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四章論雷劫的使用方法

第五十四章論雷劫的使用方法

    但現在龍虎山齊念七星神咒經,引北斗七星神雷下凡,頓時使得天道感應增強,我深處陣中,立刻就像是黑夜中的螢火蟲那麼耀眼。

    不對。是黑夜中的火把。

    立刻,七星神咒經中便已經有劫雷滾滾。

    "哈哈哈,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再掩蓋氣勢了,他們不是喜歡用雷劈我嗎,那就玩個夠吧!"我頓時哈哈大笑,放開我的氣勢。

    一直以來我都不敢完全將氣勢放開,因為怕引動天雷,還讓黃大仙將我的氣息掩蓋。

    但現在,我放開了我的所有氣勢,頓時天空中的神雷就又多了一道,威力更加狂暴。

    我引動了兩道天雷!

    "你瘋了!"

    黃大仙驚道,我原本有三道天雷,現在引下兩道。我哪里承受的住。

    "我沒瘋,你不是說神雷可以鍛體嗎,那我就來試試啊。"我哈哈大笑,站立在原地不動,體內氣勢爆沖出去。

    如果剛才我像是黑夜中的螢火蟲,那麼現在我就像是黑夜中的火把。

    我太弱了,我要變強,我要變得更強!

    不瘋魔不成活!

    "可是,這麼多人跟你在一起,會被劫雷視為一人,威力倍增,你想死嗎?"

    黃大仙簡直要崩潰了,直罵我是個笨蛋。

    "你忘了,我有那東西啊,那塊玉佩!"

    我神秘的一笑。對他說道。

    當初那玉佩當初可是將聚集了很多年的憶鬼都能收服,而且在我誤打誤撞之下將九長老的雷法都當作天雷來練體。要知道只有天雷才可以練體,這東西都可以轉換。

    那麼正牌的天雷,會將我的實力提升到什麼程度呢?

    黃大仙听我這麼一說,也是喜不自勝。

    "你在干什麼,想用氣勢來將七星神咒經擋住嗎?給我轟!"

    章九江已經站在遠處,此時見我這般放出氣勢,頓時冷笑道。

    他心中,卻是想著另一個事情。

    張道陵道統啊,要是他得到了這道統,那麼就可以得到祖師爺留在天師堂之中的寶物。到時候就能稱霸整個天師堂,成為天師堂第一天師!

    但隨即,他便是發現,十四名道士臉色蒼白,身體不斷顫抖。

    再看上空,那七星神雷已經呈現出紫白色,更在不斷蔓延著。很快就達到十丈方圓,天雷滾滾,壓力逼人。

    "哈哈哈哈,看來我的設想是沒有問題的,十四人合力,真的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不用怕。給我將那小子給炸死!"

    章九江狂笑,覺得一切盡在掌握,指著我吼道。

    周圍道士沒有辦法,勉強提起力量。

    但是他們哪里知道,我的劫雷夾雜在其中,現在這一團雷之力量,乃是我在操控啊!

    "北神統祿,永斷不祥,急急如律......"

    "噗!"

    他們最後一個字始終是沒有念出來,齊齊噴出一口血液,渾身精氣散亂,仿佛從水中撈出來似得。

    "給我降!"

    我哈哈大笑,此刻正是最好時機,氣勢猛的一顫,頓時滾滾天雷鋪天蓋地的落下來,竟然形成了一道密密麻麻的雷網籠罩著在場的所有人,十四名道士眼中露出絕望。

     里啪啦!

    此時武當山除了那章九江,哪里還有人有還手之力,轟的一聲就被砸中。

    "給我擋住!"

    我在劫雷的到來之前,閉上了眼楮,耳邊響起那章九江的怒吼。我暗笑一聲你擋不住的,隨即便感覺狂暴的雷之力量暴虐的沖進我體內,將我的身體大肆破壞。我的內髒立刻就溢出了血液,但是天雷的力量忽然間有一部分被我懷中的玉佩給吸收了,在輪轉之下,又融入我的身體之中不斷修復著我的肉體。

    就這樣破壞,吸收,轉化,練體,轉眼之間循環了九次,這道兩道天雷合一的神雷才被消磨。最終化為一道精純的能量,灌入了我的血丹,直接將我的血丹撐得暴漲一倍,靈魂也得到了洗練。

    我就好像個吃飽了的胖子,力量無處發泄,三道深深的裂痕之外,隱隱約約出現一絲縫隙。

    破開吧!

