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六章:李師叔的劍

第七十六章:李師叔的劍

    "萬鬼噬魂大陣!"

    "鼎足天下!"

    "古仙之力!"

    大洋竟然請到了一名仙人,與青鼎古鏡一起圍攻向長劍,長劍被八卦偷襲後又被天雷擊中,已然受到重創,此時面對三大高手的圍攻也不落下風。即便是退,也要在對方身上刺上一劍。

    但是他的長劍,已經蒙塵,不像剛才那般犀利。

    我看著三人萬鬼與長劍戰斗,卻知道長劍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頓時不顧身上的傷勢,魂魄中震動起來。

    那天問三卷之中第二劍,猛然顫抖起來,卷住了我體內還沒來得及煉化的雷電之力。

    錚!

    第二劍灌入血刃,血刃中好似有萬馬奔騰,千軍出劍。

    "問九州大地,爭權奪利幾時休!"

    第二劍,是問九州大地,也是在問人自己。

    爭權奪利。戰亂紛紛。

    這第二劍問大地,乃是止干戈之劍,一劍,要將天下平定。蒼茫之劍,似乎是將整個大地翻轉過來,一劍刺出,劍上又有雷霆之怒。

    這是我至今為止使出的最強之劍。

    長劍被拖住,此時身上到處都是破綻,我這一劍如快似慢。直直一劍刺向他的心髒。

     。

    強大的力量在他身體中爆炸,血刃狂吸他的血液,長劍渾身真氣潰散,氣息竟然衰弱下去,搖搖欲墜。

    "我敗了,終于敗了!"

    隨即長劍哈哈大笑,眼角眼淚掉下來。

    我還用這修羅眼,他忽然間與我對視,我的眼前猛然一顫。

    頓時空間嗡鳴,我竟然來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然後便見著一名青年跪在一座山前。這青年面如冠玉,鼻若懸膽。眉似長劍,眼如亮星。他朝著這山跪拜許久,便開始向上攀登。

    但是他有哮喘病,走不了多久就開始喘息。

    不斷喘息,不斷攀爬,他不吃不喝往巔峰而去,已然極累。他好不容易采到了野果,卻有一名被追殺的女子出現,他引開了追兵,還將那果子給那女子吃。女子對他產生了愛慕,便跟著他。他名東圾。

    可是女子受傷太重,他只好停下來。

    這女子與他一同生活,產生了感情。結為道侶,青年的哮喘也漸漸好轉。

    起初青年對女子極好,這女子也為他懷了孕。

    但是有一天,青年在山中遇到大霧,到達一個神秘的地方,他听到一個聲音問他,他的目標是什麼。青年想起攀登高峰的意志,于是準備等孩子生下來之後他就去尋找這蜀山巔峰。後來他迷路很久,才回到居所。

    但是沒想到,在世上已經過去三年,妻子以為青年不要她們,斬殺了胎兒。

    從此,這女子對青年的感情,變得畸形起來,性格也變得極為古怪。

    青年沉默不語,于是就帶著女子一同上蜀山。歷經千辛萬苦。他們終于到達傳說中的蜀山之巔,但這里沒有劍仙,只有一塊碑。

    "噫吁兮,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蜀道難!

    李白的詩,傳聞之中的詩劍仙,李白。

    長劍在李白這碑前佇立數日,竟然從中頓悟,看著自己的妻子,斬出了一劍。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仙道難,我以我劍,斬塵緣。

    他斬了惡念,沒有修煉就斬了惡念。不僅僅只是斬了惡念,他還一劍將那女子身體中的惡念一同斬下。但卻吸收了那惡念,使得他意識產生了一股奇特的人格。

    人格使得他白天變得瘋狂,晚上變得冷靜。

    什麼兒女情長,都被他斬了,只懂得世間之高峰,人間之巔峰。

    而後來,那女子性格也大大改變,直到有一天,他們同時進入了一間客棧。

    客棧之中,青年變得瘋狂而恐怖,很快就到了第二階段,最後他與妻子分別拿到了長劍和八卦。

    我讀著長劍的記憶,明明連一秒鐘都沒有,卻仿佛讀懂了他的一輩子。

    長劍,在絕望之中選擇了斷情忘愛,攀登世間巔峰。但因為八卦惡念的緣故,還是存著一絲愛意,所以他始終不能斬善念。

    而八卦,依舊對長劍有愛意,但愛意卻產生了扭曲,認為長劍已經不愛她。

    不愛,就要將他殺了。

    這就是一場因為八卦扭曲的愛產生的鬧劇,我的思維只在彈指間跳躍,此時我們四人的力量都轟擊在他身上,長劍頓時如同燃燒到最後的蠟燭。

    "殺的好,殺的好!"

