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七章大五氣困魔陣

第六十七章大五氣困魔陣

    我听到這個聲音,立刻掩去自己的行蹤,然後輕飄飄摸了過去。

    隨即便見著一名五旬老道,盤坐在地上,有五名迷彩士兵將他團團圍住。

    "此劍名為正氣之道。陪我一生。老道一生正氣,若不是此劍,便早就命喪敵手。你們雖是檔案局之人,但亦當懂得正義,邪惡之人可殺,妖魔鬼怪可殺!"這老道盤坐在那里,身上穿著素衣。在他的雙腿膝蓋上,放著一柄劍,劍長三尺三寸,青銅所鑄。

    看到這個老道,我心里涌起一股熟悉感,但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而在他的周圍,死了四五個人,有一個龍虎門道士。還有四個不知道哪里的散修。

    老道身上沾著血液,看樣子是剛剛經過大戰。

    "同志,你的思想很危險,我再說一次。請將危險物品交給國家,然後配合調查。是不是該死自有國家法律定奪。不要有個人情緒。"

    這五個人都是胸中五氣的存在,當頭那個戰士在說話之中,左手伸到後面擺了擺,便見著另外四個戰士分開來,手都摸到了後腰。而他們腰間,掛著漆黑的匕首。

    不知為何,我看到那匕首的時候就感覺到好像看到李師叔手中那柄國家長劍,十分危險。

    隨即我仔細一看,當頭那小隊長滿臉稚氣,肩膀上竟然掛了一杠一星,是個少尉。

    道士干脆閉上了眼楮,不再說話。

    "咦?大五氣困魔陣!"

    當他們位置略微變動的時候,黃大仙就驚疑了出來。這大五氣困魔陣,乃是古時候一個名將創造出來的。當時有妖魔亂世。凡人真氣低微,最後就創造出了這大五氣困魔陣。

    五人身體一震,隨即五氣迅速增強,只不過,他們五人卻是各自失去了四種氣息。

    他們各自保留一種氣息,每個都不同,五人分別組成了金木水火土五道氣息,這就是大五氣。將五個人當成是一個人,各自成為一氣。

    此為大五氣。

    大五氣,需要五個功力相近,心中彼此信任之人才能施展。

    五氣者,金木水火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如此循環往復。而它們分別對應著人體的心肝脾肺腎,一氣對一髒,氣壯則髒腑強。

    可是這大五氣困魔陣卻是要以五行相生,疊加到其中一種之上,使得威力提高五倍。再由五個人組合成陣,威力再強五倍,那麼陣中的那個人,除非能一具殲滅五人,不然只能被困死。

    這種陣法使用者,僅限于三花之下。

    因為三花之氣,人人不同,不可能完全統一。不過到那個層次,又是不一樣的戰法了。

    但是。

    氣養髒腑,髒腑之氣被抽干,人就會萎縮,人的壽命就會減少。

    這是一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功法啊!

    但我在這五名士兵身上,看到的只有正義,只有堅持。而對面那老道,被這困魔陣困住,也是面色一沉,嘴角溢出獻血,他是金丹二轉,但卻是沒有對這些戰士說一句話。

    他有自己的道,對這些戰士,他根本出不了手。

    更何況這五名五氣境的戰士運用這樣的功法增幅,已經神奇的超越了他的力量。

    "說的對啊,軍隊沒有錯,錯的......哎!"

    我想起了李師叔的話,油然而嘆。

    當頭那個士兵,是為了讓老道分散注意力,才說那些話,同時毫不猶豫的燃燒生命。試想,一群連命都不要了的人,誰還會去惹。

    "行動!"

    那少尉隊長打了個眼色,五人如狼似虎的撲上去。那老道本是想躲了,但卻是沒有地方躲避,一口氣都提不上來。頓時便被五個人的匕首刺中,後腰兩邊,心髒,肝,脾,肺,都被刺中一把軍刀。

    噗!

