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四章鬼仔佬

第二十四章鬼仔佬

    那個腦袋就在我的左邊,我甚至能感覺到從她口中呼出來氣息,冰冷而腥臭,讓人隱隱有種作嘔的沖動。

    我不敢動彈了,雖然知道自己自己現在身後壓著的絕對不是什麼好善于的東西,但這時候如果貿然掙扎,只會讓自己死的更快。

    我終于知道自己剛才是上當了,一切都是幻覺,都是我身後壓著的這鬼東西所創造的一個幻境,而我明明可以逃走,卻傻乎乎的鑽了進去。

    耳邊隱隱約約傳來呼吸聲。

    我強忍著快要被嚇得尿出來的沖動,用那只沒有被握住的手偷偷的把八面漢劍挪了過來,咬了咬牙,直接用力將那把八面漢劍朝著我腦袋旁邊的那個腦袋扎了過去!

    我的耳邊傳來了一聲怪里怪氣的尖叫聲,身上的重量陡然一輕,我連忙站了起來,也不敢回頭看了,用手里的八面漢劍把自己脖子上的那些頭發給割掉,迅速的朝著外面跑去。

    我身後的那鬼玩意這時候好像也追了上來,听著後面一直追得很近的腳步聲,我的心也快跳到嗓子眼了,也不知道那是什麼玩意兒。

    不過我可以確定,那絕對不是什麼鬼魂,雖然打的交道不多,但我還是對鬼魂有一點了解,鬼魂不可能有這麼真實的觸感。

    也就是說,現在完全是一個在我理解範疇之外的怪物。

    在這種地方,鬼有的時候並不可怕,畢竟只要有一些闢邪的東西,一般鬼怪也不會來攻擊你,真正可怕的反而是那些有實體的玩意兒,比如鬼王,再比如我身後的那東西,它們想殺人可不管你闢邪不闢邪。

    從鬼門關邊逃回來的我,這時候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帶著這麼重的一把八面漢劍,竟然跑得比我生平任何時候都要跑得快。

    很快,我就跑出了這片竹林,跑出竹林後,前面的地勢挺平坦的,身後那個有著長頭發的詭異怪物依舊還是不放棄的跟在我身後。

    就在我感覺自己快絕望的時候,前面竟然出現了一個村莊的輪廓來,我心里松了一口氣,我既然誤打誤撞的又跑回了八堡村。

    身後的怪物似乎也意識到了只要我跑到八堡村,它就抓不到我了,竟然發出了一道尖銳的叫聲,直接對著我的後背撲了過來。

    我听到後面傳來呼呼的風聲,知道自己再跑下去,可能會出事了,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牙一咬,兩只手抓住八面漢劍,像是打棒球一樣,猛地轉身把手中的八面漢劍朝著後面揮去。

    只感覺到八面漢劍好像砍到了什麼,然後把那個東西給砍飛了出去,然後就看到一個留著極長黑色毛發的鬼東西怪叫著朝著一個方向跑去。

    一路上留下一個黑點點的液體,我估計是它的血。

    我剛才那亂七八糟的一下,竟然直接砍中了它,讓它受傷逃跑了。

    我呼出一口氣,也不知道自己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這都能讓我給打中。

    確定那個怪物應該是不會再回來攻擊我了,我這才拿著八面漢劍朝著八堡村跑去,這鬼地方我是不想再多呆了,既然已經完成任務了,那這時候就應該快點回去。

    一路跑進了八堡村,都沒有遇到那個怪物,我的心里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氣,這八堡村說是一個村,其實也不大,帶著八面漢劍的我,那些游蕩的村民也不敢上來攻擊我,竟然還真的讓我找到了生門。

    我找到生門後,趕緊上去把門給撞開,一口氣卸下來後,只感覺自己的腦子一片昏昏沉沉,渾身的力氣一下子被抽干了,還沒來得及說什麼,眼前一黑,竟然昏死過去了。

    昏死過去的時候,我老是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但我仔細去听,卻又發現他叫的不是我的名字,而是叫什麼鋒,雖然叫的不是我的名字,但我卻可以肯定,那一定是在叫我。

