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九章非我之錯

第六十九章非我之錯

    "讓我天師堂來告訴你,你是對是錯。"

    街道旁邊走出來四個人,他們穿著龍虎山天師堂的道袍,前方那兩人,一臉陰沉。五縷長須頗有仙風道骨之意。

    我臉沉了下來,這四個人之中,有兩人都是四轉金丹巔峰,另外兩個也是四轉的存在。

    這四人都是龍虎山之人,必定彼此熟悉。我雖然可以在五轉金丹手下逃生,但遇到四人,也是必死無疑啊!

    "你能告訴我?"

    高天宇抬起頭,目光直視那長須道士。

    "高天宇,你資質奇高但可惜你誤入歧途。你懲惡揚善是殺人之錯,你出劍滅魔是偽善之錯,你信奉祖師轉世是盲目之錯,你叛逃龍虎山是忤逆之錯,你幫助王盼更是錯上加錯。"

    "你的正義,本就是錯。"

    錯錯錯錯錯!

    一連五個錯如同巨錘砸在高天宇心間。他噗的一口血液噴出。

    "別說了!"

    我連忙輸入真氣,但發現在他的心里全部都是腐敗,蕭瑟,心如死灰。我擋在他前面。試圖為他擋住那五縷長須道士的言語。

    但是高天宇忽然急切的抓住了我的手臂,眼中光芒迸射出來。

    "祖師爺。讓他說完!"

    高天宇口中不斷嘔血,卻強自說道。我心中悲慟,只好在他背後坐下,提起一股真氣為他續命。隨即高天宇的目光,堅定的看著老道,似乎在說,我要听你講完。

    那老道見高天宇這般固執,心有所動,語言之中卻是毫不猶豫。

    "龍虎山,雖然是張道陵祖師爺傳承,但傳承數千年,龍虎山是我們龍虎山所有人的龍虎山,早已不是他張道陵一個人的龍虎山。更何況,這王盼已經斬了惡念。已經不是祖師爺。你說,你的堅持是不是錯!"

    听到這話,我不由沉默。

    龍虎山是龍虎山所有人的龍虎山,不是他張道陵的龍虎山。

    一句話道清楚了所有的恩怨,我忽然不怎麼恨龍虎山,但是有的事情我卻不得不做。

    "哈哈哈哈!好一個所有人的龍虎山。"

    高天宇高聲大笑,但隨即被喉中的血嗆的連連咳嗽,漲的滿臉通紅。就這一下,我感覺到他體內的生命氣息更為微弱,彷如風中殘燭。

    "高天宇,你堅持住!"

    我忙叫道。

    高天宇卻是堅持不住了,他緩緩倒下。我連忙扶住他,他看見我的臉。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臂,眼楮瞪的渾圓。

    "祖師爺,你告訴我,我的堅持,究竟,是對,是錯。"

    高天宇每說一句話,就不斷喘氣,大量真氣散逸。

    在他的眼中,有著期盼,有著希翼,有著渴求。

    我的手臂被他抓的很緊,連我這樣的修為,都有些疼痛。而龍虎山天師堂的道士也沉默的看著,沒有說話,靜靜的等待,他們知道,高天宇應該被尊重。

    "你的正義,沒有錯。"

    我目中水霧聚集,咬著牙說道。

    高天宇的手臂落了下去,瞳孔放大,死不瞑目。

    但是我在他眼中讀出了失望,釋懷,還有解脫。

    我回答不出他的問題,只能說他的正義沒有錯。他得不到解答,似乎枯寂的心也無法瞑目。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應該堅持自己,但明白,高天宇這種正直,剛正的性格,他的正義,並沒有錯。

    可能只是有時候正直到了迂腐。

    我心情十分糟糕,高天宇懷中的面具忽然間化為一道力量流淌進我的體內,我感覺我的面具多了什麼。

    "王盼,高天宇已死,你就不要掙扎了,乖乖跟我們回龍虎山受罰吧。"

    那五縷長須的道士嘆了口氣,認為我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

    但此時的我,卻因為他的這一句話,渾身一顫。

    "高天宇在你們看來,有錯,但是我認為他是正確的。可我,有錯?"

