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四章一問我心

第七十四章一問我心

    大洋一招擊出,滿地驚愕。

    青鼎原本全神貫注的攻擊長劍,原本一個長劍就要讓他疲于應付,但沒想到大洋請神術第一擊就是攻擊的他,立刻就中了招。他的背後。被大洋的光劍削出個口子來,血液嘩嘩的流動。

    "你找死!"

    青鼎棄了長劍,揮手就揮了一劍。大洋哈哈大笑,抵擋他的力量。

    "嘿!有趣!"

    被大洋破壞了戰斗,長劍頗為惱怒,嘴里卻冷笑著說。

    隨即長劍也朝大洋揮了一劍,大洋被青鼎一劍斬中,剛剛反應過來,又迎來了長劍的劍。

    撲!

    大洋被擊中,胸骨都裂了,但此時八轉神將俯身的他,比起長劍的技巧都不弱,且戰且退,竟然不落下風。

    我此時我和古鏡施展了十殿閻羅祭之後虛弱無比。但我十分焦急,就要出去幫大洋。

    "你瘋了,此次青鼎本就是主要的戰力,只有他憑借青鼎的異能才能抗衡長劍。那小子卻去偷襲青鼎?是不是想我們都死,你還是趕快回復自己的力量,想想有什麼底牌可以用,這樣才能真正的就她。"

    古鏡抓住我的手臂。叫道。

    底牌?

    我手中的回氣丹丸還剩下兩顆,也就是說只有兩次施展天問三策的機會,這第一劍問鬼神已經被我徹底煉化,成了正義之劍,第二劍和第三劍我暫時都不能使用。

    七星神咒經?

    這對于長劍來說,恐怕比十殿閻羅祭還要弱啊。

    嗯!

    對了。

    我眼前一亮,只有這樣了。

    "既然你們要自己找死,我就不奉陪了。"就在我剛剛想好對策的時候,青鼎卻忽然高叫一聲,脫離了戰團,往大殿下飛奔。

    他竟然要逃跑,此時的大洋一句話都說不出,兩人合攻長劍都只能陪他戲耍。

    "或許在白天還可以,但夜晚你是跑不掉的!"

    長劍嘿然一笑,將手中長劍拋出。

    隨即手中出現一柄真氣之劍。與大洋斗,長劍的劍竟然與想要逃跑的青鼎斗起來。長劍竟然以氣御劍,一心兩用。以單獨之身獨斗兩大高手!

    太可怕了!

    "古鏡,我有一劍要出,希望你能助我!"

    我咬了咬牙,對古鏡說道。

    "何劍。"

    古鏡有些驚訝,反而問道。

    "陳摶斬天之劍!"

    我自問這第一劍已經不輸于陳摶,但我修為不夠,若是得到古鏡的力量加持,那麼這一劍的威力必定會大許多。

    古鏡听聞此言,頓時雙目放光,但她卻也極為謹慎,等了片刻見我十分焦急,這才將手搭在我的肩上。

    "轟隆!"

    一股磅礡的雄力涌入我身體之中,但這氣息之中帶著陰險狡詐,還有嫵媚。猝不及防。我竟是被這力量沖的滿臉潮紅。

    我連忙收斂心神,拔出血刃。

    嗡!

    血刃光芒連閃。

    七殺變,第一變!

    七殺變,第二變!

    血刃顫抖起來,古鏡感覺到我的身體有異,加大了輸出的速度,我渾身都快要給撐爆了,但我咬牙堅持住,腦海中一股劍意顫抖起來,血刃的劍鳴之聲竟然明顯起來。

    "劍鳴?"

    長劍立刻心有所感,停了下來,他看見我手中的劍,頓時雙眼放光。

    我的劍,是正義,是我的正義。

    這,是劍意。

    "竟然悟到了劍意,真是個天賦異稟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這一劍,是什麼劍!"

    長劍收劍而立,目光帶著興奮。

    "再來!"

    我感覺到長劍已經停下,心中知道他的想法,他想要最強的我的最強一劍。我立刻大吼,古鏡听聞我這話,頓時將真氣全數灌入我的體內。

    我的骨骼都在呻吟,血丹連連震動,有些控制不住我身上的真氣。

    我強行控制著那力量涌入血劍之中去,血劍的劍鳴猛然變得更為清晰,就好像是嬰兒在牙牙學語似的。

    不夠,我感覺到這第一劍,還在蓄勢,還他還要更多的力量。

    "再來啊!"

