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七章你是真武大帝的兒子嗎

第七十七章你是真武大帝的兒子嗎

    李師叔就像是一座高山立于世間。

    他的一生都獻給了華山。

    華山就是他的信仰。

    在他的眼中,只要信仰還在,華山就還在。只要有信仰,他在哪里,華山就在哪里。代表著華山的劍,就在哪里。他繼承的是整個華山的意志,是寧折不彎。

    而李師叔的劍,是自由的劍,是超脫的劍,連天地都超脫了,豈能再屬于人間。

    然而,在我的意志之中,這一把劍忽然間光芒大盛起來。他名東號。

    自由!信仰!

    我低頭看著手中的血刃,方才那經過雷靈洗練出一絲問大地的余味還在,成王敗寇萬戶侯,爭權奪利幾時休。問大地,是問九州大地何時能超脫,何時能自由。

    自由。這,就是李師叔的劍嗎?

    那佇立在旁邊的合金長劍,相比之下簡直就只是一個塑料玩具而已,李師叔的劍,才是真正的劍。

     嚓!

    我捏碎了天問三策的第二劍,隨即新的一柄劍形成。從此,我不問地如何自由,我只問劍。

    一問我心,是否無愧。無愧便是正義。

    二問我劍,是否無畏,無畏便是自由。

    劍意成,我的靈魂都得到了升華。第三劍問天卷卻是忽然震動起來,似乎兩把劍對它產生了威脅,但此時黃大仙以靈魂死死的拖住了這天問第三劍。

    我當然知道現在不能觸踫第三劍,因為這一劍勢必會是威力強的劍,我絕對控制不住。

    我靈魂慢慢沉靜下去,兩劍的劍意就要收起,就在此時,我的劍意好像感應到了什麼。

    隨即劍意朝李師叔探去,頓時一股恍若萬古蒼涼的世界展現在我靈魂中。

    這好像是李師叔的劍意啊。

    嗡!

    我感覺到靈魂一震。整個人都被彈出了感悟之中。我震驚的看著李師叔,原來,他竟然是這樣的存在。

    李師叔察覺到我在看他,他笑了笑沒有回答,反而像我微笑點頭。

    "長劍已死,這八卦和長劍之印記,都在此了。但我因為一些原因,不能出手。所以可以給你們,但我會給最終的勝利者。"

    長劍一死,被他吸收的八卦之異能便也分解出來,加上長劍異能,都無法與李師叔融合。

    只見李師叔將兩道異能化為的光團從手臂上剝離出來,化為兩張面具。

    儀式!

    眾人還在儀式之中。只是剛才被長劍的死鎮住而已,此時李師叔發話,頓時反應過來。

    "王盼。你殺我武當山長老,這筆帳,是時候算算清楚了吧。"

    青鼎站了出來,他不管剛剛偷襲的大洋,徑直撲向我面前,就要斬殺我。我在這其中,現在的實力是最低的,他首先要殺的肯定是我。

    "想殺我啊,無所謂啊。"

    我沒有動,因為有一個人比我先動。

    "想殺王盼,你有沒有問過我的意思。"大洋嘿嘿笑道,站在我前面,擋住了青鼎的視線。

    青鼎面如寒霜,這都什麼時候了。還來添亂。

    但他想了想,還是沒有出手。

    "大洋,你不要以為你受到尊上的喜歡,就可以為所欲為,就你在封無神國之中的所作所為必然會受到懲罰。你還是速速退開,不然我也只好失手將你斬殺了。"

    原來,大洋在武當山,地位卻是有些特殊。

    白奇乃是真武大帝,乃是武當山祖師爺。但這一世的轉世易超,卻是大洋的師兄。如此算起來,大洋就應該是龍虎山的老祖宗了。加上白奇對大洋的一些寬容,這就讓武當山上下有了猜想。

    雖然不會直接給大洋什麼實質性好處,但有時候開個後門,賣幾分薄面,還是會的。

    也沒人會去開罪大洋,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傷了大洋之後,白奇會不會生氣,若是生氣的話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那可是真武大帝啊!

