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八章打殺

第三十八章打殺

    "再跑啊,道爺我倒要看看,你們還能跑到哪里去!"

    來的這個人留著山羊胡,剛剛出現就放出自己的氣勢籠罩全場,他眼皮都沒有抬一下。直逼那兄妹兩人。

    這氣勢十分霸道,根本就不把眾人放在眼里。姚風眠兄妹被壓的汗水都掉下來,動彈不得。而我也感覺到背脊骨一涼,肩上仿佛有兩座大山壓過來。不過我微微一動就抵消了壓力,他根本沒有察覺。

    我沒有動彈,是因為我想看看這老雜毛要搞什麼鬼。

    "這!"

    姚鳳眠愣了一下,隨即咬了咬牙,道︰"前輩,我沖撞了您老人家,您要殺就殺我一人吧,我師妹是沒有錯的,您放她走吧。"

    說著,他一步踏到師妹的身前。拱手說道。

    但話剛落音,便見那道人踏出一步。

    轟隆!

    平地里好像響起一聲驚雷。那道人竟然一腳踏在姚風眠的胸口直接將他踩倒在地。連我都訝異,這老雜毛竟然是頂上三花巔峰,達到半步斬惡念的地步。

    竟然能直接把聚了兩朵花的姚風眠踩在腳下!

    不過我心里清楚,這姚風眠已經逃跑太遠的路,早已是強弩之末,方才又拼命打出了雷咒,已經虛弱至極。

    "傷我子佷,你罪該萬死。你那師妹嘛......"

    這老雜毛一捋山羊胡,目光中閃爍出淫邪,嗤笑道︰"錯就錯在她拒絕了我佷子,必定要好好的調教一番!"

    說到調教兩字。他腳下使力,姚風眠噗的吐出一口黑血,險些暈倒。

    調教?

    這武當山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囂張的,他們哪里來的底氣。

    "哼!白奇乃是堪比陸地神仙的存在,乃是傳說中的真武大帝,如今他一回歸,武當山自然多了千年底蘊,門下弟子也跟著囂張跋扈起來。況且,這千年大派之中,哪一個又沒有些耗子屎!"黃大仙哼了一聲,說道。

    我頓時恍然,原來這就是名門正道。

    那姚風霞一張臉憋得通紅,眼中滿滿的都是屈辱,怨恨。

    "原本他風度翩翩,我還有幾分心動,但他偏偏是個做盡壞事的人渣。還想要我。要我......我便是咬舌自盡,也不會讓你們得逞。"

    "你們這些名門正派,都是狗屎!"

    淒涼尖叫,姚風霞便要引劍自殺。

    "不!"

    姚風眠雙目赤紅,慘叫道,但那道人腳下一用力,將他踩的暈了過去。

    "嘿嘿,那你就去死啊,武當山雖沒有太多法門,但是讓鬼魂擁有實體的方法還是有的。況且你這肉體也還在,到時候把你煉制成靈魂與尸體糾纏的活死人,以特殊方法喂養。更是別有一番風味啊!"

    那道人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顯然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情了!姚風霞頓時感覺到渾身被無形的大手摸了個遍,整個人的身體都開始瑟瑟發抖。

    舉起的手自盡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頓時淚水滑落下來,渾身真氣暴亂如潮。她是要真氣自爆,魂飛魄散也不要受到這樣的侮辱。

    "想死,沒那麼容易!"

    但那道人,卻是一手成抓,扣住了她的肩膀,使她渾身真氣都平息下來,不得動彈,好似一股無形的鎖鏈蔓延到她身上。

    "真武七截鎖,沒想到他竟然是武當山的長老,得到了真傳。"黃大仙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真武七截鎖,乃是武當真傳,在武當山內也只有一部分人可以使用。而且前提是對方境界比自己低一個等級以上,還要控制住對方才行,真武七截鎖鎖的是人體九竅鎖住之後只能任由宰割。

    若是我被鎖住了,那也只能等死,不過好在那日,武當山的黃飛被我嚇得根本就沒有機會使用出這招,不然我還真沒辦法這麼容易就打敗黃飛。

    此時,那道人左手成爪,扣在姚風霞頭上,她的魂魄竟然被抽出來一些。

    "你夠了吧!"

