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七章封無神國的真相

第三十七章封無神國的真相

    與此同時,那天空中彌漫的烏雲似乎是覺得天威受到了侮辱,還想要再次凝聚起來攻擊我第二次,我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那烏雲,那烏雲這才迅速的消散開來。

    等到烏雲徹底消散開來後。那一男一女兩個道士,這才像是看到看到鬼一樣,看著我,眼眸中滿是恐懼。

    很快,那男的就對著我跪了下來,"前輩饒命,晚輩無意冒犯前輩,只是......"

    還沒等那男的說完,那個姚師妹也趕緊開口說道,"前輩,這事情不怪我師哥,他都是因為想要保護我,才這麼做的。您要懲罰就懲罰我吧!"

    我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我說了要懲罰你們了嗎?罷了。反正我也沒有受什麼傷,不過下回你們可要注意點了,得虧是遇到我了,換做是別人,你那師兄可不就得要以身殉道了嗎?"

    被我這麼一說,那男道士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訕訕一笑。

    我有些疑惑的開口說道,"對了,看你二人神色沖沖,發才的話里似乎也是話中有話,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說與我听听,若這事情你們佔理的話。雖然我修為尚淺,但卻也能護你們周全。"

    那一男一女兩個道士相視一看,最後還是點了點頭,對著我磕了一個響頭,表達出謝意,但卻遲遲不肯說自己為什麼被追殺的原因。

    我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莫不是你們瞧不起我楊某不成?"

    我自然不能說出自己的真實名字,所以也想好自己新名字究竟叫什麼了,就叫楊明。木丸何亡。

    "不是,楊前輩,我不是這意思,只是那對方來頭太大,我們兄妹二人生怕拖累了前輩,這事情還是我二人扛下便好。"那男道士連忙開口說道。

    "看到了便是要管,這便是我楊某的道。是非對錯自有公論,事情由我楊某來考量,若對方真是我楊某無法得罪的對象,那我楊某到時候轉身就走便是。"說到一半,我頓了頓,開口說道,"我等散修雖是如同一灘散沙,但卻也不是那些大宗派的弟子可以拿捏的了的。"

    那男道士還是有些猶豫。

    這時候那姚師妹也開口說道,"前輩既然說要听听,那師哥我們便將這是非對錯講與前輩听听,若前輩幫我們,也是最好。若幫不了我們,自然也不必強求。"

    那男道士這才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也罷,只能這樣了。"

    說完,那一男一女兩個道士這才說起這些天他們所經歷的事情來。

    這男道士叫姚風眠,那女道士叫姚風霞,是一對兄妹,兩兄妹小時候就被一個散修從家中帶出,一直收養著,帶在身邊。

    前些日子,兩兄妹的師父死了,他們這才出山。

    卻未曾想到,剛出山,就踫到事了。

    原來是武當山當代二弟子看上了姚風霞,說是要將姚風霞給迎娶到家中,但婚姻這事情又怎是兒戲,得二人看得上眼才行。

    雖然武當山當代二弟子這名頭確實是要響亮,而且還是正統道門,嫁入其中,對這二人未來的發展也有很大的好處。

    但話也不是這麼說的。

    但沒想到,那二弟子見自己求愛不成,竟然直接派出人來,想要將那姚風霞給強擄到武當山上。

    這可惹怒了姚風眠,姚風眠雖然年紀輕輕,卻也是修煉到了兩朵金花的水準,這實力雖然放在整體修士里面,並不能算作什麼,但在年輕一輩里面也是佼佼者了。

    所以他便出手阻攔。

    哪知道那前來強擄的弟子不知好歹,最後姚風眠錯手將那弟子給打死了。

    這可是惹了馬蜂窩,被姚風眠和姚風霞這麼一整,他們就徹底和武當山給干上了,所以這些天來,就一直在躲避著武當山的追殺。

    听到這的時候,我也不由得輕聲笑了出來,又是武當山。

    之前暗算我父母的那筆賬還沒和他們好好算算,沒想到他們竟然又找上門來了。

    見我笑了,那姚風霞的臉色也有些不太好看起來,"前輩,您就算是不幫我們,卻也沒必要在這當口侮辱我們啊!"

