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一章好東西

第六十一章好東西

    我落在院子的正中,但此時院子里鴉雀無聲,剛才進來那個年輕人,竟然不見了,好奇怪。

    "與我不過十個呼吸前後進入。竟然不見了,而且半分痕跡都沒有留下。"到這個境界,我已經能從空氣中的真氣殘留辨別他人蹤跡,但我發現這院子里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

    奇怪!

    但讓我更奇怪的,卻是那兩名門神,竟然對我這般恭敬。

    雖然門神不是什麼真正意義上的神仙,但是他們的存在是跟鬼怪相差不多。這兩個門神實力仿佛無邊無際,給我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但偏偏對我十分恭敬,這也太奇怪了。

    "這有什麼奇怪的,或許張道陵來過這洞府,也說不定呢?"

    黃大仙說道。

    我恍然,的確有這個可能。而且門神依靠門上的雕像而活,要是大門上他們的浮雕壞了。他們自然也就沒有辦法再存在,所以這兩個門神才沒有大開殺戒。

    "這個黃花派,古怪的很,你小心些。恐怕此事還有變故。"我點點頭,一邊放出自己的氣勢。一邊感應著。

    大門進去,是一個大約三十丈長寬的庭院,鋪著石板,兩邊放著武器。正對著的大廳被一扇屏風擋住。

    我瞧那屏風有些眼熟,忽然驚呼一聲。

    "聚氣玉如意?不對,應該叫聚氣玉屏風。"

    可不是嘛,天地之中的氣息雖然沒有波動,但是卻是圍繞著這塊巨大的玉石屏風,不斷涌入。一整塊足足兩丈高,三丈長的聚氣玉啊!

    這就是一個巨大的聚氣玉屏風啊!

    我情不自禁的走了兩步,但緊接著又停下腳步,剛才那人沒看見嗎。便是黃大仙看見也震驚了一下,那個青年人,能忍住這麼大的誘惑?

    還是說他的波動。被這聚氣玉屏風給影響了。

    我想了想,又走了一步。

    頓時,天旋地轉!

    卻見空間一變,整個世界籠罩在一篇血色蒙蒙的灰暗空間之中,對面不遠處,一個人影佇立著,正是那青年人。

    "改換空間之法,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這次就連我也看出了不對,這改換空間的法門,哪里是一個小門派能掌握的。有這樣的陣法,足以成長為千年大派了。

    不過緊接著,我卻又是震撼了。

    "不對,應該是這個府邸原本就有的陣法。那聚氣玉屏風應是陣眼。"

    黃大仙說道。我點點頭,應該是了。以聚氣玉屏風為陣眼,有它源源不斷的提供靈氣,這陣法的確能長久不衰的運行下去。

    此時對面那年輕人看到我,也是愣了一下,隨即冷聲說道。

    "既然來了,就別想走了。"

    年輕人的聲音有些冷冽,只見他揮手點出,便在空氣中按出一道波紋。隨即整個空間好像都被他掌控,隨即我就感覺到空間中一緊,好似有什麼封閉了。我往後退了退,發現後面有一道波紋將我彈了會來,看起來沒有後路了。

    但是,他算錯了一件事,我可不是什麼金丹一轉的菜鳥啊!

    "我想去哪里,還輪不到你來說。既然你急著找死,那就別怪我了!"我血刃出鞘,深吸一口氣,一步踏出直接刺向那年輕人,劍上雷光閃爍,我已然加持了一道雷咒。

    但沒有想到,年輕人嘿然一笑,便見有黑影閃過。

    鐺!

    我的長劍刺在一根藤條上,這根藤條足足有我的大腿那麼粗,而且還在蠕動,隨即便看見其上有一根根筷子粗細的小藤條在不斷擠壓。被我一劍刺中,頓時炸開一道足有碗口那麼大的口子。

    這藤條從地底鑽出來,嗖嗖的竟然組成一個藤條人。

    "雕蟲小技!"