    本就被大五氣困魔陣封了五氣,又被軍刀刺中,老道五氣不順,噴出一口漆黑的鮮血。

    "任務完成,取金丹。"

    少尉點點頭,先將那青銅長劍收起來掛在身後,用特殊的繩子將老道綁起來。再從背包里取出一個鉤子似得器具來,就要在這老道身上挖洞。

    老道面如死灰,又不說話,好像死了一樣。

    "我覺得,收繳了危險品,就放過他吧,反正也沒什麼危險的。"

    我實在看不下去,便走了出來。一股氣息籠罩當場,將那五個士兵包圍住。

    "祖師爺!"

    那老道看到我來,頓時眼前一亮,驚喜的叫了聲。但隨即卻是牽動了他的傷勢,疼的呲牙咧嘴。但隨即便是激動,仿佛也不疼了。

    高天宇?

    沒想到他竟然是高天宇,沒想到竟然在這里遇到,我示意他不要說話。

    "他的思想是危險的,不能就這麼放過,需要在檔案局參加學習,分數及格才能離開。"

    那少尉說著,轉身戒備的看著我,另外四人卻依舊不放開高天宇。

    我好氣又好笑,看得出來這個少尉是剛剛從學校里出來,嘴角還帶著稚嫩。我早年看過一些軍事資料,如果是經驗比較老的戰士,絕對不會跟敵人廢話這麼多,直接上前擊斃再說。

    "算了,放下他你們離開吧,我不想對你們動手。"

    我意興闌珊的揮了揮手,讓他們離開︰"你們髒腑受損嚴重,若是好好補還能補的回來,但如果繼續這麼下去的話,你們活不過十年。"

    我試圖用語言將他們勸退,盡管黃大仙說這樣是沒有用的。

    那少尉想了想。

    "我們進入這里開始,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我們的使命就是用自己的命來保衛國家。即便是死,也死得其所,國家和人民都會記得我的。"

    少尉說道。

    我被這話堵在喉中,明明滿腔怒火,卻偏偏燒不起來。

    "那我現在明顯比你還強,即便是這樣,你還是要送死嗎?"斤狂帥巴。

    我不悅說道。

    同時,我增強了氣勢,使得他們腿肚子都在搖晃,但是,少尉五人的氣息忽然變得更加強大。

    "你腰間的長劍輸于危險品,請把它交還給國家。"

    少尉認真的說道。

    我愣住了,這到底是多麼強的執念,才能造就這麼一群固執的戰士。他們的五氣非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強盛,但我知道強盛之後必定是衰弱,這些人燃燒的壽命,至少十年。

    "他們已經被檔案局洗腦,無法扭轉,祖師爺,我下不了手,你幫助他們解脫吧!"

    看見高天宇說這話的時候眼中滾出了淚花,我點點頭。

    "哎!"

    我一劍刺了出去,這一劍帶著意興闌珊之意刺出去,反而威力更加強。

    噗噗噗噗噗!

    五名戰士均被我一劍封喉,倒了下去。死不瞑目,但那少尉最後的眼神,似乎在說,請將危險品交還給國家。

    "不好,快救高天宇。"

    就在我嘆息的時候,黃大仙忽然吼道。我汗毛一炸,猛地撲出去,抓起高天宇就跳起來。

    轟隆隆!

    巨大的爆炸聲響徹整個街道,石磚都被炸飛無數塊,高天宇被這力量波及,頓時吐血昏迷。我落在地上,回頭一看,那五個士兵所在的地方,已經被炸毀,連一個士兵都沒有了。

     嗒!

    一個腦袋滾到我的腳底,是那個少尉的。

    只見這個腦袋的面部包裹著鐵皮,牙齒這些都是合金合成,但長著皮肉,竟然是人和機器的合成。

    "......請...交還給...國家......國家......家。"

    這個腦袋的牙齒還在動,從嘴里突出半句已經不完整的話,我想到了什麼,伸手抓住這腦袋,直接施展攝魂術,探測到一段記憶。

    我面如凝霜。

    人造修士?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