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九章鑰匙,到了

第七十九章鑰匙,到了

    ???????古鏡渾身一震,雙目不敢置信的看著我,雙臂之上,渾身各處,真氣帶走了她的精血。都飄散出一片片生長的楓葉來。

    楓葉,淒美而冷艷。

    在古鏡生命中,燦爛的凋零。

    古鏡境界掉落到五轉金丹,再也抵擋不住黑繩大使者,哼也不哼的被卷住。十六小地獄罩身,她的靈魂也被抽出來,地獄的輪回之苦一輪又一輪加持上去,古鏡受盡折磨。在她身上,原本有一道白蒙蒙的光芒,漠然破碎。

    隨著這白蒙蒙的光芒破碎,古鏡的目光死死的盯住我,似乎她所受的折磨也抵擋不住恨意。

    我知道那是殘留在她身體之中,那青年的殘魂。她修習控鬼之法,也是為了這人。但生在對立面。我別無選擇。

    她有她的無奈,我有我的正義。

    我,不後悔。

    古鏡在這幻境之中漸漸不支,被抽出的魂魄飽受煎熬,三魂七魄都開始潰散。

    直到最後,三魂七魄都被磨滅。

     嚓!

    幻境破碎,我知道我不能昏迷,要是昏迷了就死定了。強行提起最後一口真氣刺激自己,保持著一絲清醒。直到許久之後,才緩過氣來。我艱難的站起,挪步到古鏡倒下的地方。

    古鏡,已經魂飛魄散,但是她還沒死。

    她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里,嘴唇微微顫抖。

    我知道,她其實已經死了,三魂七魄盡數被磨滅,沒人能不死。只是因為一股強大的執念,她留住了最後一口氣。

    “我恨&hllip;&hllip;”

    古鏡見到我,眼中流出兩行眼淚,緩緩開口,吐出來兩個字。但話未落音。她整個人仿佛失去力氣似得倒下。

    她心智過人,聯合了青鼎。又策反八卦。說實話如果不是古鏡在,我都不可能會這麼順利的達成目的,但她卻栽在我這里了。

    恨?恨誰?我嗎?

    我沉默,舍身處地的想著她的做法,沒有錯。但是,終究是立場不同而已。

    可我看見在她的眼中除了絕望,還帶著一絲解脫。

    古鏡。終于徹底的死了。

    嗡!

    就在我疲憊的坐倒在地時,古鏡的身體之中忽然間迸射出一面巴掌大的青銅小鏡,然後便往我身體之中鑽。

    我知道這是古鏡的異能,便沒有拒絕。

    這鏡子化為一道能量,直沒入我的靈魂之中。

    至此,我便擁有三種異能。那麼以青鼎的智商,只要我出現在他面前,他就能推斷出我有的能量。

    “啊!”

    忽然間,我頭痛欲裂,好像有什麼東西炸開。隨即我內視,發現我的靈魂之中,那原本應該與靈魂融合的古鏡能量竟然炸開,從中涌出來萬鬼千軍。它們有一小半一同拉扯著古鏡,另外的鬼就在我體內到處沖撞,似乎要將我的靈魂炸開。

    這種痛楚遠比身體上的痛楚還要更慘烈,我只感覺到每一秒鐘都像是被撕扯了千百次。

    我緊守本心,讓自己意志不會輕易被磨滅。

    “爾等放肆!”

    黃大仙忽然出現在萬鬼的正中央,他左手托著道統,好似托著一輪太陽。而在他身上,竟然穿著一身龍袍,平天冠,他的右手,握著一枚鬼璽。就好像是傳說中的閻羅帝王,要將天下萬鬼都審判。

    哇哇哇!

    頓時,萬鬼承受不住這威壓,竟然朝他跪拜起來。

    “王盼,你快快模擬出我為秦廣王的威儀來,將這些鬼魂收入你的判惡鏡。”

    黃大仙忽然間說道。

    這是在我的靈魂之中,只要我想,就能做到。

    “十殿閻羅祭,我為秦廣王!”

