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一章是誰

第七十一章是誰

    一個準字,同樣恢宏的聲音從我和這天地之中迸發出來,頓時就看到空氣中處處產生了踫撞,萬鬼嘶吼著拉扯地獄往對方撞去,兩面鏡子頓時互相噴射出璀璨的光芒。

    轟隆!空間破碎。萬鬼泯滅,陣法破碎,我與古鏡同時被震退一步。

    一切恢復了平靜,那神秘的鏡子飛回到古鏡體內。

    平手!

    十殿閻羅祭之爭,我與她成了平手。

    其實這一次我算是十分僥幸,她有古鏡異能增幅,又有萬鬼輔助實際上已經超越了我對十殿閻羅祭的理解。要不是我體內有著神秘玉佩,控制憶鬼增益,以及領悟了我為秦廣王,只怕必須得落敗。

    幸好十殿閻羅祭從未現世,這古鏡雖然學了,卻也只懂得使用而已。

    真正僥幸。

    "看來,你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古鏡擦了擦嘴角的血液,盯著我的眼楮說道。

    她根本沒有想到。我的十殿閻羅祭竟然能與她勢均力敵。我一看她變幻的臉色,就知道她在心中已經將我和她放在同樣的位置了。

    我決定加一把火。

    "平手!看來我們誰都奈何不了誰。以後別再來挑戰我,我可不想被長劍發現。"

    我說著,轉身就要走。

    "等等!"

    古鏡沉吟片刻,似乎下了決定。"合作吧。"

    成了!我心中暗喜,面上卻波瀾不驚。

    "合作?呵呵,我不過是個金丹四轉的存在,哪里有資格跟你合作!"

    我故意嘲諷一笑,抱胸而立。

    "合作殺長劍,不合作我們根本就沒有機會,你我的十殿閻羅祭同出一源,勢必能融合。我的古鏡增幅,加上你的原版,威力絕對可以再翻一番。再加上你的削弱異能,我們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剛才只看得到五個光點。鬼臉或者鬼眼可能被干掉了。不知道是長劍還是誰干的,所以只有合作。"

    古鏡很認真的說道。斤鳥司圾。

    我立刻心中一跳,她將我當成是楓葉,以為我從金丹二轉提高到了四轉。

    很好,只要我偽裝的好,那麼這必定會成為我的優勢。

    "可是即便是我與你合作,也依舊無法殺了長劍。長劍是金丹九轉,不但如此,他的劍那麼強。"

    我腦海中想起來封無神國開啟時候,那一劍斬破漫天雲霞。敢教萬雲不敢爭的氣勢。

    我還能在爭斗之中獲得勝利麼?

    "呵呵,對付一個完整的金丹九轉不行,但如果是一個重傷的金丹九轉呢?"

    古鏡咯咯嬌笑。

    重傷的長劍?

    我忽然想起來,這女人一開始就是用偷偷鬼模仿了八卦。但後來因為我的陷害,使得她放棄八卦的異能,選擇了十殿閻羅祭。

    那麼他跟八卦應當是事先認識,八卦又跟長劍是道侶。

    該死的,這女人早就有計劃。

    "是青鼎嗎?"

    模仿八卦是為了吸引力量去對付八卦,我與大洋和高天宇她都不認識,那麼她合作的對象,必然就是青鼎這個金丹七轉了。

    她認識武當山長老?

    我留了個心眼,此女不簡單。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說罷,合作。還是談崩。"

    古鏡已經沒有多少耐心,我的作用只怕很少,只能削弱長劍一級,因為我最多能抵擋長劍一擊。

    "好,不過我不相信你,除非你願意發下業障之誓。"

    我深吸一口氣,知道關鍵來了。

    業障,乃是修行中的障礙,就像是陳摶之前欠了張道陵的人情,就必須要還。不然他的心里就會產生業障,修行產生重重的自我阻礙,甚至有可能走火入魔。

    像是修士,大多不會對普通人出手,因為那樣產生的業障,會大大影響修士的修行速度。

    甚至被滅。

    業障之誓,是主動發起業障,若做不到,就會被業障之火焚燒而死。

    "這沒有必要吧。"

    古鏡皺起眉頭。

    "必須發,不然我不信你,誰都不會拿生命開玩笑。"

    我強忍住那種致命的吸引力,強硬的說道。

    古鏡沉默不語,幾次想動手都忍了下來,隨即點點頭。

    "好吧,怎麼發。"

    她終于妥協,說道。

    "你跟著我念。"

    我說道︰"以我道心,向業障之火啟誓。在合作斬殺掉長劍之前,不對眼前之人出手,傷及性命。若有違背,業火焚身而死。"

    我頓時感覺到體內隱隱形成了一道禁錮,隨即消散,我知道那就是業障之誓言。

    古鏡嘆了口氣,與我念出了相同的誓言。

    我才是真正的松了口氣,終于成功了!