    這也是大洋斬了青鼎的手臂,又偷襲他之後都沒有半點反應的原因,第一是他無法保證一擊就把大洋斬殺。第二就是,他真的無法判斷,尊上在想什麼。

    "哦?失手將我殺了!"

    感覺到青鼎輕蔑,大洋黑然道隨即,渾身氣勁一爆︰"真武氣爆術!"

    轟隆!

    爆氣成音,大洋渾身一震,山魂附體。隨即便見著他身體上覆蓋出一道金黃盔甲冑來,仿佛遠古天庭戰將附體。

    這山魂,也是一種魂,雖無意志,但卻絕對強大。

    大洋這完美融合,頓時也對它起了作用,使得大洋氣勢竟然與青鼎持平了。

    "尊上將這招也給了你!"

    青鼎寒聲道。

    "走吧,去其他地方!"

    大洋說道。

    他相信我的能力,一定能化險為夷,一定能拔得頭籌。

    青鼎沒有辦法,有大洋在這里,他根本就無法對我怎麼樣,因為大洋會阻止他。

    而這真武氣爆術的確厲害,但從來都不能長久使用,如果長久使用會對人產生不好的影響,甚至有可能變成一塊石頭。

    "那麼小帥哥,又輪到我們了。這一次,我不會讓你輕易得逞的,交出十殿閻羅祭道統吧。"長劍一死,業障之誓宣告破裂,古鏡又知道了我不能讓她無限制的降級下去,此時自然有信心。

    她在與我使用十殿閻羅祭的時候,又得到了許多的感悟,此時竟是信心重重。

    "哼,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我嘿然一笑,便是往前走了一步,渾身氣勢都升騰起來。那古鏡以為我要出手,也是蓄勢待發,因為知道被我觸踫了之後還是會掉級,所以斌沒有急著靠近我。

    但是,我腳下一震,整個人都朝著宮殿外奔跑。

    逃。

    這就是我的計謀,這個古鏡太強大了,即便是我現在面前升級到了五轉血丹,但依舊力有不逮。之前算計古鏡,乃是靠著十殿閻羅祭的唯一性來陽謀,但此時,在實力的巨大差距之下,一切的陰謀陽謀都破了。

    這個時候,什麼正義,什麼自由,什麼天問三策,什麼十殿閻羅祭。

    統統都是放屁,還是趕緊逃命吧。

    "敢跑!你給我站住!"

    古鏡哪里知道我這麼油滑,頓時氣的七竅生煙,腰肢一扭就追了上來。她也學乖了,上次在我這里就被我牽著鼻子走,使得一場追殺變成了道統對決。

    這一次,她放出了鬼魂。

    可我哪里有時間理他,整個人幾個跳躍就消失的無隱無蹤。

    "呵呵,沒想到僑僑看上的,是這樣一個人。"

    李師叔笑了,他手中的詭異面具想要逃跑,但被李師叔一握,就把其中的意志給鎮壓了。

    "李先生,你既然不要這異能力,那麼就把它交給國家吧。"

    這個時候,李師叔的長劍,國家,盡然發出了一道聲音。就是這道聲音,讓李師叔皺了皺眉。

    但響起僑僑還在他手中,李師叔原本皺起的眉頭就舒展開來。

    "沒用的,交給你們一樣的會死。況且,我的目標,本就不是為了這東西,而是為了神農鼎。你想清楚了,是要神農鼎,還是要這兩個異能。"

    李師叔說道。

    對方沉默了片刻,忽然又開口。

    "李先生,我記得,您的佷女還在我們手上。"長劍之中的聲音響起,似乎是在提醒李師叔注意。

    嗡!

    隨即李師叔眉頭又是糾結起,頓時長劍之中響起了一聲悶哼。沒有想到李師叔的修為這麼厲害,只是一個氣勢外放就能斬破空間,直刺劍中聯系的那人。

    "我問一次,你們,到底是要神農鼎,還是要這異能?"

    李師叔已經起火,那長劍中直接沉默了。

    "好,那神農鼎的事情拜托大師了,您加油。"

    "嗯。"

    李師叔回答一聲,便盤坐下來,等待著什麼。

    ps:

    第二更,下一更十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