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一章追殺

第四十一章追殺

    嘩啦!

    十殿閻羅祭的幻境完全被破開,武當山老道站了出來。

    他站在原地,眯眼彈了彈身上的灰塵,抹掉嘴角的血跡。

    "竟然是直接作用在道心上的幻術,好本事。好本事。這樣的幻術必須要在我武當山藏寶庫才行,哼。一介散修,竟屢屢犯我武當山天威,該死!"

    老道捏了個淨身術,引來一虹清泉,自天靈往下流淌,片刻之後他渾身的污垢竟然一掃而光,那清泉也自腳邊流淌入泥土之內。

    若是黃大仙看到,便知道這老道的道術已經到了一泉淨身的地步。

    老道揮手間,渾身道袍潔淨如新,此時他才轉身,看著那中年道士的尸體,沉默片刻。念著什麼,隨即他劍指捏出。一指那尸身。

    嘩啦!

    尸身猛然破碎,化成數十個彈丸,落入他的袖中。

    就在此時,人影掠過,三名武當山道士落在他身旁,躬身一禮。

    "九長老。"

    三人也是震驚,九長老在武當山可是響當當的一號人物,乃是前掌門都敢直面呵斥的人物,他的道術已經到達不用念咒就能引動共鳴,然後施展而出的地步。

    但偏偏是一個小人物,就能跟他打成平手。甚至讓他受傷。

    那散修什麼來頭。

    三人叫了一聲,也不抬頭,只等著九長老吩咐。因為他們知道九長老平時最喜歡說什麼正確和錯誤的說法,要是現在觸怒了他的威嚴,只怕要吃不了兜著走。

    "將你等師兄弟之衣冠收回武當立冢,然後與八長老會和便是。今日那人犯我武當山天威,我當去收了他回武當山受罰,辦妥之後我自然會聯系你等。"

    老道沉吟片刻,哼了一聲,辨認了方向,身形一動,便離開了。

    武當三名道士答了聲是,然後已沒了九長老身影,相互搖搖頭,便自收斂了那山羊胡道士的衣冠。

    然而,就在武當山眾人離去之後。這郊區的不遠處,一名人影晃身而出,落在幾處爆炸的中心點。

    "嗯?趕尸宗的氣味?有意思!"

    這人黑衣蒙面,摸索了旁邊的地面,只露出的眼楮眯了起來,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隨即他站起身來,離開原地。

    在他離開之時,一名身背長劍的人也出現,他只停留片刻,辨認了一下方向,然後離開了。然後又有幾人出現,各自查探了一番之後。相繼離去。

    而兩個小時之後,那場硝煙才慢慢落下,直到此時,郊區更遠處的一棵至少百年的榕樹樹枝中,一名身穿迷彩服,臉上畫著偽裝色的少年人,才將自己筆記本中的最後一個字寫完。

    這場戰斗持續時間不到半小時,最終以武當派九長老勝利為結束,散修所展現的修為乃是三轉金丹,逼近四轉。下午三點十分,戰斗過去近兩小時十二分鐘。共有八人參與事後的情報搜集,多為宗派之人,最低修為乃是聚三花巔峰。

    疑問!

    這本小冊子只有巴掌大,不過密密麻麻的寫了很多事跡,大都是一些記錄。

    "任務完成,繼續下一個目標,希望這一次神農鼎任務完成後,能得到將軍的賞賜。"

    少年咧嘴一笑,露出滿口白牙,抓著望遠鏡溜下樹去,幾個跳躍之間就消失在樹林中。

    我離開郊區之後,便一路吵著人多的地方奔跑。但是真氣的消耗過巨使我感覺好像整個人都從水中撈起來似得,累的好似一條狗。

    特別是抓著兩個人,的情況下。

    "前輩,你放我下來吧,我可以走的。"

    姚風霞不知什麼時候醒了過來,見我滿頭大汗,氣喘吁吁,于是開口道。

    她身上的真武七截鎖在那山羊胡道士死的時候就被我解開了,雖然真武七截鎖在施術者活著的時候能操縱,死了之後會扎根在被鎖人的真氣中存在,但我抓住了那雜毛死的時候一瞬間將這真武七截鎖給破掉。

