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八章記憶

第六十八章記憶

    隨即在這個少尉的記憶之中,在這之前,他們還是在學校里讀書的可愛學生。平時的學習生活幾乎全部都是訓練,訓練,訓練。

    只不過突然有一天。一群人到了學校里,說要選取一些人才。

    然後少尉很幸運的被選中了,成為人才之一。

    他們很高興,以為有機會報效國家。

    但是,他們後來到了一個叫做檔案局的地方,被發放一些所謂的功法來修煉。修煉了這些功法之後,他們不斷的被催眠,被麻醉,然後不斷的被植入一些奇奇怪怪的器官。隨著這些器官的更換,他們身體中很多情緒都失去了。

    似乎不會怒,不會哭,只會按照命令行事。

    他們的任務就是抓人,抓普通人,也抓修士。

    國家人口眾多。每年里失蹤的人口大多數是被檔案室抓去了。為了掩蓋真相,檔案室謊稱是天災,疾病,甚至是神秘失蹤。但其實是他們干的好事。非但如此,實際上失蹤的人數。是所報道出失蹤人數的百倍以上。

    我震撼,那麼多!

    再後來有一天,他們被派到這個地方來,有三個目的。不惜一切代價,捕捉金丹修士之金丹,得到神農鼎,控制三花修士。

    果然是人造修士,不惜一切代價,這應該就是被植入的命令了。

    我面如寒霜,然而最後一段記憶更讓我感到膽寒。

    記憶之中,像少尉這樣的人造修士還有很多,他們都有自己的任務。

    "太可怕了!他們擁有人的靈魂,但是在換取器官之後,體魄不全。靈魂自然產生缺失。他們有自己的思想,但大都被用來強化戰斗的直覺,還有植入的命令。這是一種催眠洗腦,他們的腦子里已經沒有對生命的尊敬,只有對命令的絕對服從。"黃大仙說。

    軍人的天性,就是要絕對服從。

    只不過,檔案室的扭曲思想,已經將這種服從改造的變了味道。

    原本這洞府封閉,但又不知什麼原因開啟。原本這洞府的規則是三花之上,善念之下的修士可以進入,但是戰士將五氣合一,竟然能避開洞府的規則直接進入。

    "檔案室,必須要毀滅。"

    我眼中露出了堅定的光芒。這種獨立于國家之外,又接著國家的名義行惡,還打著保家衛國的思想,太可怕了。

    不過此時,更重要的是高天宇。

    我將他身上的戰術匕首取出來,發現這匕首的刃面有數個孔洞,但隨著五名戰士的爆炸,這些孔洞竟然碎裂,這也是一種合金材質,極為堅韌。

    這恐怕是為了怕泄漏秘密而做的銷毀手段,簡直就是一個個人體炸彈。

    高天宇氣息微弱,進氣多出氣少。

    我將功力渡到他的體內,但他體內髒腑的力量依舊在流失。我毫不猶豫的取出一顆回氣丹藥,塞入他的口中。真氣可以修復體內創傷,他是真氣流失過度,所以才會這樣。

    "沒用的,祖師爺。"

    高天宇坐了起來,他的髒腑創傷雖然在恢復,但他的氣息確實緩緩的微弱。

    我心中一酸,知道他的生命應該是剩下不了多少了。若不是因為我,他根本不會來參加這個什麼儀式,此時還害得他這麼狼狽。

    高天宇盤坐在原地,正了正自己的發髻,將身上的衣服褶皺撫平,然後手撫摸著青銅劍。

    他坐的筆直,就如同他的人,正直,剛正不阿。

    "我一聲都在追求正確之道,開始我以為行俠仗義,除惡懲奸,就是正確之道。但後來我發現,若不是生存問題,誰會去作惡?後來我又以為,普渡眾生,行善積德是正確之道,但我看到了太多的由善成惡,更為可惱。"

    高天宇說,然後嘆氣。

    我沉默,正道?什麼是正道?