    看到這里,我終于還是看不下去,身上骨骼啪啪作響,那氣勢不攻自破,一步踏出去,直接一手扣住他的手腕,將姚風霞的靈魂按回去,淡然說道。

    道人面色一變,這才發現剛才忽略了我是一件多麼錯誤的事。

    "縮地成寸,道友,你是誰!要知道武當山可不是閣下能惹的起的,勸閣下還是不要做傻事。"

    他自當也看的出來我是斬了惡念的存在,但一邊運真氣與我抗爭,一邊說道。

    "丫頭!你想不想他死,想,你就求我!"

    我自然不會理這道人的叫囂,他不知道我就是王盼,前段時間剛剛好也解決了兩個這麼叫囂的武當道士。

    我對著姚風霞說道。

    這個時候我扮演的是一名散修,那麼就要扮演到底。

    "我......"

    姚鳳霞看了我一眼,沒有從我眼中讀出侮辱,而是一種詢問。

    她明白我要干什麼,頓時眼淚流的更厲害。

    "殺了他!殺了他!就是他們武當山的弟子,在我面前侮辱了一名無辜少女,讓她生不如死,還想將我煉成奴隸。這種人,死一百次都不夠!"

    姚風霞終于忍不住,整個人都崩潰了。

    我看了一眼,便心中一嘆。

    "武當山,很稀罕麼。我就幫白奇清理一下門戶好了!"木丸記技。

    我眉頭一挑,沒有再听下去,真氣化為刀子直接切割出去,襲擊入那道人身體。

    "爆!"

    誰知道那道人忽然叫道,隨即被我抓住的左手內真氣暴亂,與我的真氣刀子產生爆炸。強大的氣浪使我渾身真氣動蕩,但我很快就壓制下去,心想老雜毛還有點手段。

    那道人借著這一爆飄出去數丈遠,左手斷腕血液已經止住,不過他眼神陰狠的盯著我。

    我手中,則抓著他斷落的手掌。

    好狠辣的雜毛。

    "沒想到,你竟然有這般手段。"我有些意外,這武當山的人,確實有些驕傲的資本。

    "你到底是誰,有斬三尸的修為,就應當知道武當山真武大帝已經出世,你敢與我武當為敵?"

    道人氣勢不斷攀升,竟然隱隱約約有斬惡尸的傾向,同時我感覺到手中捏著的斷手在不停扭動,竟然抓住了我的手腕。

    "與武當為敵,又如何,我揚明想殺誰就殺誰!"

    我嘿嘿一笑,又是一道縮地成寸,直接站到他面前,直接將斷手塞進他的嘴里。

    "爆!"

    同時間,他嘴里吐出來這個字。不過我已經在他開口之前猛然後退到姚家兄妹面前,一手揮出氣浪。

    轟隆!

    就在我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在那道人不敢相信的眼光中,他的斷手轟然爆炸,直接將他半個胸膛都炸沒了,血肉橫飛,魂飛魄散。

    爆炸的余威蔓延了方圓五丈,到達我這里來,依舊能讓我體內血丹震蕩。

    以爆炸點為中心,竟然形成一片大坑!

    "瘋了!這老家伙到底是誰,連這麼殘忍的大招都學會了,定是武當山的核心人物!王盼你可算是真正的捅了簍子了。"黃大仙咦了一聲,看著緩緩倒下去的半截尸體以及滿地紅白之物,嘿嘿笑道。

    這種兩傷之法,絕不會輕易傳授,至少黃飛就不會。

    不過我捅的簍子還少嗎,武當山,龍虎山,趕尸宗。

    到這個時候,斬除惡尸的我,情緒反而已經很少會被外物所影響了。

    "哈哈哈,也對。不過,經過這次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不對,有人鎖定了你,這人是個高手!"

    我正打算問黃大仙他說的想起了什麼事,卻忽然也是血丹一震,似乎冥冥中被什麼東西鎖定住了。

    而在腦海中,勾劃出一名老者的容貌,雖不太清晰,但他的意念很清楚的傳了過來。

    "殺我武當山長老,就別想走了,乖乖站在原地等死吧!"

    我想了想,在姚風眠體內輸入一道真氣之後讓他們躲起來,隨即將他們送走,當轉過身來的時候,便見一老者飄落在地。

    ps:

    第一更,下一更7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