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八章黑繩大使者

第七十八章黑繩大使者

    –‥?????逃。

    這是我在開戰之前就準備好的計劃,此次一戰,我的底牌盡顯,在台面上的實力又低,自然會成為眾矢之的。但是我沒有想到這一次能將八卦和長劍一同滅掉。我也沒有想到,大洋在短短時間之內突破到金丹二轉,連真武氣爆術都學會。

    突破五轉之後,我的速度比起之前又快了不少,這情況又比我模擬之中要好的多了。

    原本,我在短短時間之內就突破五轉,會使得根基不穩。但是,在青鼎為我輸入真氣之後,留下的那青鼎虛影原本是要潰散,可沒想到每當那虛影要潰散時,我懷中玉佩就震動一下,使那虛鼎穩定住。

    虛鼎可是青鼎的異能,鎮壓了渾身不穩的真氣,我的修為漸漸得心應手起來。

    天雷留在的我身體中的能量還有一些。它們補充著我的真氣,慢慢的平靜下來。

    我經過三人傳功之後,能容納的真氣量也大大增加,若我巔峰狀態,一定不會逃跑的這麼狼狽。

    只不過,現在那古鏡追的太急,沒有時間啊。

    “楓葉,你別逃了,終究是一死。死在我的手里,其實並不羞人。”

    古鏡咯咯嬌笑,隨即在跑動之中就開始揮手。

    而隨著她每一次揮手,就有一道鬼魂從她身體里蹦出來,然後一晃變成兩個一模一樣的鬼魂。不一會兒,他就放出了密密麻麻的鬼魂。什麼食氣鬼,斷頭鬼,尸臭鬼&hllip;&hllip;

    太多了,我都沒有來得及去數。

    古鏡意識到上一次是落進了我的圈套,所以這次她按照自己的節奏來。

    我面沉如水,感覺到自己能逃的方向越來越少。

    到最後,我索性不再躲避,站在了原地。

    “好徒兒。你就是這麼孝敬為師的,為師好生傷心。”

    對付古鏡這種女人。攻心什麼的已經沒有用,我只能在口頭上佔一下便宜,打壓打壓。

    古鏡听聞這稱呼,眼中露出異樣。

    “讓你佔個便宜又如何,最終還是要死。”

    古鏡笑道,然後她也站在遠處,眼神中帶著一絲媚態。

    隨即。周圍密密麻麻的鬼魂就沖了上來。

    那兩只食氣鬼撲到我跟前,就嗚嗚嗚的長大了嘴巴,在我身邊啊嗚啊嗚的吞吃。我立刻感覺到周圍散逸著的真氣都被它吞噬下去,連我身體中的真氣都搖搖欲墜。

    我連忙緊守本心,以虛鼎鎮壓。

    可就在此時,一只只不同的鬼魂都涌了上來。

    “十殿閻羅祭,誅天地邪魔!”就在此時,古鏡忽然之間使出了十殿閻羅祭。

    頓時空間變換,我感覺到自己被對方的善惡鏡鎖定。隨即那些大部分的鬼魂都開始對著善惡鏡跪拜,古鏡又使用古鏡異能,增強其威力。

    “我天生鬼媚體,生來就使得萬鬼來朝。它們吃了我的親人,朋友,還把他們的心髒拿給我,人人都怕我。我恨這些鬼魂,我發誓我要泯滅世間鬼物。地藏王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我發願,為斬萬鬼,我願成魔。”

    “直到那一年,有一個青年為了救我脫離苦海,自願三魂散,七魄碎,為我設下陣法,不再受到鬼魂傷害,反而能控制萬鬼。”

    “這是唯一一個不怕我的人,隨著我的實力提升,漸漸的不需要這陣法,我感覺到他就要真正的離去,我不願。”

    “神農鼎傳說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所以我拿定了,你,安心赴死吧。”

    古鏡說著這話,我看見她拿出那一面鏡子慢慢撫摸,隨即從中走出一個虛影來。這虛影看著她的目光很溫柔,我知道這就是他說的那個青年。

    隨即,兩鏡相融合,萬鬼忽然撞向善惡鏡,只感覺到無數綠色的血液染在上面。

    判惡鏡漲大一倍,盡然成為血淋淋的判惡鏡。

    她,竟然用自己的方法,進化了判惡鏡!

