃離這個農場的豬,他們的目標就變了,變得不再是為了自由,而是為了成為那些管理著豬的豬。

    歸根結底,依舊還是沒有自由。

    歸根結底,那些管理著豬的豬,始終還是那農場主的豬!

    在陳摶老祖的三言兩語下,我明白了。

    而那些在華山之上的華山弟子,也全都明白了。

    那煌煌天威所覆蓋住的烏雲中,此刻,也發出了一道冷哼聲,一道莊嚴無比的聲音從那雲層後面傳來,"離經叛道,該死!"

    ps:

    第三更~今天應該是五更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