    我站了起來,目光之中閃爍起紅光,真氣沸騰如開水,那一股一直壓抑的憤怒,也爆發出來。

    "你龍虎山,活死人是不是錯?無緣無故要殺我是不是錯?逼死高天宇,又是正確嗎?"

    高天宇只是有他堅持的正義,我腦袋里那些故事中的善惡人有他們的正義,甚至檔案局里那些扭曲了人格的人都有著自己的正義。

    那麼,我的正義是什麼?

    我在問他們,也是在問自己。斤吉肝才。

    老道無法回答我的問題。

    "我懂了,我的正義是什麼。世間是相對的,天下沒有正就沒有邪惡,但是我若看見了,我就要管上一管。"

    砰!

    我腦海之中,第一劍問鬼神之劍,忽然被我捏碎,能量被我的靈魂吸收。

    將來,沒有問鬼神,我問自我。

    這第一劍,真正的成為了我自己的劍,乃是正義之劍。

    我的正義。

    "你們一定疑惑,為什麼高天宇一個金丹二轉的修士,可以斬殺這些金丹三轉的存在。"

    我看著不遠處倒下的尸體,忽然開口。

    之前高天宇受到重創,便是和這些三轉的修士戰斗,而且看起來這些三轉是在同一時間死亡的。

    那麼是什麼力量讓高天宇竟然能越級挑戰了?

    "王盼,高天宇是高天宇,你是你,不要忘了,我們不是普通修士,我們是天師堂的天師。"

    長須老道說道,說罷四人便朝我圍過來。

    "也罷,時間快到了,我就快點動手吧。"

    此時我感覺到離第二階段的暴露時間,只剩下幾分鐘。

    "動手!"

    四人同時動手,但就此時地面忽然震動起來,然後一篇楓葉從他們眼前飄落,然後枯萎。

    楓葉?

    四人感覺身體出現壓力,隨即一陣蕭瑟之風吹過當場,更多的楓葉一片接著一片掉落下來,在空氣中凋零。然而就在同時,他們感覺到自己的身上一股股真氣不由自主的涌出,然後消散。這楓葉,竟然是由他們的真氣生出來。

    他們的修為,也在漸漸的減弱。

    真氣化為楓葉,然後凋零。

    "這就是身為楓葉的能力的,削弱,高天宇,你就看著我用你的劍,去殺侮辱了你的人。"

    我說著,將高天宇的青銅劍撿起來,似乎能從微微的劍鳴之中感覺到高天宇的意志。

    是啊是啊,你的主人去了,你也要維護你主人的意志是吧。

    我舉起了劍。

    "你這是什麼邪門外道,我的修為!"

    四名天師大駭,他們的修為統統下降了一級,成為三轉金丹的存在,就好像他們本就是三轉金丹的修士。

    "這一劍,我不用道,不用法,不用陰謀詭計。"

    "我只用高天宇的正義。"

    這一劍,是正義之劍。

    高天宇的青銅劍嗡鳴起來,發出摧殘的光芒,我將青銅劍斬了下來。

    唰唰唰!

    四人還沒來得及拔劍,便被我一劍刺穿。

    咚咚!

    四人倒地的同時,我手中的青銅劍也 嚓一聲斷裂,碎成了漫天飛灰。我轉身看著高天宇,他的眼楮終于閉上。

    高天宇,你安息吧,你的精神會永遠的銘刻在我的腦海之中,我不會忘記你。

    我揮手將他的尸體打碎,同時內府震動,真氣消失了一大半。

    我吞吃一顆回氣藥丸,盤膝在地。

    不須數分鐘,體內真氣便是恢復過來。但隨即,我眼前一暗,感覺到腦海中有五個光點不斷閃爍,其中一個離我很近。

    第二階段的廝殺,終于正式開始。

    離我最近的光點似乎頓了頓,忽然那朝著我的位置飛快靠近。

    我知道,古鏡來了。

    她第一個要殺的,肯定是我。我睜開眼楮,看著出現在我面前的古鏡。

    "嗨!小帥哥,我們又見面了。"

    在古鏡眼中,充滿了興奮。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