    這都多虧了斬惡尸給我帶來的好處,要不然我必定抓不住那稍縱即逝的時機。

    我放下姚風霞,她自覺的背上了姚風眠。

    我感覺今天這個頭出的有點不劃算,但我也不後悔,人生本就沒有那麼多順心事兒。

    "你走吧,帶著你哥哥走的遠遠的。那老道看起來挺正派的,現在我殺了武當山的人,他不會放過我。但是他不知道你們的存在,你帶著你哥哥去西安城里。三天之後我若沒死,就在那邊會和。"

    我告訴他了一個賓館的位置,這是以前旅游的時候住的地方,沒想到我自己隔了這麼多年還記得。

    而他們身上的印記,乃是那山羊胡道士做的,所以老道應該追不上他們。

    然而就算追到也沒辦法了,我保護不了他們,在一起走反而容易出現危險,分開還要安全些。

    畢竟能走一個是一個。

    "前輩大恩大德,小女子來生做牛做馬......"

    沒等她說完,我就打斷了她的話︰"快走吧,我不要你做牛馬,三天之後我應該有很多話要問你,只是希望到時候我還活在。"

    我不待她說話,便跑開了。

    因為我的身上有那老道的印記,我根本無法停留。

    "大仙,有沒有辦法將這老道的印記遮掩住,不然我始終會受到他鉗制。"我問道。

    我感覺一股危險的氣息越來越明顯,心髒都快要跳出來了。

    這里已經靠近西安的邊陲,人的氣息越來越濃,我不斷移動著位置,只要每回復三分真氣就有兩分真氣耗費在趕路之上,我發現我對真氣的掌控竟然又深了一層。

    而隨著陳摶老祖劍開天門,人人如龍的壯舉之後,天下靈氣濃郁。

    托他的福,我的回復速度也快了很多。

    "我已經試著在這麼干了,這老道太厲害了,比我們那個時代的金丹三轉都還厲害,他到底是怎麼修煉的!"木司長劃。

    黃大仙語氣急促,同時我也感覺到腦海中有東西在蠕動,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鑽動逃竄似得。

    這個時候已經快到晚飯時間,原本我到斬惡尸之後已經幾乎感覺不到餓,但此時竟然從骨子里產生一股饑餓感,仿佛以往普通人三天沒吃飯似得。

    終于,在我快要崩潰的時候,黃大仙的聲音終于回響起來。

    "好,終于將這該死的印記給封印了。那老道真是厲害,遠離這老道之後用人氣將之鎮壓。我們繼續往城內走,等你恢復之後,便能將這印記給徹底消除。"

    我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那種如芒在背的感覺終于消失。

    "對了,為什麼楚江王咒能對他產生影響。"

    我問道。

    此時,我終于能將這個想了許久的問題問出來。這老道精神堅定,可謂道心如鐵,明明不懼幻境,但為何楚江王咒能對他產生影響。

    "你想想,楚江王掌管的是什麼邢獄。"

    我皺眉回想,楚江王,司掌活大地獄,又名剝衣亭寒冰地獄,另設十六小獄,凡在陽間傷人肢體、奸盜殺生者,推入此獄,另發入到十六小獄受苦。

    掌管十六小獄,傷人肢體,奸盜,殺生者。

    可斬了惡尸,整個生命都已經脫離了正常的範疇,怎麼還能產生影響。

    "你仔細想想,斬惡尸,斬的是自己。難道還不明白嗎!"

    听黃大仙這麼一說,我恍然大悟。這,這楚江王咒,將斬惡尸當作傷人肢體罪,乃是專門針對斬三尸而存在的咒術啊!

    難怪,那老道也要受到影響,然而就在我想明白的時候,眼前忽然一暗。

    "小兔崽子,還想跑嗎?"

    武當山老道忽然之間出現在我眼前,陰惻惻的說道,氣勢前所未有的強烈。

    我心底一沉,完了!

    ps:

    第四更,今天就這四更,我繼續碼字,存稿,明天開始試著白天更新,每天存稿,等下周周末來個大爆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