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六章異變

第四十六章異變

    我調動著身體中各處殘余的真氣,緩緩移動著,頓時,那些憶鬼殘骸就好像聞到臭雞蛋的蒼蠅,朝著我的真氣撲去。我控制著速度。使他們保持一定距離,不讓它們這麼快相遇。

    而憶鬼殘骸的移動,卻讓我的骨頭好像有一萬只螞蟻在撕咬,難受極了。

    我咬牙堅持住,終于,所有的憶鬼殘骸都開始行動,我的身體都好像在被電擊。在同時間,我像往常一樣調動氣海,努力溝通血丹。

    但是氣海一動不動,根本就沒有反應,真武七截鎖仿佛亙古大山。

    動啊,快動啊!

    我心中焦急無比,眼看著憶鬼殘骸就要接觸到我的真氣。只要接觸的話,我就真的完了。

    動起來!

    動起來!

    我腦袋上的血管都快要炸開,終于在我的意念之下,感覺到血丹嗡的一震。

    一股真氣動了一下,直接灌注到我的右手。

    嘩啦!

    就在此時,真武七截鎖響了起來,一股好似氣體形成的鎖鏈殘繞在我手臂上,隨即沒入進去,將我的真氣鎖住。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憶鬼殘骸就像聞到了腥味的貓,放棄了小部分的真氣,反而直撲真武七截鎖!

    咕嚕!

    我的手臂好似升起了幾個水泡。真武七截鎖頓時整個被染黑,被憶鬼殘骸包裹住。

    就是這個時候!

    我不敢大意,剩下的真氣猛然聚集起來,卷住我身體中的一滴血液,同時在皮膚上制造出一條口子。憶鬼殘骸頓時分出一部分卷了過來,此時血液已經在我指尖。

    憶鬼殘骸如願以償的吞吃了血液,但這時候,我手中的玉佩感應到憶鬼殘骸存在,綠色部分閃亮無比,生出一股吸力。

    嗚嗚嗚,嗚嗚嗚!

    沒有一絲防備。憶鬼殘軀便被吸了進去。不僅如此,順著這個傷口,我手臂上包裹著真武七截鎖的憶鬼殘骸,也受到牽引。

    嘩啦,嘩啦!

    整個身體被憶鬼殘骸包裹住的真武七截鎖,也在響動,竟然與這吸力產生抗爭。

    這就是黃大仙的辦法,其實很簡單。

    只是讓我將調動現在能調動的真氣,在同時努力溝通氣海,沖擊真武七截鎖。真武七截鎖其實也算是真氣的一種體現形式,那麼憶鬼殘骸自然感覺得到。只要憶鬼殘骸感覺到了,就會纏上去,然後只要有一個突破口。就能將真武七截鎖一切拔除。

    不過前提是這玉佩有那麼強大的吸力。

    事實證明,黃大仙的判斷是正確的,我的手臂越來越沉,鎖鏈嘩啦啦的響動,一絲絲的從我手指傷口中被玉佩吸出來。鎖鏈的拔除,讓我的手臂好像有一根筋在被硬生生扯出來似的。

    突破口一現,那真武七截鎖被吞噬的速度是越來越快。

    嘩啦,嘩啦,嘩啦!

    終于,在最後一聲鎖鏈響聲落下之後,我的氣海一震,頓時渾身充實的感覺又回來了。真氣遍布,血丹流轉,渾身充滿著力量。

    真武七截鎖,破!

    就在我破除真武七截鎖的同時,西安郊區一處營地,老道忽然眉頭一皺。

    "怎麼了,九師弟。"

    老道旁邊出現一道聲音,詢問道,隨著他的話語,周圍的氣息都冷下來。

    "沒事。"

    老道看著陰影中的人形回答道。但是他心中卻是古怪,真武七截鎖被破了?沒有十倍于他的力量,這能破真武七截鎖?

    "嗯。"

    陰影中那人嗯了聲,便不再開口。

    但隨即老道便重新閉目。

    因為此次的神農鼎,不能有閃失。

    我此時將真武七截鎖破了,功力恢復,又把玩起手中的玉佩。因為,這玉佩對我來說,簡直是神物。

    "這玉佩,可能不簡單。"黃大仙說。

    方才我試了試,我的血液雖然不能滴入,但我的精血卻是可以被它吞噬。就像是我的血刃認主,小幽當時吞吃血食哪樣將血液吞吃,但是這玉佩只是越來越小,從巴掌大變成兩個指頭那麼大。隨即就不再動彈,既沒有被煉化,也沒有其他的變化。

    只不過,這玉佩在貼到我肉身的時候,竟然讓我渾身充滿一股暖意,使我身體如沐春風。

    這是藥力!

