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七章驚弓之鳥

第四十七章驚弓之鳥

    我受這一拜,血丹受到牽引,頓時震動起來。原本有些坑坑窪窪的血丹竟然開始圓潤起來,閃爍出一種烤瓷的光芒,那三道血痕深深印刻在上。已然根深蒂固。

    三轉血丹,大成了。

    這血丹更為堅固,能控制的力量更強,而且細微之處的控制,我更加得心應手了。

    而那些憶鬼拜完之後,盡然消失在鏡中世界里,同時那背面的善字也開始變化,鬼氣回復過去,使得銘文重新變成了惡字。

    判惡鏡也縮小到了兩丈高,鏡面閃爍的光芒,似乎多一股什麼味道。

    我還沉浸在血丹的變化之中,黃大仙卻是激動的說道。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我被他打斷。很久都沒有見黃大仙這般激動了,便問是什麼情況。

    "你將第一殿的咒文念完,目標就隨便指定一個點。"

    黃大仙壓制了激動的心,對我說道。

    我點點頭,對著那鏡面鞠了一躬︰"勞煩秦廣王誅鬼!"

    "準!"

    我的胸膛中嗡嗡升起恢宏聲音,邊間一道金光自鏡面中迸射出來,擊破了整個幻境空間的一角。

    隨即,我的真氣好像被抽空了一半似得,黃大仙連忙讓我撤掉幻境。

    然後我就看到了不敢置信的一幕。

    石室的一面牆壁,被打出個一尺多長的裂縫。威力不大,隨便一個進入修士的道士都可以用劍斬出來。這種威力就連自己的皮膚都不能劃破。

    但是,十殿閻羅祭是幻術啊!

    幻術作用于道士,乃是利用其自身的力量來進行攻擊,讓對方在靈魂深處覺得自己已經被打敗。

    而現在,出現了實際攻擊!這,簡直是奇跡!

    "是憶鬼。"

    黃大仙說,憶鬼是一種介乎于真實和幻覺之間的物種,它本身就具有這兩種特質。乃是天地間極為深重的執念形成,被我化身只秦廣王判定了善,僅僅只是對我一拜就能讓我血丹圓滿。

    當憶鬼的執念成為我十殿閻羅祭的陣眼之後,就能直接抽取我本身的力量,進行真實攻擊。

    這下子,我的十殿閻羅祭起碼增強一半的威力。不單單只是第一咒,像是楚江王咒,也同樣能增強威力。同時隨著我修為的提高。這幻術的威力也會更強大!

    我相當于是超度了憶鬼,使得他們進入了所謂的極樂世界。

    他們反饋給我力量!

    老道,你給我等著!我冷笑,我一定會報那一腳之仇,武當山的老雜毛,都不是好東西,包括那白奇。

    不過這一招,已經成為我的殺手 ,如果配合血丹,修羅眼,還有血刃。再將來如果能將心魔的力量都利用起來,那麼是不是可以創造一個小型的地獄了!

    想到這里,我不由得激動起來,但卻感受到心魔的嘲笑。

    我也不在意,心魔之事,我已有計較。

    "你還在高興。你可還記得,自己之前跟誰有約定來著。"黃大仙真是不打擊我便不爽似得,冷不丁的開口,我這才想起之前跟那姚風眠師兄妹兩人約定好,要匯合來著。

    但是,三日之約,應該還有兩日才對,我剛才花費的時間根本連一天都沒有啊。

    "你昏迷了兩天三夜,今天是第三天下午,再過幾個小時,就要過去了。你說說看,你還能不能完成約定了。"

