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三章叫我金禪

第八十三章叫我金禪

    "青魚。"

    青蛇身上忽然傳出來一個柔柔的女聲來,听聞這個女聲,金禪的身體忽然一顫,但卻沒有睜開眼楮。他知道來的人是誰,他知道她想干什麼。但是他卻不想跟她說話。

    那蛇的眼楮盯著金禪,就那麼盯著。

    蛇是沒有視覺的,但此時卻看的那麼認真,聲音那麼柔。

    看了許久,這條蛇才游動起來,試圖靠近金禪。但是沒有用,這周圍好像有著無形的氣場,將它彈開。她嘶啞叫了一聲,翻過身來,身上出現一道口子。但是她沒有放棄,再次狠狠射出去,隨即被更大的力量反彈回來。

    青蛇的鱗甲被掀翻,一滴滴血液遍布其上。

    蛇的血液是冷的,只會在傷口附近凝結。此時看過去,竟是血肉模糊。

    她想救他,但是此時卻連爬進去的能力都沒有。

    青蛇不斷撞擊著無形的氣場,速度卻越來越狠,直到最後一次,已經是奄奄一息,但它還是爬動著撞擊。

    "沒用的。"

    金禪終于將頭抬起了一絲,露出他的臉,他冷冰冰的說道。

    只不過此時的金禪,臉色沒有半點血色。眼中卻充滿著血絲,似乎很久沒有吃過飯似得瘦的皮包骨頭,就好像是一張皮蒙在了骨頭架子上。九條鐵鏈不斷

    他對著青蛇。眼中光芒卻並不波動。

    "青魚。"

    青蛇揚起腦袋,又叫了一聲,看著金禪蒼白的臉,片刻之後道︰"我和姐姐正在想辦法救你,就算是犧牲我這條性命,也會救你出去。"

    听聞青蛇這般說,金禪依舊沒有表情。

    "不要來救我,不要牽扯紅鯉,不要叫我青魚。"

    金禪說完,又閉上了眼楮。

    青蛇沉默,它的身體在顫抖著。方才的傷勢太重,似乎隨時都要堅持不住。但是它將腦袋揚的更高,為的是將金禪看的更清楚。漆黑的目中竟然滾出血液來。

    青魚是青魚,紅鯉是紅鯉。

    兩人早就已經沒有站在一起,就算是紅鯉站在他的面前,他都會不為所動。

    "我會救你的,我會救你!"

    青蛇叫道,身體一次又一次瘋狂的撞擊無形氣場。

    青鱗紛飛,血液沾的到處都是,僅僅是一條蛇,竟然產生了一種悲涼感覺。金禪眉頭微微一皺,但還是一言不發。

    "你想說,王盼會來救你嗎?我告訴你,他已經到了封無神國,封無神國是個什麼地方你比誰都清楚。就算他是張道陵轉世又怎麼樣,他斬了惡念,也就不是張道陵了,張道陵已經死了,你到底還在期待什麼啊你。"

    青蛇撞了許久,終于停下來,忽然歇斯底里的大叫,金禪沒有說話。

    他似乎完全不將青蛇放在眼里,只不過眉頭越皺越深,但隨著青蛇那張道陵三個字出口,金禪忽然舒展了眉頭。

    "他是王盼,所以,我信他。"

    他是王盼,相信他?

    金禪的話讓青蛇有些惱怒,王盼?就算他是張道陵本人,你應該信任他嗎,你連你姐姐都不信任,你去信任一個轉世好幾次的人?

    越想,它越是感覺到悲哀,但她知道,這就是青魚。而這樣的青魚,值得她去喜歡,去用生命來交換嗎。

    但是她想到了什麼,隨即眼楮中的光芒閃爍。

    "那我,就去殺了王盼!"