    一片寂靜中,我喊了幾聲。

    卻沒有人回應我,只有黑暗中那不停叫著我名字的聲音在虛無中徘徊。

    好像是在呼喚我。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道聲音也漸漸弱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點慌,開始在虛無中尋找那個呼喚我的人。

    黑暗卻越來越明亮,越來越明亮。

    當那道聲音消失的一瞬間,我猛然睜開了眼楮,坐起了身子,這時候已經是白天了,我看到生門里面周小蠻安靜的躺在那兒,身上披著月經哥的皮衣。

    這時候昨天晚上那劇烈運動所帶來的疼痛感也涌了上來,我啊了一聲,發現自己身上也好像披著什麼東西,我看了下,是高冷哥的外套。

    見我醒過來了,坐在那休息的高冷哥驀然睜開了眼楮,丟了一瓶水和幾塊壓縮餅干過來,我把水接了,那幾塊壓縮餅干撒了一地,我連忙過去把那幾塊壓縮餅干給撿起來。

    我啃著壓縮餅干的時候,把身上高冷哥的外套拿下來還給了高冷哥,開口說道,"我昏迷了多久?"

    "一整天。"高冷哥冷冰冰的開口說道。

    月經哥這時候也有些錯愕的開口說道,"沒想到你小子命還真大,遇到鬼仔佬竟然還能活下來。"

    "鬼仔佬?"我有些疑惑的開口詢問。

    月經哥從口袋里面拿出一撮烏黑的毛發,開口說道,"這是我昨天在你的衣領處找到的,一看這毛發,就知道是鬼仔佬的毛發了,這麼多年了,看來它竟然真的在這八堡村里面活下來了。"

    "你認識那個怪物?"我連忙開口說道。

    月經哥卻有些嘲諷的笑了笑,開口說道,"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再多說了,你以後自然會知道,不過這一次你和鬼仔佬相遇,的確是你的福源,我們這一次的目的就是要找到這個鬼仔佬。它是恢復你陽壽的一個最好的辦法。"

    "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想要恢復我陽壽的話,就必須要找到這個鬼仔佬?"我開口詢問道。

    月經哥點了點頭,"這鬼仔佬是你......一位前輩之前遺留在這的一頭小鬼,說是遺留其實也不算,因為它的主人也一塊兒死在了這里,你沒有養過鬼,自然不清楚養鬼的副作用,這副作用其中之一就是,如果人死了,那麼剩下來的陽壽就會被自己養的鬼給奪走,雖然還可以投胎轉世,但卻已經不能再還陽了,畢竟如果有陽壽的話,還可以和城隍商量一下,陽壽已盡就真的無力回天了。"

    "你的意思是?"我隱隱約約有些明白月經哥這次帶我來,說能給我恢復陽壽的辦法了。

    "我可以把鬼仔佬從它上一任主人那吸收過來的陽壽再過渡到你身上,也就是,所謂的借命,那麼你之前虧空了的陽壽就能再度補上。"月經哥開口說道。

    這時候高冷哥冷聲開口說道,"上次我們本來已經可以抓住它了,結果你一個對講機聯通過來,讓它給跑了,這次可能是它認出了我帶著的八面漢劍,又見你只有一個人,起了報復心理,所以才會對你攻擊吧。"

    我深吸了一口氣,回想起前天晚上那驚心動魄的一幕,還真沒想到那攻擊我的怪物,竟然是我這一次來八堡村的主要目標。

    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了什麼,趕緊開口說道,"周小蠻呢?她的一魂一魄招回來了嗎?"

    月經哥點了點頭,"招是招回來了,就是身體有點虛,得要一兩天修整。"

    我呼了一口氣,忽然感覺原本有些絕望的氣氛開始轉好了。

    ps:

    第一更,今天配合網站去宣傳了一下,耽擱了些時間更新,就先兩更,明天補回來,抱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