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二章斬斷凡塵不羨仙

第三十二章斬斷凡塵不羨仙

    若是修士練氣,依舊還是被規則所束縛,始終追求不到真正的自由和公平,那還修的什麼道,練得什麼氣?

    這一句話浮現在我腦海里的時候。比那空中響起淼木藪蠛鶘 賦剮攆櫚畝唷br />
    所有人都沉默了,看著那傲立在地面之上的陳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我看著陳摶老祖,從他的身上,感覺到了一句話!

    朝聞道,夕死可矣。

    是的,朝聞道,夕死可矣。

    他早在千年之前,就想明白了這一點,所以遲遲不肯羽化登仙,他不想要羽化登仙,卻因為掛念著華山弟子,不敢做出這明確的一步。木央嗎技。

    而到了今日。雖然已經時隔千年,他終究還是邁出了這至關重要的一步。

    他選擇了自由。

    沒有人說話了。在這種無盡的寂靜和震撼之中,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李元平。

    他目光凝視著傲然挺立的陳摶老祖,沉聲開口說道,"若有想要脫離華山之人,現在還可以離去!"

    沒有人說話!

    死一樣寂寥,而那昊天,似乎也在等著答案,烏雲雖然更加密集了,但卻沒再有一點兒雷電,氣勢沉重的讓人感覺害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終于,有一個人扛不住了。走動了一步,對著華山之巔的陳摶,深鞠一躬,愧疚離去。

    這第一人離去之後,接二連三的,很快就有人離去了。

    華山數百弟子,在接下來斷斷的半個時辰內,竟然散去了三分之二,即使是那些長老們,也離去了有一半之多。

    剩下來的華山弟子,加起來也不過就是一百出頭。

    雖然只是這一百出頭的人,但此刻凝聚在一塊兒,卻有種比五千人還要更加恐怖的感覺。

    這百來人,每個人的內心,都好像是藏著一頭猛虎一般,每個人的眼楮。都好像是在散發著與那日月爭輝的光芒一般。

    我深吸一口氣,看著面前的這一幕,也感覺到了震撼。

    這是真正的震撼,那來源于內心的震撼,讓我感覺到自己的血液在加速流動,讓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跳動。

    讓我感覺到,整個人都在顫抖,興奮的顫抖!

    李元平看到最後的這些人,看向了一個背著一把青鋒劍,身著粗布麻衣,樣貌平平的中年人,冷聲開口說道。"你被逐出華山了!"

    那身背青鋒劍的中年人眼眸中有了一絲錯愕,旋即對著李元平深鞠一躬,朝著後面退去。

    他沒有反駁,沒有想要通過言語留下。

    我也沒有覺得怕死。

    因為我清楚,留下來的人,是真的想要伴隨著陳摶一起以身證道的人,活著,比死了更加痛苦。

    這些人,腦海中,都是有信仰的!

    以死明志,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在這一瞬間,這留下來的所有人,都已經不再是那農場主所豢養的豬,他們都已然化作了那天空中翱翔的巨龍。

    至少在這一刻,我沒覺得他們比陳摶老祖差到哪里去。

    那中年人走之前,李元平頓了頓,又開口說道,"僑僑,跟著你李師叔走!"

    人群中的僑僑錯愕的張大了嘴巴,剛想開口說些什麼。

    她直接就被那背著青鋒劍的李師叔給打暈,背走了。

    所有留下來的人,都目送著李師叔下山,離開華山,每個人的眼眸中沒有看叛徒的情緒,反而充滿了感激。

    因為這二人,是華山,真正留在世上的種子。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陳摶老祖看著留下來的人,嘆了一口氣,輕聲笑了起來,"我華山意志如果青鋒劍,直沖雲霄!多謝諸位,壯我華山!"

    撲通,撲通!

    所有的華山弟子全都對著陳摶老祖跪了下來,齊聲開口說道,"弟子願隨老祖赴死!"

    "弟子願隨老祖赴死!"

    "弟子願隨老祖赴死!"