    一個人由愛生恨是很簡單的事情,得不到的,就毀了。既然金禪相信王盼,那就毀了這個希望。

    金禪猛地睜開眼楮,洞穴之中光芒大盛,一股強大的氣勢爆沖而起。不過嗡的一聲,九條鎖鏈一個抖動,便將金禪再收緊了幾分。

    同時那無形陣法顯現出來,但似乎止不住內中氣勢,猛然漲大一分。

    他爆發真氣的行為使得陣法受到牽引,自動產生力量排斥。

    青蛇噗的一下被炸飛,這一次過了很久,才緩緩抬起一點腦袋。但隨即卻無力的垂下,緊接著,一道白色的人影從青蛇腦門處鑽出來。

    這是一個女子,她淒婉的看著青魚,似乎在問著,為什麼。

    "你殺不了他。而且,你們救不了我。只有他。"

    金禪面色更慘白,眼角滲出一絲血液。

    他看著白色的人影,緩緩說道。這是附身的魂念,而且附身的是她最討厭的蛇。

    那人影想說什麼,卻是听不到,隨即她就像幻象一樣,隨時都要消失。

    "你走吧。那些老道士很快就會發現,等時機到了,你會明白的。"

    "還有,以後叫我,金禪。"

    青魚說道。

    那女子無聲落淚,金禪?你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什麼去了西藏之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女子無言,沒有得到自己的答案,最終無奈的消散。

    金禪盯著那女子消失的地方,沉默了良久,然後緩緩吐出來一個名字。

    "安子魚......"

    聲音極低,風一吹就卷得沒了聲息。一聲低低的嘆息,卻暗送了多少無奈的選擇。一句句冷漠的言語,又代表多少難以握緊的恨?

    金禪不知道。

    他想問,但不知從何問起。

    "王盼,你接過鑰匙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你入局。這是命運,躲不過。你開啟帝陵那一刻起,你就注定了只能成為棋子。這是命運,你躲不過。但是,我始終相信,你會逆天改命。不要讓我失望!"他協見號。

    在王盼打開帝陵的時候,金禪心中忽然悸動,隱隱有了感應。

    他暗嘆,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嗯?這是怎麼回事,沒有人觸踫陣法啊。"

    就在此時,一道疑惑的聲音傳來。隨即便見兩個龍虎山道士走了過來,其中一名年輕的看了看說道。但隨即他旁邊哪個沉默寡言,面相有些憨厚的道士卻是搖搖頭,四處轉了半天,然後又在地上仔仔細細的看了一會兒,發現了那安子魚附身的青蛇。

    他抓起青蛇,翻看了幾遍,又在地上翻來覆去的找了一會兒。

    直到確認了這洞穴之中只有這一處異狀之後,又蹲下來在青蛇爬行的地方摸索了片刻,才長出了一口氣,盯住那年輕道士。

    "是這條蛇,走吧,回去吧。"

    他說道。

    那年輕道士立刻就撇撇嘴,聳了聳肩。

    金禪看著這兩人,沒有說話,這兩人是天師堂的天師,奉命看守于他,此時發生異變就第一時間趕過來。那看似憨厚之的道士,其實心思縝密,就算是金禪都有些看不透此人的身份,如果是他的話,很有可能順藤摸瓜的找到安子魚。

    但,現在的龍虎山,內憂外患,有時間去找安子魚他們的麻煩嗎?

    "對了,青魚。"

    此時,剛剛要走的那名年輕道士忽然一拍腦袋,停下腳步,轉頭看著青魚,說道︰"懸棺就快要布計完成,你很快就會永遠的跟龍虎山融合在一起。"

    說完,他哈哈大笑。

    金禪好似沒听到似得,但猛然顫抖的鎖鏈,卻是出賣了他的心情。

    "閉嘴。"

    那憨厚道士橫了他一眼,這才老實下來。

    隨即,兩人離開,但在即將消失在洞口的時候,金禪忽然說道。

    "龍虎山這般作為,乃是有傷天和,你們這樣做,不怕上天懲罰嗎?"

    兩人腳步立刻一頓,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陳摶連天都敢斬,我龍虎山,做的這又算什麼!"

    那憨厚道士的聲音飄了過來,高冷沉默。

    "王盼,你若在時限之前趕不回來,就真的會後悔一輩子啊!"

    金禪說完,便將頭垂了下去。

    而關于這一切,身在封無神國的我完全都不知道,因為此時我正在跟死神賽跑。若是跑的慢了一步,就要徹徹底底的成為死尸。

    我不想死,所以我就要拼命!

    ps:

    第四更,今天更新結束了,番外篇出來了,微博搜索“午夜讀物”就可以看到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