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三章同歸于盡?

第六十三章同歸于盡?

    被兩個怪物包圍,還有那黃花老祖虎視眈眈,我的情況一下子變得危急起來。

    我用一秒鐘時間思考了整個局勢,黃花老祖控制的怪物加上黃花老祖,似乎足以將我纏住。然後。那迷宮深處的怪物,似乎是見人就殺,我可以說是處處受制。

    先殺黃花老祖!

    我剛剛升起這個念頭的時候,便見著面前升起一道厚厚的籬笆牆,根系蔓延,阻擋了我的去路。我立刻被這招阻擋住了片刻,但也僅僅是片刻時間。

    但這片刻已經足夠那無眼怪物反應,它嗷的一聲尖叫,爪子朝我腦袋一撕。

    我連忙偏過頭,險險的躲過這一爪,但是我的臉頰還是被其中一根爪子抓破了皮膚,我立刻感覺到一股火辣的破壞力直沖我的五髒六腑。

    有毒!

    我背上汗毛倒豎,連忙運起真氣抵擋。

    這毒好生霸道,只一進身體。便瘋狂破壞,我一身真氣竟被牽制五成。

    這還不算,背後花藤生成的籬笆蠕動起來,一根根花藤迸射出來。要將我卷住。我真氣一震,整個人跳躍起來。在旁邊的牆壁上不斷移動,往迷宮中心奔去。

    轟!

    剛剛躍起,那高大的鹿頭怪物一拳擊來,我混勁全身,卻依舊被這股力量砸得七葷八素。

    "哈哈哈。你就慢慢跟這怪物糾纏吧,我先走了!"

    黃花老祖哈哈大笑,無數的花藤纏住了鹿頭怪物,無眼毒怪與鹿頭怪物扭打在一起,而他忽然整個人都沒入地底。等他過去,我發現在原地的地上竟然有一條花藤組成的通道,黃花老祖就是靠這個離開。

    鹿頭怪物掙脫了花藤,拼命狂嘯,但無眼毒怪卻不放過它,只得還擊。

    就見著這兩個怪物的身上不斷出現拳印。爪印。它們的身上竟然都留下綠色的血液,血液到處都是,凡是被濺到的地方冒起了青煙。

    都有毒!

    我趁著兩個怪物扭打時打算先離開,但我剛剛動身,便感覺到兩個怪物同時朝我攻擊,我連忙躲避。

    真是見鬼了!

    我只退到一邊,目睹兩個怪物對打。

    "只有提前用七殺變了!"

    我真氣只能動用一半,對付一只怪物都十分吃力,何況還有兩只。我暗罵那黃花老祖,這都是哪里去找的東西。斤腸爪扛。

    七殺第一變!

    七殺第二變!

    我血丹連震兩次,頓時龐大的力量從體內源源不斷的涌出,體內的毒素立刻被壓制。

    身體強大之後,我噴出一口熱氣。感覺到身體的每一處都能自由掌控,血刃與我的相連反而更加得心應手。是了,雖然我的真氣被壓制,但我的血丹依舊是四轉,自然是更為自如。

    我整個人跳躍出去,一劍斬向那無眼毒怪的脖子。

     嚓!

    只斬了一半,就再也斬不下去,我抖掉綠色的血液,然後拔劍跳開。那鹿頭怪物嘶吼著將無眼毒怪的頭撕成兩半,這時候我尋到機會,一劍從它的眼楮中刺進去,然後將整個腦袋都刺穿了。

    無眼毒怪倒了下去,那鹿頭怪物卻是依舊生龍活虎,揮手就要把我抓住。

    這怪物極高,雖然有五轉的力量,但卻沒有金丹,所以它的防御力似乎並不強。他的肉體比起無眼毒怪還要弱小,不過它此時離我這麼近,只要一巴掌就能把我給當成玩具抓住。

    所以我一擊得手,便已經跳起來,從上到下一劍刺向他的天靈蓋。

    在刺的同時,我心中模擬出陳摶斬天那三劍,還有天問三策的意念。

    撲哧!