    這聲音匯聚成一道恐怖的能量,直沖雲霄,竟然將那暗淡的天,都給沖開了不少。

    我看著這一幕,有那麼一瞬間,我甚至想要加入到他們的行列里面。

    但我還是強忍住了自己的沖動。

    因為我清楚,我的塵緣未了,我不能在這里死去,這不是屬于我的道。

    但這一切,需要一個見證人,我便是這個見證人。

    所以無論留下來是有多危險,我還是留下來了。

    我要當這個見證人。

    與此同時,武當山,雲頂之上,一名穿著白色道袍的青年睜開了眼楮,看向了華山的方向,錯愕的張大了嘴巴,"不可能啊,你明明都已經選擇騎鶴下江南了,為什麼還會走這一步?"

    在這白色道袍青年旁邊坐著的是一名穿著紅色道袍的青年,那紅袍青年皺了皺眉頭,"白奇兄,發生何事了?"

    白奇伸出手指,在面前一點,那虛空之中綻放開陣陣漣漪,似乎那虛空便是水面一般。

    很快,紅袍青年也明白過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個意思了,他嘩的一聲從地上站了起來,呆呆的看向華山的方向,"此生未曾親自見到這一幕,實乃我人生之大不幸!"

    "我不如他啊!"白奇嘆了一口氣,"這是我第一個,親口說一聲服的人!"

    說完白奇也站了起來,對著華山的方向,深鞠一躬,開口說道,"我白奇,為天下蒼生,敬你!"

    那紅袍青年也對著華山的方向,深鞠一躬,開口說道,"我楊羽,為天下蒼生,敬前輩!"

    全真教內,看著那不停動蕩的天機圖,天機老人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自從前幾次開始,天機圖便一直就是這樣,即使是他,都沒有任何辦法看出這天機圖中到底顯示的是什麼意思。

    白琉璃也注意到了這一點,開口說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天機圖會如此動蕩不安?是有誰在行逆天之事嗎?"

    "不清楚。"天機老人搖了搖頭,旋即開口說道,"容老夫算一算。"

    天機老人話音剛落,手指便不停的掐算起來,很快,他就吐出了一口鮮血,呆呆的看向華山的方向,"不可能,他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到底發生了什麼?"白琉璃也注意到了這一點,連忙開口詢問道。

    "從今天開始,華山,名存實亡,這世上,再無華山!"天機老人開口說道。

    白琉璃震驚的看著天機老人,"不可能啊,雖然華山近些年的氣運有些衰弱,但半個月前,陳摶老祖甦醒後,運勢滔天,不像是壽終正寢的樣子啊。"

    天機老人嘆了一口氣,附在白琉璃耳邊輕言幾句,白琉璃很快就明白過來,嘆了一口氣,"我曾一直以為,我妖族才是真正逆天之徒,卻未曾想到,被他給走在了前頭,他走的更絕,我不如他!"

    天機老人搖了搖頭,擦干淨嘴邊的血跡,站起身來對著華山的方向深鞠一躬,"前輩此舉為天下蒼生,如雷音貫耳,醍醐灌頂,晚輩莫不敢忘,前輩之志,晚輩收到了!"

    白琉璃也起身,對著華山方向鞠躬。

    在這一瞬間,各個聖地,妖界,鬼域,鬼市,門派,不停的有人甦醒過來,不管是明爭暗斗,還是和華山的立場幾何。

    全都轉向了華山的方向。

    這些人中,有的已然躲避千年,只為了不入那仙班,例如白奇,白琉璃。

    有的正在努力修行,只為了名列仙班,光宗耀祖。

    也有的渾渾噩噩的活著,淪入凡塵。

    他們所有人都不服別人,都覺得自己才是天之驕子,但在這一瞬間,他們的腦海里都有了一個從此不會再忘記的名字。

    他們清楚,今日有一個人叫陳摶。

    洞中一夢一千年,斬斷凡塵不羨仙。

    ps:

    第四更,還有一更,我正在努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