    我的意志在黃大仙出現的那一刻,就已經停止了顫動,此時听黃大仙這麼一說,立刻念咒。只听得轟隆一聲,整個意識空間都顫抖起來,化為黑夜。黑夜之中,一面巨大的判惡鏡通天徹地而形成,內中千千萬萬個小地獄隨時生滅。

    這是在我意識之中,若當真有一天我能達到這個境界,那麼我就是閻羅王了。

    萬鬼見到判惡鏡,頓時跪拜不已,嚇得顫抖起來。

    判惡鏡,乃是專門審判惡鬼的存在,它們根本就抵擋不住這種威壓。隨即,那被它們保護住的鏡子,直接化為能量涌入了判惡鏡之中。

    “罰,爾等自成一獄,是為,猛鬼地獄。”

    我右手一指,便見著那萬鬼身上都投射出光芒來,將它們吸收到了判惡鏡之中。

     嚓。

    立刻,判惡鏡中又出現一個地獄,地獄之中有萬鬼在咆哮,他們拖著鐵鏈,似要將萬惡不赦之人撕咬成渣。

    從此,我能控制的地獄又多了一個,第二殿楚江王咒,便能出現十八個地獄了!

    收起幻術,我渾身汗水濕透。

    “沒想到,這一門幻術,在你的手中竟然能用到這般地步,作為唯一使用者的我,都不由得羨慕了。”

    黃大仙嘆道。

    的確,他沒料到我能在這門幻術中領悟到這麼厲害的法門,從此以後,這十殿閻羅祭,只怕要走向另外一個巔峰了。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大洋與青鼎正在戰斗,我們去幫助大洋。”

    此時我的體內真氣竟然回復的七七八八,稍微調息了一會兒,就勉強恢復一些傷勢。但我心中卻是記掛著大洋,他拖住青鼎,不知道去了哪里。我為了斬殺古鏡,將我的能力藏住,那青鼎可足足有金丹八轉的戰力,大洋那借來的實力,會打得過嗎?

    我揮劍在此地擊出個坑洞,將古鏡埋進去。隨即心中一動,揮手打出一道黑影。

    呱呱!

    只見一只小狗大小的小鬼出現了,這小鬼長著尖鼻子,縴瘦的好像皮包骨頭,小腹鼓鼓,它一出現就呱呱亂叫,對著我不停跪拜。

    這是聞氣鬼,能聞天下氣味。

    萬鬼已經被收進了判惡鏡,但通過古鏡異能,我一次能調動處一兩只鬼來。古鏡的異能是反射,也就是模仿。被它照射的東西,可以被模仿。

    這跟偷偷鬼有些相似,所以古鏡之前利用偷偷鬼與之結合,到處去找自己能用的能力。

    而偷偷鬼被我打碎,就好像一面鏡子被打碎似得,會反射出更多的光芒,或者影像。

    古鏡將很多鬼都養在古鏡之中,為的就是隨時都能調用它們的能量。而我將之融入判惡鏡,判惡鏡直通地府,將來我說不定能從中召喚出真正地地獄鬼卒出來。

    不過現在,我只能調用之前被古鏡飼養的鬼。

    我此次調用的是聞氣鬼,此鬼能識人氣。

    “去吧,找到青鼎!”

    此前青鼎與古鏡必有接觸,這兩人現在一起,自然能找到大洋。

    果然,不過半柱香時間,我就來到一處府邸之前。隨即大駭,這里的房子已經被破壞的干干淨淨,我急忙跑到內中,卻見大洋仰天躺在地上,渾身都是血液,請神術的光芒也消失了。

    可不見青鼎。

    “哈哈哈,你來了!古鼎那老兒的能力好像有缺失,被最終被我得手了。”

    大洋說。

    可是他一笑,傷口就裂開了,嘴巴噴出一口帶著內髒的淤血。我恍然,古鼎的異能,大約是因為我而丟失部分。但看大洋近氣多出氣少的淒慘模樣,我氣不打一處來,卻又發不出火。

    “堅持住!”

    大洋你傻不傻啊你。

    “沒關系,為你保住異能,也算是值了。我大洋放棄異能,將此次資格給予王盼!”

    大洋灑脫一笑,頓時兩股異能涌入我的身體,然後頭一歪昏迷過去。鬼臉和青鼎的能量融入我的靈魂,我血丹外的虛鼎也融入其中。他名木血。

    五大異能在身,我渾身出現暖意。

    “你不要說話。”我心急如焚,連忙將最後一顆回氣丹藥塞入他的嘴里,但大洋依舊重傷不醒。

    “是了,李師叔!”我忽然想起來,像是抓住救命稻草,瘋狂挪移。

    大洋,堅持住!

    李師叔遠遠看見了我。

    “鑰匙,到了!”

    李師叔說。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