    我心中怒吼一聲,全部的力量沖擊向哪個裂痕。

     嚓!

    沒有一絲阻擋,就好像在血丹上揮了一劍似得,出現了深深的裂痕。此時的血丹並不是純正的圓形,而是橢圓形,就好像一枚雞蛋,似乎是一只巨獸在其上留下了抓痕。

    不,它比雞蛋還要大些,是鴨蛋大。

    四轉血丹,成!

    我感覺力量強了何止一倍,以往想不明白的東西完全想通,道術的消耗也變小了。

    此時天空劫雷還在,似乎要醞釀出更強的雷光,但十四名施展神咒經的道士已死,神雷好像又在慢慢縮小似得。就好像,這劫雷正在被整片空間排擠似得。

    "快!將你的氣息掩蓋住,這天雷被空間排擠,就要收回去。"

    我連忙切斷了自己的氣息,能存下一道天雷,我感覺到幸運,到時候這可以成為我的最強底牌。

    不對,是兩道。

    我血丹每增加一轉,就要增加一道天雷。

    終于,天雷全部都收縮了回去,天空中金光一閃,無數符文將那破口給修補好,而我付出了封印三血丹的代價。

    "哈哈哈!"

    就在我封印血丹之時,听到一聲劫里逃生的大笑。轉頭一看,也裂開了嘴角。

    只見那章九江長劍已斷,渾身猶如乞丐裝,渾身血液流淌的像是小河,傷口處焦黑不斷冒煙。而在他頭頂上,一顆四轉金丹化為細灰散落滿地。

    他竟然運行金丹出體,抵擋了天雷!斤叼陣才。

    好聰明,不過。

    "恭喜你劫里逃生啊。"

    我捏住他的脖子,就像捏住一只炸子雞,笑吟吟的說道。

    此時天雷已經嚇跑了很多人,此地只有我們倆在,他已經是我案板上的魚肉了。

    "王盼,你......"

    章九江下意識的就想抵抗,但此時他忘了,自己體內沒有金丹,就是一個普通人啊!

    "我給你個生的機會,你要不要。"

    我沉默了一下,看著他破爛道袍上隱約能見的龍虎銘文,想了想說道。

    他是龍虎山的道士,是天師堂的天師,而天師堂是張道陵一手創立的。他就是第一代天師,我這麼做,也是留了張道陵的一絲情面,我是真的想放過他。

    因為他已經不算威脅。

    "你說。"

    章九江權衡片刻,才開口道。

    "高天宇在哪。"

    我問道。

    我心想著,應該會知道,但誰知道我一問出口,章九江就一臉陰沉。

    "高天宇?那個該死的叛徒造就已經死了!"

    我剛問完,章九江就怒道。

    我一愣,死了?

    "抱歉,我不信你!"

    我一抓他的天靈蓋,攝魂術發動。

    隨即我就看到他的記憶之中,關于高天宇的記憶。

    原來不久之前,高天宇因為對我的處理辦法有異議,與天師堂的一名道士打了一架,後來那道士受了重傷。後來天師堂將高天宇發配到四川去除妖,然後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再後來,就杳無音信了。

    我如釋重負,呼了一聲。

    還以為高天宇被他們殺掉,但現在知道是高天宇後來一直都沒有回去,看到這里,我放開抓住章九江的手。

    我沒有將他的魂魄抽出來,但是他因為我的強硬,靈魂已經破裂,現在痴痴呆呆的像個傻瓜。

    "我答應不殺你,就不會殺你。不過在這危險重重的地方,你就自生自滅吧。"

    我從他的記憶里讀到了一些野心,還有陰謀詭計,知道他不是好東西,但若真殺他就會沾染業障,所以我放過了他,然後繼續跟著黃大仙繼續往東而去。

    而我不知道的是,在大雁塔,有幾位不速之客,因為我渡劫,產生了忌憚。

    ps:

    第一更,在黑岩寫《漂流教室》的浙三爺今天來找我玩了,我懷疑他想弄死我,不行,我要先弄死他,晚上如果十二點前我還沒更新的話,就幫我報警吧,我肯定被那狗日的弄死了,要是十二點前我更新了,他沒更新,大家懂得,我成功了,深藏功與名就好。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