    我從始至終最後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與她合作,不然我根本沒有勝算。

    "既然已經達成了合作關系,那就解開我身上的異能吧。現在局勢越來越亂,連部隊都參加進來,我們還是快點結束第二階段,然後去試試看有沒有機會奪取神農鼎吧。"

    我點點頭收了楓葉異能,我們七人,不但是為了儀式,還是為了神農鼎。

    但我能得到神農鼎嗎,我突然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但轉瞬我就將這個念頭拋開,我手中有姚風眠,只要李師叔找到姚風眠,那麼我必定會增加對神農鼎的勝算。

    高冷哥,等著我,我會帶著神農鼎去救你!

    "走吧,去長劍那邊。"

    我說道。

    方才在暴露位置的時候,因為我與古鏡位置最近,所以古鏡判斷出光點是我。所以才來斬殺我,而除了我,其中有一人在正中央不動,似乎等待著什麼,我知道這必定就是長劍了。剩下的三個光點,便是朝著長劍而去。

    此時局勢的確亂了,到處都是爆炸聲,我心中清楚那是一個個軍人舍命的攻擊,但卻沒有悲壯,反而是無法用情緒澆滅的怒火。

    不過此時並不是解決此事的時機,我迅速的跟著古鏡奔跑起來。

    古鏡的速度很快,我幾乎要拼盡全力去追。一路上不斷的看見那些戰士犧牲,還有修士被捕。我沒有去管,我的劍只為了我自己的正義而揮。

    很快,我與古鏡翻過一座巨大的護城樓,到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之前,這建築足足有數十丈高,仿佛一尊巨獸。

    好大一座宮殿!

    正面可見橫排開著數百米的前殿,它的石基足足高出近十丈,真是高高在上。兩側黑色鏤空露廊排開,房檐屋頂皆是黑色。

    中央通往上邊的階梯中央,那白玉石階上雕一條黑龍盤繞。

    我數了數,足足九十五步階梯往上去,這是說九五之尊的意思。

    再往上,兩扇巨大宮門緊閉,端的肅穆恢宏。

    這比我在所有的電視里看到過的宮殿還要磅礡,比起那些皇宮,足足寬大數倍。秦始皇是水德天下,所以這宮殿主基調基本都是黑色。

    皇宮。

    "真是壯觀!"

    古鏡也是剛來這里,她嘆了口氣。

    我想了想,暗道,秦始皇,天下第一始皇帝,統一天下修士凡人。豈是後世其余帝王能比擬的,更何況是我們這些對秦始皇來說的區區金丹。

    不過隨即我的心情就被打斷了。

    在這恢宏的宮殿周圍,到處都是人,他們在宮殿之前沉默的等待,不敢進前。

    听了片刻,才知道,原來神農鼎就在這皇宮之中。但是皇宮大門不知為何根本就打不開,有人想從這皇宮的頂部進入,但整個皇宮的磚瓦都有著神秘的力量守護,而且被一個瘋子佔據著,根本就不能無法進去。

    瘋子?難道是長劍。

    我不理會那些吵嚷的人群,與古鏡對視一眼,就跳躍上了殿堂頂部。

    屋脊無獸,一人立于正中。此人身穿黑袍,帶著面具,面具上印刻一小劍。在他手中,握著一劍,足有四尺。

    "你們終于來了!"

    忽然,旁邊一人說道,竟然是大洋的聲音。

    但我剛剛轉過身去,便看著渾身是血的大洋竟然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我頓時火冒三丈。

    "是誰!"

    ps:

    感謝毛貧苦的皇冠打賞,拜謝拜謝,今天六更結束,我已經筋疲力竭了,求金鑽,求求求,大家晚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