    “十殿閻羅祭,誅天地邪魔!”他名狀才。

    我毫不猶豫,揮手一指。空間之中一面判惡鏡升起,不甘示弱的與之相對。

    “一殿秦廣王,司掌人間生死,幽冥吉凶。”我與古鏡同時念道,秦廣王最恨極惡之人,而判惡鏡強行將對方的極惡貶為當誅之惡,我與古鏡都感覺到對方的恐怖。古鏡給我的恐懼感,更為強大一些,她比我更強,我只是比她理解的更透徹。

    她方才以自己的情緒引動判惡鏡變化,我也知道了她的目的。

    但是,人死了就是死了,還能復生嗎?讓三魂七魄都碎了的人復生,這只怕是仙人才有的手段吧。

    若我得到神農鼎沒什麼用,自然是讓給她也無所謂,但高冷哥被困住那麼久,恐怕只有神農鼎才能救他,我也必須得到神農鼎。

    “二殿楚江王,司掌大海之底,二八小地獄。”

    陣法不斷亮起,雙方各有十七個地獄,鬼怪用鎖鏈拉扯著,雙方竟然對峙起來。但是,我修為比她要低一個等級,頓時就感覺到對方的地獄將我籠罩住。

    “別忙著躲避,你先承受這十六大地獄。”

    黃大仙忽然說道。

    承受?我一听這詞語,就是一愣,不會吧?

    但基于對黃大仙的信任,我還是沒有動,硬生生的讓我的地獄朝古鏡本人撲去,而她的地獄也對著我撲來。

    在前八個小地獄,黑雲沙小地獄?糞尿泥小地獄?五叉小地獄?饑餓小地獄?渴小地獄?膿血小地獄?銅斧小地獄?多銅斧小地獄。我在這些地獄之中受到重重災難,仿佛靈魂都被腐蝕了,但是,我的地獄古鏡也在經受。

    而後,鐵鎧小地獄?幽量小地獄?雞小地獄?灰河小地獄?斫截小地獄?劍葉小地獄?狐狼小地獄?寒冰小地獄的時候,在鐵鎧小地獄,各自輪番上陣,我已經感覺到意識都快要泯滅。

    楚江王咒,原來是這樣的一種體驗嗎?

    原來地獄之苦,是這樣的苦。

    苦啊!

    我的靈魂之中只有這兩個字,黃大仙笑了,頓時一股明悟充斥在我心間,我福至心靈。

    “三殿,宋帝王,居沃石之野,掌黑繩大地獄。”

    我每說一句,眼角,嘴角,鼻孔就流出血液來。當這完整的宋帝王咒念完之後,我感覺到渾身力氣都被抽的精光。

    轟隆!

    天地之間忽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鬼怪,這鬼怪看不見面孔,他渾身肌肉仿佛石塊堆砌的,只穿著一條皮裙,它渾身冒著黑色的火焰。在他的肩膀上,有一條仿佛通天徹地的繩子。在繩子的兩頭,各吊著八個鐵籠。鐵籠之中,竟然各自有一個小地獄!

    是黑繩大使者。

    宋帝王,司掌黑繩大地獄,另設十六小獄,凡陽世忤逆尊長,教唆興訟者,推入此獄,受倒吊,挖眼,刮骨之刑。

    古鏡面色沉凝,這黑繩大使者壓迫感實在太強,她竟然感覺到恐怖。

    于是,不再蓄勢。

    “煩請,楚江王,罰鬼!”

    “勞請,宋帝王,掌刑。”

    “準!”

    “準!”

    天地之間,兩個準字,仿佛山海大獄爆發。我便被淹沒在萬鬼地獄爆炸的塵埃之中,靈魂受到劇烈震蕩,意識都快要消散。血丹暗淡無光,眼前黑光閃爍,就要昏迷。

    昏迷之前,見黑繩大使者將肩膀上的黑繩呼的取了下來,往古鏡身上一繞。

    好個古鏡,被憶鬼纏身,還能勉強抵擋住黑繩大使者,竟要掙脫開。

    我強行打起精神,終于到了最為關鍵之時。

    我從一開始就讓所有人相信,我的異能是要與敵人接觸才能發動,古鏡也相信了這個謊言,所以在最後的時候並沒有與我近身相斗,我才能與之斗到此時。

    即便是大洋與青鼎戰斗,我都沒有顯現,全部都是為了現在。

    “古鏡,你去死吧!”

    楓葉技能,發動。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