    我冷笑,力量催動三層,直接斬殺過去,將這個藤條人給絞成了碎片。

    "是嗎,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殺!"他揮了揮手,地下有十二個土包忽然炸開,十二個藤條人扭曲生成,竟然比剛才那藤條人還要強大。

    我正要答話,卻感應到腳下一動,我連忙跳躍起來。

    嗖。我就看到一道藤條穿刺出來,像是劍一樣,等我跳開,它又像是蛇那樣靈動著朝我卷來。

    我知道了,方才在外面的時候,黃花老祖就是靠這樣的方法殺人。

    我又豈能讓他們如意。

    我斬斷藤條,十二個藤條人和便圍殺而來,我單手接招,隱隱有些吃力。這些藤條人都有金丹二轉的力量,我雖然不懼,但還是讓我有些抽不開身。

    "這些藤條人雖然厲害,但是他們輸于草木,那麼草木自然怕雷。王盼,用七星神咒經!"

    黃大仙說道。

    我頓時一手抓劍,一手捏決,口中念念有詞。

    "日出東方,赫赫大光,靈神衛我,慶門立章,祿存拱惠,不雲炳剛,把持既濟,標攝大匡,未越絕命,故水鬼鄉,三元滿體,八神作疆,逆吾者死,敢有沖當。"

    我一步一句,劍出如龍,打得藤條人都破破爛爛,但它們晃晃身體就完好無缺了,隨即便見著空中有一道神異的雷光在聚集。

    那年輕人知道不好,立刻就要變換陣法。

    我哪能讓他如意,直接走了一步到他身邊,拖著他進入戰團。

    "黃老律令,急離遠方,北神統錄,永斷不祥,急急如律令!"

    我繼續念到,當最後一句急急如律令出口時候,天空之上七道紫色的光芒形成北斗七星,隨即從搖光星直射下來。

    轟隆,神雷落地,化為一片雷網砸在地上,只听見吱嘎吱嘎的破碎聲響,十二個藤條人化為飛灰。

    呱!

    地底傳出怪異的慘叫聲,隨即便平靜下來。

    那年輕人,也被我擒住肩膀。

    "你!"那年輕人面露驚恐。

    "你們聚集在此,必定是有目的的,說吧。是什麼目的,只要你把秘密全部說出來,我就放了你。"在說話的時候,我已經用上修羅眼,他的眼神立刻渙散了片刻。

    但隨即,他似乎被什麼刺激,變得堅定起來。

    "不說!"

    那年輕人咬牙道。

    我嘆了口氣,手掌抓在他的腦袋上施展攝魂術。

    不是我要跟他那麼多廢話,是因為在施展這一招的時候,若引起他心中的念想,那麼攝魂術就會很快的讀取其記憶。我讓他說出秘密,就是為了讓他想到秘密這個關鍵詞,然後直接攝魂。

    這也是一種常人用的催眠手法。

    記憶涌來,便看到他師傅在吩咐他一些事情,其中就有這件事。

    他師傅負責將人引來,然後他與他的師兄就進入府邸中,將這些人坑死。而剛才的藤條人,正是黃花派的鎮派絕學,花枝招展。

    他們能將自己的真氣融入到菊花的根系之中,使得根系繁殖,甚至產生靈性,被控制。

    "這可是,古代草木皆兵的法門啊,他們倒是得到了好傳承。"

    古代時候,有大能可以將一把黃豆撒出去變成天兵,他們能吹一口氣將草木化為天將。而這個黃花派,應該是得到了一絲殘余的道統,然後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他只是金丹一轉,可以控制金丹二轉的藤條人十二個,而他的師傅,可以控制三十六個金丹四轉的藤條人。

    可惜了,要是在古代靈氣充盈的情況下,這黃花派必定成為千年大派。

    我接著往下查閱,便是他們的法術施展手段了,這是在他記憶中最深刻的東西。

    隨即,當他的神魂接觸到一個秘密之時,渾身都不淡定了。

    "這是?"斤溝央扛。

    我睜開眼楮,看著那已經死去的年輕人,在他懷中翻找一陣,然後在他綁著頭發的發帶上找到一張巴掌大的地圖。

    "竟然是這東西!我的天!"

    見到這張圖,我和黃大仙齊聲狂呼,心神劇震。

    ps:

    第四更,今天更新結束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