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章救人

第二十章救人

    周小蠻這一掐,力氣是真大,我差點被掐的冒白眼暈過去了,這時候我要是再不清楚周小蠻被上身的話,我就是個傻子了。

    這時候我看到周圍的那些村民已經注意到我們了,如果再拖下去,就真的要死了,我也不管自己被掐住了,強憋著一口氣沖進了生門里面。

    在沖進去後,好像什麼東西從周小蠻的身上被隔離出去了一般,周小蠻那掐住我脖子的手也松了開來,我強忍著腦袋上傳來的暈厥感,慢慢的將周小蠻從我的身上放下來。

    這才不停的喘氣,沒想到這生門既然還能把已經上了身的東西給擠出去,還好剛才我沒在原地和那附在周小蠻身上的鬼東西糾纏,不然現在就算不被那鬼東西掐死,也要被那幾個緩過神來的村民給弄死!

    對了,村民!

    我趕緊朝著門口看去,那幾個發現了我們的村民這時候也朝著我看了過來,兩邊的目光對視,我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那根本就不是人應該有的眼神!

    不過它們好像是在忌憚什麼一樣,走到了門口,轉了兩圈,居然又轉回去了。

    在它們離開後,我心里的那口氣這才松懈了下來,趕緊看向身邊的周小蠻,她的臉色已經慘白的和紙一樣,原本紅潤的嘴唇這時候也帶著一絲病態的蒼白,而且看她的樣子好像很冷,不停的在哆嗦。

    即使我不懂一點道術上的東西,也知道周小蠻現在的這種情況絕對不能算是樂觀。

    但現在的我對這種情況完全是束手無策,只能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干著急。

    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來,說不定對講機可以用了呢,我趕緊打開了對講機,按了幾下按鈕,試圖聯系到高冷哥和月經哥。

    進了這鬼地方後,一直沒有信號的對講機這時候竟然聯通了,在聯通的同時,我喂了一句。

    就听到了對講機那邊傳來熙熙攘攘的鬧事聲,然後就是高冷哥的一句操。

    我從來沒有听過高冷哥爆粗口,這是第一次。

    當時心里也感覺挺新奇的,然後對講機那邊就傳來了月經哥的聲音,"我去,你小子整什麼呢,我差一點點就成功了,現在被你害死了,媽了個雞,你給我等著,我回去一定要弄死你!"

    說完對講機 的一聲就關了。

    我有些發呆的看著面前的對講機,我已經意識到我好像做錯了什麼,導致高冷哥和月經哥兩個人功虧一簣了。

    也難怪以高冷哥的逼格都忍不住罵了一句操。

    不過听他們的語氣好像沒有什麼大礙,我這才松了一口氣,還好沒讓他們陷入危險。

    听他們的意思,應該是馬上要回來了,我看了眼在地上不停顫抖的周小蠻,希望月經哥和高冷哥能有什麼辦法救救她吧。

    本來是我想著,既然她冷,我可以抱著她,至少可以給她一點溫暖。

    但又想了想,男女授受不親,這時候不能佔人家便宜啊。

    就在我剛想到一半的時候,一直躺在那顫抖個不停的周小蠻忽然吐了一口血,然後就好像是失去了知覺一樣,也不顫抖了,毫無反應的躺在了地上。

    當時可把我嚇得不輕,我以為她出事死了呢,趕緊伸出手去探了探她的鼻息,雖然虛弱,但好在沒有短,這才松了一口氣。

    我琢磨著關著門應該會暖和一點,就起身去把門給關了。

    也不管什麼男女授受不親了,直接將地上的周小蠻抱進了自己的懷抱里面,剛抱住,我也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周小蠻的身體就好像是冰塊一樣,抱著她,我甚至感覺自己身上的溫度都快被她給吸走了。

    不過說實話,周小蠻這小丫頭看起來挺嬌小的,但應該大的地方卻一點兒也不含糊,剛才背著她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現在抱著她,這種感覺更加明顯了。

    過了差不多有五六分鐘吧,就听到砰的一道踹門聲,我還以為是什麼厲害的髒東西把門給踹了呢,連忙轉頭去看,就看到了一臉錯愕的月經哥。

    月經哥錯愕的看著我懷里的周小蠻,就好像是見了鬼一樣,我能夠從他的眼眸中看出來眷戀,還有一絲畏懼,然後他搖了搖頭,好像是把什麼思緒從自己的腦子里面甩出去一樣,開口說道,"行啊小子,你在這鬼地方都能找到妹子?"

    我看著明顯在掩飾著什麼的月經哥,也不去問他到底在掩飾什麼,連忙開口說道,"月經哥,你過來看看,她好像快不行了。"

    月經哥這時候也注意到了什麼,把自己手里的包往高冷哥那邊一丟,就朝著我走了過來,他看著我懷里的周小蠻,嘆了一口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但很快就慎重的開口說道,"陽氣泄露,精血不足,你們之前到底做了什麼?一五一十的都告訴我。"

    我連忙把之前的事情一點點的告訴他,包括在義莊里面見到那具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尸體,等我說到周小蠻用出那個茅山請神術的時候,月經哥開口說道,"先請下茅,再請中茅,也難怪精血不足,只是听你的意思,那附身在她身上的人,好像並沒有惡意,應該不會沒有方寸的在她身上亂來,這陽氣怎麼也泄露的這麼厲害。"

    我注意到月經哥的臉色很不對勁,包括高冷哥,高冷哥那古波不驚的慵懶表情這時候也變得有些奇怪。

    就好像是發現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刻意去隱瞞一樣。

    我把剛才走到門口,然後周小蠻好像被什麼東西附身了的事情給說出來了之後,月經哥的面色一變,他閉上眼楮,伸出手來掐算了一下。

    過了一會兒,這才睜開眼楮,開口說道,"不好,你在你老家那邊得罪的人,好像找來這里了。"

    "那個買我命的人?"我愣了一下,忽然感覺一股涼意從頭到腳淋了下來,那個買我命的人一直宛若一桿劍一般懸在我的腦門上一樣。

    因為他,我四處奔波,只是為了存活下來。

    他就好像是一個存在我內心深處的惡魔一般,一提到他的名字,我不由得感覺到一股冷意。

    月經哥點了點頭,開口說道,"看來是的,你的運氣很不好。"

    我呆愣在原地,但很快,就想起了什麼,開口說道,"現在先不說這個了,周小蠻還有救嗎?"

    "精血和陽氣都不足,加上剛才被那厲鬼沖撞了一下,三魂七魄散了一魂一魄,這要是在其他地方,還有可能找的回來,但是在這......"說完月經哥停頓了一下。

    但顯然接下來的話不太好听。

    我開口說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有!"月經哥好像下定了什麼主意,直直的看著我,開口說道,"只有一個辦法,但是那個辦法,很有可能會要了你的命!你要用嗎?"

    這時候高冷哥好像發現了什麼似得,走到了我們的身邊,伸手拉了一下月經哥,開口說道,"你瘋了嗎?難道你忘了我們這次來這的目的?"

    月經哥卻仿佛沒有听到高冷哥的話一般,繼續直勾勾的看著我,一字一頓道,"那麼接下來,你可以告訴我你的答案了。"

    我看著月經哥,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到一股寒意涌了上來,但很快,我就想起剛才周小蠻寧願拼命,也不願意留下我一個人逃跑的事情,心頭一暖。

    我抬起頭,無比堅定的看著月經哥,開口說道,"只要能救她,什麼辦法都可以。"

    ps:

    第三更搞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