    我只要將他貼近我的肉身,就能修復我的身體,連真氣的回復速度都增加了,比起那聚氣玉如意還要好用。

    我連忙將玉佩貼身收好,能修復肉身和真氣,這真是好東西。

    至少現在讓我跟那武當山老道打,絕對不會那麼狼狽,簡直能從容的在他手下離開。

    "我有個猜想!"

    忽然,黃大仙又說道。

    "怎麼了!"

    我渾身都濕透了,手機這些根本就不能用了。正在看這地方還有沒有其他的玄機,此時听到黃大仙這麼說,于是問道。

    "你先別管,你將十殿閻羅祭用出來。"

    黃大仙不說話,我雖然疑惑,但依舊選擇相信他。

    "十殿閻羅祭,誅天地邪魔!"我捏決念道,頓時周圍空間一變,整個洞穴都變成了漆黑,四周出現一片片陣法。

    "一殿秦廣王,司掌人間生死,幽冥吉凶。"

    秦廣王專司生死,判人間善惡。我這一念咒,頓時一面判惡鏡出現來,背面依舊是萬惡銘文,善字被蒙蔽。而在正面,是血紅的鏡面。

    在血紅的鏡面上,閃爍著無數的學字,惡,極惡,誅等等審判。

    但當我看到這面鏡子的時候,那些字竟然全部縮起來,成為一個血字。

    誅!

    我腦袋一清,頓時感覺到只要我說一個宣判之後,威力會更上一層樓的。不過這個時候,我的懷中似乎有什麼東西開始發熱,隨即掏出來一看,竟然是那玉佩。

    玉佩此時只有三個指頭大,但此時紅的好似要滴血。

    "果然!"

    黃大仙看到這個情況,立刻笑道,我連忙問怎麼了。

    "用你的修羅眼看這塊玉佩。"

    听到黃大仙的話,我立刻運起修羅眼,往玉佩上看過去,頓時嚇了一跳。

    密密麻麻的憶鬼擁擠在玉佩之中,爭先恐後的要出來,但是玉佩卻是死死的將之禁錮住,不讓它們出來。

    這,這情況!我剛才將之收起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感覺到有什麼憶鬼在里面啊,我還以為它們已經被這玉佩消化了,但沒有想到現在只是將它們困住。

    頓時我都有些後怕。

    "這是好事啊,你怕什麼,快將他們釋放出來,增強十殿閻羅祭的威力啊!"斤匠介亡。

    黃大仙大罵笨蛋,隨即一道意念傳遞到我心里。我立刻明白了該怎麼做,立刻大喜。

    我板起臉,在幻境中營造出一種嚴肅的感情,然後對著那判惡鏡一指。

    "賞善!"

    我的聲音變得恢宏霸氣,在整個空間之中回蕩起來,那判惡鏡背後的萬惡銘文忽然哇哇哇的扭動起來,一股股黑氣自背面被鏡面吸收,然後鏡面中的誅字被掩蓋起來。

    隨即,背面所有的惡字,都在變化,隨即一震。

    善!

    鏡子的背後只留下一個善字,頓時,鬼氣森森的鏡子變得好似西方極樂,有股超脫的感覺。

    周圍的黑暗中,也生出一道淡淡的光芒。

    去吧!

    我揮手一扔,手中的玉佩便沒入那鏡面之中,緩緩轉動。

    嗚嗚!嗚嗚!

    鏡面中頓時爆發出強烈的鬼氣,頓時將那一丈高的鏡面撐到了十丈方圓,仿佛將整個空間都塞滿了,鏡面中千千萬萬個鬼魂不斷從玉佩中融入到鏡子里面的世界。

    足足持續了一炷香時間,最後二十多個高大的憶鬼出來之後,那玉佩才停止轉動回到我手中。

    而這二十多個高大憶鬼出來,便是領著千萬憶鬼,對我一拜。

    "謝秦廣王賞賜!"

    嗡嗡嗡!隨著這聲音,我體內血丹竟然劇烈震動!

    ps:

    第一更,下一更兩點,另外關于最近的更新,是這樣安排的,我會把更新時間提早,每天盡量在八點把章節都更完,讓大家等的不那麼幸苦,至于差的那十更,我會選在一個時間段一下子直接爆發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