    那姚風眠雖然沒有說什麼,但卻也看的出來,他的眼神特別的不忿。

    我見他們誤會了,也連忙開口說道,"我這並不是取笑你們的意思,因為我正好同那武當山有一些恩怨情仇,正想找他們算賬呢,卻沒有想到,在這里遇到了關于他們的事情,所以這才笑出聲來。"

    "真的?"姚風霞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我一眼。

    連忙被姚風眠給拉下去了,姚風眠 當一聲跪了下來,對著我磕頭道,"前輩若是能助我兄妹二人,日後我兄妹二人為前輩做牛做馬,在所不辭!"

    我搖了搖頭,開口說道,"這個忙我是會幫的,不過並不需要你兄妹二人做牛做馬。"

    "不行,我師父從小就教育我們,滴水之恩涌泉相報,您的救命之恩,我們兄妹還不了......"姚風眠開口說道。

    我想了想,還是沒有拒絕,反正現在我的名字是楊明,而且我還是另外一副模樣,到時候等第二階段的儀式結束後,把面具一揭,他們自然也沒辦法找到我做牛做馬了。

    我對著他們開口說道,"既然你兄妹二人是受到他們追殺這才逃跑的,又怎麼跑到這西安來了?"

    "莫非前輩不知道這里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姚風眠有些疑惑的看著我,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我的確不知道。"

    "听說近些日子,這西安中的封無神國便要開啟了,听別人說,封無神國是我華夏十個陣眼之一,其中鎮壓著一件神器,用來鎮我華夏萬古神威,這封無神國若是開啟,那無主之物的神器,自然也會出現,全天下的修士都知道了這個消息,雖然有很多人不相信,但還是吸引了不少數的人,來踫踫運氣,我兄妹二人便是這些人里面之一。"那姚風眠開口說道。

    "嗯?"我有些疑惑的開口說道,"那是什麼神器?"

    "神農鼎,听說神農鼎乃上古時代神農昔日煉制百藥之古鼎,正因積聚千年來無數靈藥之氣,據說能煉出天界諸神亦無法輕得之曠世神藥,我兄妹二人便是想著得到這神農鼎後,將這神農鼎獻于其他聖地,換的我兄妹二人一個容身之地。"姚風眠開口說道。

    這還是我第一次听說這東西來,我皺起了眉頭,開始思考起來這個消息的真假來,我算是知道這第二階段的儀式為什麼會這麼做了,他們就是靠著神農鼎來吸引別人過來,幫助我們完成這第二階段的儀式。

    但問題的關鍵來了。

    這神農鼎,是真實存在的,還是儀式的主人給杜撰出來的東西。

    見我思考著,那姚風眠和姚風霞也沒有說話,只是有些忐忑的站在一邊,听候發落。

    我想了想,算了,管他這神農鼎是真是假,我這次來的任務是完成第二階段的儀式,這神農鼎應該會吸引不少強者來,我一個三轉金丹的存在,就算看到了神農鼎,想來也奪不走這東西。

    至于姚風眠和姚風霞,我也只能說他們可能是演義小說看多了,就算他們過去了,估計也只能是炮灰級別的存在,得到神農鼎的概率基本上等于零。

    就在這時候,我忽然听到了一道冷冽的聲音,"終于找到你們了,你們兩個人還挺能躲的,若不是剛才那朵雷雲,我還真找不到你們,乖乖跪下受死,我或許還能給你們一個痛快!"

    我皺了皺眉頭,轉過頭去,也看到了一個穿著武當道袍的道士冷笑著朝著我們走了過來。

    ps:

    第四更,今天就四更,大家晚安~麼麼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