    我吼叫道。

    同時,古鏡看向了青鼎,青鼎猶豫了片刻,飄身落到古鏡的左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轟隆隆!

    更加狂暴的真氣沖擊進我的身體,我的腳一顫,險些跪倒在地。但我忍住了,雙目赤紅。若不是我有七殺變第二變的話,真的會被直接沖散。

    青鼎的力量太強了,那真氣把我的血丹沖的卡卡直響,竟然在產生裂痕。

    不是九轉金丹的那種裂痕,而是碎裂的裂痕。

    我目疵欲裂,就想要拼了命的將這一劍送出去,但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我懷中的玉佩忽然將青鼎的真氣控制住,一絲絲奇異的能量從中剝離出來,然後融入到我的血丹之中。頓時我的血丹就愈合了,隨著越來越多的奇異能量被拔除,我的血丹周圍竟然出現一個虛幻的鼎狀。頓時鎮住了我體內的真氣,這些真氣隨著我的意念為轉移。

    是了,這大概是青鼎的鼎之異能。

    鼎乃傳說中的鎮國之器,連大地都能鎮壓,區區一身真氣又算得了什麼。

    青鼎只怕就是用了這種異能,然後運用增加真氣之法,來提高自己的修為,讓他能與長劍一戰。

    "全力。"

    我渾身都沒有顫抖了,向青鼎和古鏡叫道。

    青鼎和古鏡都驚訝起來,正常的五轉金丹修士被這真氣入體,只怕早就能量過剩,被撐爆了,哪里像我這樣輕松的。

    于是毫不猶豫的,兩人便把所有的力量都輸入進來。

    劍鳴已經彷如鬼哭狼嚎,似乎在我的正義之下支離破碎,長劍看著我的劍,目光中透出堅定的信念。但隨即就看著遠處那將要動手的八卦,示意她不準動手。

    "還不夠,大洋!"

    我叫道。

    大洋早就站到了我的身邊,聞言也不含糊,手掌搭在我右邊的肩膀上。

    頓時,一股比之青鼎毫不示弱的力量灌滿我的全身,這力量飄飄渺渺,好似仙風。我身體的傷害頓時好了大半,我這才知道,為什麼大洋的請神術會那麼久。原來這種真氣可以治愈身體,跟他打,隨時都在巔峰時期啊。

    這力量進入身體,我血丹周圍的虛鼎便抖動起來,好像要變成實質。

    我深吸一口氣,血刃猛然一震。

    吸!

    三人的真氣被我狂吸,到了最後,形成一道漩渦。

    正義!正義!

    我的劍忽然出現一股意志,那是我的正義,這才是劍意,真正地劍意。這劍一出,便見到長劍的劍也開始嗡鳴,出現一股霸道的氣勢來。

    劍意爭鋒。

    我高舉正義之劍,與長劍的霸道之劍踫撞,轉眼之間已經踫撞了不知道多少次。

    我聚集四人之力,劍意竟然只能堪堪與之比個平手。

    "來吧,我早就期待著有人能給我一個驚喜,今天,希望你能做到。"長劍的劍,依舊被他握在手里,他握著劍,就好像握住了我們的命。

    還不夠嗎?

    我憤怒了,以真氣在懷中吸出一顆回氣丹丸來吞下。

    轟轟轟!

    終于,我的體內產生了真氣大爆炸,開始狂暴起來。回氣丹乃是根據人體的容納真氣程度而制造的丹藥,理論上來說無論幾轉的人都可以回復全身真氣。此時我聚集四人真氣為一身,所欠缺的真氣簡直是海量,空蕩的身體立即被真氣填滿。

    我毫不猶豫的將真氣灌入正義之劍,正氣之劍終于大放光芒,到達了極致。

    長劍終于站直了身體,因為他感覺到我這一劍,至少是在劍意上,已經達到了與他相近的水準。斤豐丸劃。

    "終于等到了!"長劍舉起手中的劍,興奮的說道。

    隨即,他好像是醉了一般,開始呢喃。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仙道難,我劍,破萬仙!"

    "天問三卷,一問我心,是否無愧,無愧便是正義!"

    長劍與我,同時揮劍。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