    長劍練練吐血,將血刃震出去,隨即他的臉上一股黑色的氣息鑽入他的腦海,我知道這是八卦的惡念要與他同歸于盡。

    長劍整個人再也站不住,但他以劍拄著地面,堅持自己不倒。

    長劍,終于敗了,敗就是死。

    可是長劍沒死。

    "我這一生,太多憾事。自遇青霜,更是雪上加霜。我早已不想活了,但卻是放不下我心中之道。我一生求道,終于踫到了不輸于人間之劍。可偏偏連這一個願望都滿足不了,那不輸于人間之劍,我想與你一戰,以我殘軀,見證劍之大道,告訴我劍之真諦,可否。"

    長劍忽然大叫,同時他的身體開始緩緩復原,一絲絲金光自傷口之中涌出,竟然在自動愈合。

    我听著他的吼叫,直覺就是他在喊李師叔,我心道,李師叔應不能和你戰斗吧!

    而此時,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眺遠望去,卻見一中年人,一襲道袍,手持方正長劍,踏步而來。每走一步,腳下便是生出一道波紋,這波紋隨著他身體的不斷拔高,竟然呈現出一種真氣蓮花的感覺。

    步步生蓮!

    李師叔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

    "如你所願。"

    李師叔落在大殿頂部屋脊,與長劍相對,笑著說。雖然李師叔不能對長劍出手,但長劍執意要對他出劍,他自然也可以允諾。

    長劍大喜,死寂的眼楮之中放出了光芒。

    "你等我片刻!"

    長劍說道,劍李師叔點了點頭,頓時身體一震,渾身鼓蕩,混亂而強大的氣息不斷涌出。這氣息實在太強大,他的長劍暴漲,宛如擎天巨柱,在他身上,冒出了騰騰水蒸氣。

    "他竟然在燃燒生命!"

    黃大仙說,我頓時恍然,難怪力量這麼強大。

    長劍燃燒了自己所有的生命力,換取超越了自己的強大一劍,為的就是要尋找一個巔峰。

    可是,最強的劍,是什麼樣的劍,又有誰能夠回答呢。

    "你叫什麼名字。"

    李師叔眼中露出奇異的光彩,說出了一個疑問的語句來,忽然問道。

    "顧長青。"

    長劍雙目再震,頓時整個人都開始散發出金光,頓時他的衣衫都開始然燒起來。他竟然連靈魂也燃燒起來,將全部的力量都灌注到這一劍之中。

    "我叫李自在。"

    李師叔說。

    他第一次在對方面前爆出自己的名字,他覺得長劍值。

    "用你最強的一劍。"

    長劍說,他燃燒自己的靈魂,生命,一切。拋卻此生,拋卻輪回。

    只為巔峰一劍。

    "自然!"

    李師叔將長劍國家插在地上,就那麼站著,就好像是一把劍,貫穿了整個天地。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仙道難,我以我劍,斬,青,天!"

    長劍揮劍,直斬李師叔。

    李師叔只是往前走了一步,漫天劍氣便聚集到一點,劃過了空間,劃過了長劍的影。

     嚓,長劍倒地。

    他的眼神看著李師叔,似在詢問,此時他身體開始崩潰。

    "在我看來,我的劍,是信仰。華山雖亡,但我在哪里,華山就在哪里。我在哪里,我的劍就在哪里。但,你太霸道,劍只被你當成獲取力量的工具。"

    "你,走錯路了。"

    李師叔說。

    長劍眼中露出恍然,隨即徹底消散,不留一絲痕跡。

    而我,卻忽然一愣。

    劍,是信仰。

    劍,是自由。

    轟!我的靈魂顫抖起來。

    ps:

    第一更,下一更九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