    長劍刺入它的天靈蓋,直入心髒。隨即血刃能力發動,這鹿頭怪物的血液澎湃的涌入。但金丹五轉又豈是我能簡單控制的,只見它狂吼一聲,手掌就拍了下來。

    我看著那爪子上閃爍的光芒,連忙抽出血刃。

    噗。

    這怪物的腦袋被它自己拍碎了一半,然後轟的倒了下去。

    我松了口氣,立刻朝黃花老祖的方向追去,千萬不能讓他得到了那東西。

    一路上,我卻是遇到了許許多多的尸骸,都跟那鹿頭怪物差不多。想來是以前住在這里的主人飼養,但因為時間的流逝,導致最後這些怪物都餓死了。剛才那個怪物,只怕是最後一只了吧。

    我加快了腳步,有地圖在,迷宮變得極為順利。

    "慢著,從這里開始,每一個通道口變換方向,地圖上說是左,你就往右。走!"

    黃大仙忽然說道。

    原來,他一直在研究那地圖的真偽,發現有一部分是反了的。我根據他的說法改變了方向,不多時便已經到達最後的位置。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的大殿,大殿正中有著九級台階的祭壇,祭壇正中是一具石質的棺材,棺材旁邊,放著兩個石柱子,石柱上兩個箱子。

    黃花老祖的手放在箱子上,听到聲音,隨即回頭。

    "你來了。"

    黃花老祖說道。

    "哦?"

    我走了過去,看到他已經打開了兩個玉石盒子。玉石盒子中,一個內中放著一本金燦燦的黃金古書,另一個上門放著一張羊皮古卷。

    黃花老祖的手放在羊皮古卷上,但他沒有拿起來。

    "我勸你還是不要動,我的花藤已經感應到,只要是稍微移動了這兩樣物品的其中一樣,在這瞬間,整個山洞外面都會崩塌,然後被困死在此,這里面的尸體,會直接醒過來。"我望向他所說的那個棺材,棺材打開了一半,其中露出一張帶著青銅面具的男人,足足三米高。雖然是躺在那里,但好似只是睡著了。

    而那黃花老祖,花藤已經將整個空間都鑽了個遍。

    我听到他說話,立刻就笑了,一耳光直接扇在他臉上,回聲響徹了整個空間。

    他不敢置信的看著我,但卻不敢有絲毫移動。此時我又是第二變在身,這一巴掌直接讓他右臉高高腫起。

    "暗算我,給你一巴掌當回報吧。"

    我嘿嘿一笑,直覺告訴我,棺材里的那人醒了也對我沒有危險。但是,迷宮怪物又讓我不能掉以輕心。

    反而是這個老家伙,坑了我多次,我是不會放過他的。

    "你瘋了,去死!"

    黃花老祖以為我听到這事情之後會乖乖听話,但沒有想到我竟然一上來就打了他。

    黃花老祖還是不敢動,只是我已經激怒他,他雙目赤紅似乎要伺候了去。隨著他的怒吼,我忽然感覺到我體內的毒液竟然一下子沖破了牢籠,直接包裹住我的血丹。

    該死!

    我血丹頓時運行不暢,噴出血液。

    但緊接著,這毒液就不動了,因為我把手放在了那黃金書冊上,只要我一動,這個空間的出口一樣會崩塌,棺材之中的人一樣會復活。

    "現在我們來談談吧,是要同歸于盡,還是要幫我把毒解了。"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在哥黃花老祖身上受到這樣的打擊。他的能力實在太詭異了,一根花藤可以化為千萬根,在土石面前毫無阻礙。若不是這個房間之中充滿著一股特殊的氣場,說不定他早已得到這其中的東西。

    我明明可以殺了他,但我也擔心那人認不得我,于是來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黃花老祖果然中招。

    不過就在我摸到那黃金書冊之後,腦海里確實突兀的出現三個字。

    你來了!

    這語氣之中頗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讓我不禁想回頭去看。但黃花老祖功法特異,我一擊殺不死他,只能對他使用幻術。

    修羅眼發動,卻對他起不了作用。

    "如果你不想同歸于盡,就想想辦法吧!"

    我嘿嘿一笑,說道。同時心中升起一種奇特的感覺,我得在這之前做好準備。

    八卦,要來了。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