    我听過這麼一個故事,一名善人,每天都給乞丐錢,幫助他們,時間久了,乞丐也就默認了。但是,這個善人後來有一天生病了,臥床不起,沒有給乞丐錢。這些乞丐就到處宣揚他變壞了,然後叫上更多的乞丐將這個人的府邸給砸了。

    這善人是惡嗎?

    還有一個惡人,作惡多端,百里內的人都怕他。但有一天,這惡人遇到一個欺壓老百姓的官兵,以為是來追捕自己的,于是就把官兵殺了。但人們反而說他浪子回頭,成為一名善人。

    這惡人是善嗎?

    善惡之間,究竟什麼才是正道?

    "後來我明白了,正義之道,與善惡其實並無多大關聯,這些善惡之人不過是在堅信一個信念罷了。祖師爺知道,是什麼信念嗎?"

    高天宇見我沉默,知道我在想什麼,忽然間對我提問。

    我愣住了,認真的思考著這個問題的答案。

    什麼信念?

    "他們在善惡之間,堅持的是自我。他們無論是善是惡,都堅持著自己,只要認為自己是正確的,就去做。"

    高天宇說。

    我立刻想起來第一階段時候,他的那種神態,語氣。對了,就是對了,他會堅持。但若自己錯了,他就會承認錯誤,然後去彌補。

    這就是高天宇的正義之道。

    正如我听到哪個故事中,善人不行善是善嗎,是。因為他又一顆向善之心,認為自己做的沒錯。惡人殺官兵,是惡嗎?是惡,因為他們本就是想著惡事。

    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念頭,認為自己做的,就是正確的,就是自己的正義。

    想到這里,我忽然愣住。

    這,這好像是......

    "祖師爺想到了?沒有錯,這是一種斬善惡的方法,持自我念,善惡只在一線間。我當年就是因為悟到了這樣的道理,然後斬了惡念。我真是沒想到,斬善惡之方法,竟然在民間也有。"

    高天宇又吐出一口血來,但他的脊梁一直直挺不彎。

    我若有所思,腦袋里有一點靈光,但偏偏琢磨不透,不由得有些心急。

    "不要著急,祖師爺。您天性極高,一定會悟到的。"

    高天宇微微側首。

    我渾身有些不自在了,高天宇這樣的人,我對他充滿了敬仰之情,但偏偏因為身份的原因他又對我產生敬仰,人生真是奇妙。

    斬善惡,我能悟到嗎?

    可是這麼斬善惡之後自我念會變得無比強大,到時候怎麼斬自我。我搖搖頭,感覺自己想的有些多了,連九轉都還沒有達到,就在想斬自我的事情了,這不是可笑是什麼。

    "後來,我在龍虎山地位升高,接觸到更多的秘密,才發現了祖師爺的存在。那時候龍虎山分為兩派,一派要殺祖師爺,認為祖師爺不應該存在。一派,認為,祖師爺應該繼續領導龍虎山。"

    高天宇呼吸漸漸平穩,眼中透出光芒來。

    "但,我認為無論怎樣,祖師爺就是祖師爺,您傳了龍虎山道統,便是改變了我等的一生。就算是祖師爺繼續領導,也沒有關系。若是正道,我龍虎山必然會發揚光大,若是祖師爺為惡一方,我龍虎山自有責任收回權利。善惡,從來不能蓋棺定論。"

    高天宇說︰"所以,我反抗天師堂,被驅逐下山,開始與龍虎山對抗。"

    他笑的很苦澀。

    我明白了這個高天宇心中堅持的正義,但是我知道,他的正義。他想改變龍虎山人的思想,但是惡根性已經注定,哪里那麼容易改變的。

    "祖師爺,你說我做的對還是錯。"

    高天宇忽然望著我的眼楮,殷切的看著我。

    我張了張嘴,忽然啞口無言。說他是對嗎,但龍虎山依舊有著許多好人,即便是那些堅持要殺我的人,除了這件事有的人應該不會太惡。但說他是錯的嗎,那麼他一直堅持的是什麼呢?斤吉大技。

    我竟然回答不出,我問黃大仙,但他也不知道。

    "讓我來回答這個問題。"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突兀傳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