    黃大仙哈哈笑道。

    我一驚,原來我昏迷了這麼久。我還以為自己才剛剛醒來。

    我沿著來時的水潭噗通一聲跳下去,這潭水冰冷刺骨,不過我運起真氣還能抵抗。黃大仙在我昏迷的時候記得來時的路,所以並不需要花什麼時間尋找。

    只是潭水很深,至少有數十丈,潭底黑暗,我運行起修羅眼,便將整個世界變成紅色。斤團聖扛。

    三天前我是被漩渦吸進來的,但是現在這水底反而平靜的很,一絲波瀾都沒有。只不過,這底下許多怪石,有的像是大魚,有的像是人形,有的很巨大,有的很小。

    而在最底下,是一層灰蒙蒙的泥沙。

    但是,潭底陰森森的,別說是魚,就算是半只蝦都沒有看到。

    我跟著黃大仙的指示,已經游了半個小時,胸口的氣息都有些悶,有些煩惱的想跟黃大仙說什麼。不過不遠處已經有淡淡的光芒照射進來,此時我眼前閃了閃,一直在我身邊的血刃忽然震動了一下。

    只見一個白衣女人漂浮在不遠處,一動不動的。

    我嚇了一跳,趕忙停住。

    "怎麼了!"黃大仙見到我停下來,于是問道。

    但這個時候,前面那人影消失了,我問黃大仙有沒有看到什麼,他回答說沒有。于是我搖搖頭,繼續往前游。

    只不過,我發現,在游過剛才看見那女子的潭底,有大片黑色的水草在游弋。

    我搖搖頭,朝著面前光亮的地方游過去。

    只不過,在我要游到水面的時候,又回頭看了一眼。頓時心神大震,只見那黑色的水草中有一白衣女子被纏繞著,在我看向她的時候,她的眼楮猛然睜開,血紅的眼珠子好似要裂開似得,嘴角咧的老長。

    嘩啦!

    我游出水面,大口喘息著。

    就算我現在已經是三轉血丹,看到那女子依舊感覺到恐懼。

    她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迅速逃到岸邊,此時高空之中烈陽如燒,陽光驅散了我身上的陰暗。依舊是在那條河邊,此時河面上半點異狀也看不見。

    "你怎麼了!"黃大仙見到我臉色不對,連忙問道。

    我便將剛才看到的一幕說給他,讓他給我分析一下到底是什麼鬼。

    要是水鬼的話,她不會放過我的,但是我的修為,普通水鬼根本連身都不敢近。更何況現在陽氣在空,水鬼是不敢出來的。但若是其他強大的鬼,那麼黃大仙又不可能不知道。

    這東西給我危險感覺,我記住了這個地方,只等以後有機會再來一探。

    現在是要去和那兩師兄妹回合的時間,我不清楚那老道有沒有在附近探查,所以收斂了修為,以普通速度趕路。

    這就導致了我速度的減慢,當我到達西安城內的時候,夕陽已經落下地平線。

    我進了城,才感覺到疲憊。此時我的手機被水泡的不能使用了,好在的銀行卡還在。我取出其中的通信卡,準備找個地方先買個手機,換身衣服,然後再去與那姚家師兄妹會和。

    老雜毛道士,你等著!

    夜色降臨,這里輸于城市的三環外,人煙也不是很多,找個合適的地方也挺難的。

    夜色下的西安很美,我找了個休閑會所,洗了個澡,讓服務員給買了一身衣服和手機,然後換上便出去,準備打車進城的。

    但是我發現,我留在那兄妹倆身上的追蹤印記,竟然若隱若現。

    我想了想,決定還是趕快找他們的好。老道暫時找不到我,說不定會得知到姚家兄妹與我的關系,然後將他們倆控制起來。

    還是趕快點,不然這兩個家伙又得被抓住。

    然後還得去封無神國解決那老道!

    已經耽擱了很久,鬼市第二階段的儀式也是時候進行下去。本來我想要找大洋會和的,但我手機通訊錄卻在那個爛手機上,只有等他電話。

    我打了個車,找到以前住過的安西酒店,隨即感應了一下,他們應該是在三樓的第四個房間。

    我在上樓的時候注意到,似乎有人在監視他們。我皺了皺眉,因為我看到其中一個人穿著武當山的道袍,不過我感應到,兩人應該還沒有被抓。

    但也不遠了。

    我到了他們房間外面,敲了敲門。

    "是誰!"

    門內傳來姚風眠警惕的聲音,看來他們已經成了驚弓之鳥。

    "我!"我回答道。

    ps:

    第二更,下一更六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