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四章兵馬俑復活

第八十四章兵馬俑復活

    幾分鐘前,我剛走入走廊的時候,完全沒有意識到接下來我會遇到這樣的危機。當我們走出大殿的之後,進入了大殿後的走廊,走廊共有三個方向。但往前走了一段才知道這里面也是四通八達。而在走廊的兩邊,每隔大約三丈距離,就有一對接近三米高的兵俑對立而站。

    這些武士兵俑披甲站立,或免冠,或頭戴軟帽,腿扎行膝,腦後綁六股寬辯行扁髻,個個神情嚴肅恭謹,都這是按神國的將軍們的體型雕鑄的。

    傳說中,秦始皇煉制了百萬兵馬俑,象征百萬天兵天將,自比天上天帝,到死之後還要征戰陰間仙界。

    這些兵馬俑,在皇宮之中隨處可見。

    不過此時,分歧便出現了。人太多便有不同想法。所以他們各自選擇了一個方向離開,我跟著散修隊伍中的一人,也選擇了一個方向離開。

    那人是姚風眠,我知道,這地方十分危險,不能讓他出事,在我的計劃之中,他可是相當重要的。

    走了大約五六分鐘,通過三四個分通道口之後,跟我還在一起走的,只有姚風眠和那個苗疆老嫗。

    這皇宮比起想象中還要大許多,到處都可以看得見那些集雕刻功夫大成的亭台樓閣,看的久了,竟然有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又好似來到了仙宮。

    秦始皇真的把這封無神國,當作是神國,這宮殿,當作是神殿了。

    傳說之中的神仙國度是有銀河護衛的,秦始皇不知道去哪里找到了大量的水銀,當作是護衛。

    我透過窗子往外望去,那閣樓底部,已經有一層薄薄的水銀聚集。

    水銀這玩意,鵝毛飄不起,載船穿亦沉,只要沾上少許,就會被剝皮拆骨。

    古時候有一種酷刑,叫做剝皮。是將人的脖子一下活埋在土里,然後腦袋上拋開一道口子,灌水銀進去。水銀無孔不入,人會感覺到皮膚很癢很癢。然後直到受不了之後嗖的一聲從頭頂跳躍出來。這個時候人還沒有死亡,但人皮卻被剝下來了,人就會受盡疼痛而死。

    剛才我也看到這樣的景象,對于窗外的水銀,我十分忌憚。

    得加快速度了。

     嚓!

    就在我加快速度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一股不詳的氣息,耳朵里听到一絲異響。

    "不好,快跑!"

    這個時候。黃大仙連忙叫道。

    透過靈魂我都能感覺到,黃大仙現在處于一種極度驚恐的情緒下。這種情況按道理來說是不可能的,但這個時候,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了。他陣狂扛。

    我感覺到黃大仙的不對勁,卻沒有第一時間離開,反而問道︰"大仙,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黃大仙顫抖的更加厲害,我也覺得渾身有些冰涼。前方的老嫗和姚風眠似乎也有所察覺,不停左顧右盼。

    "這些,這些兵馬俑,有問題。"

    黃大仙的聲音也開始顫抖了,連忙催促我快走。

    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這些兵俑我早就探查過了,就是普通的石頭。于是我笑道︰"有什麼問題。難道石頭還能成精了活過來不成。"

    話剛落音,便是嘩啦啦一聲響。

     嚓!

    只見一尊手持古劍的武士兵俑手臂一揮,直直朝著我的腦袋劈下來,速度極快,我只來得及微微一側步。隨即就在腳下的地面留出一道劍痕,那武士兵俑一言不發,舉劍又斬。

    "來不及了。"

    我說道,同時身後另外一尊武士兵俑也向我斬殺過來,頓時對我形成兩面夾攻之勢。我拼命抵擋,躲閃,但身後三丈處的武士兵俑也是動了起來,兩三步就到了我的面前,石質兵器斬殺而來。

    兵馬俑,真的活了。

    我沒有兵器,只好運起五丁五已神佑術,還有八卦護體陣,將自己的身體牢牢的保護起來。完全搞不懂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能朝前奔跑。

    這里的兵俑雖然多,但想一想,在大殿之中還有那密密麻麻的兵馬俑,回去準是找死。

    騙人,像這樣東西還有百萬軍嗎?

    姚風眠與老嫗也是快速躲閃,好在這些兵馬俑雖然速度極快,但好在轉挪之間有些滯礙,人的身體又比較小,足以讓他們躲避。

    只不過,前方越來越多的兵馬俑活了過來,怎麼躲都沒有用。

    "該死,還是有!"

    我朝著通道的前方狂奔,老嫗和姚風眠跟在我身後,一個個高大的武士兵俑揮舞著石質的刀劍,朝我劈砍過來。勢大力沉,每一刀每一劍都能比得上我全力一擊,但是我對它們的攻擊卻完全不起作用。

    那老嫗也是灑出一把蠱蟲,要將這兵馬俑給腐蝕,卻發現兵馬俑實際上是由石頭做的,根本無孔能入。

    姚風眠卻是聰明,全神貫注的逃命,躲在我身後。

    我背著大洋的繭子,騰挪之間又要照顧到他,感覺身體滯礙太多了。如果有血刃在的話,情況可能還可以勉強一拼,但此時,只有逃命。

    "啊!"

    就在此時,我身後傳來慘叫,我以為是姚風眠,頓時心中一驚轉過頭去,但卻發現那老嫗口吐鮮血倒在地上。同時間,姚風眠跑了過來。

    我忙打暈姚風眠,抓著他朝通道口狂奔。這家伙還沒斬惡念,哪受得了一擊,最終一環,可全靠他了。

    可是我沒有看到,在我走了之後,那老嫗的尸體動了起來,隨即,那保持著打她的哪個武士兵俑僵立在那里。後來見到老嫗站起來,竟然好似卡殼半站直了身體。

    老嫗坐到它的肩膀上,然後這武士兵俑就動了起來。

    "嘿嘿嘿,王盼嗎?我一定會得到神農鼎,讓你得不償失!"這老嫗竟然認識我,可是這個時候我沒有在她面前。

    老嫗身下的武士兵俑緩緩移動著,遇到一個兵俑想要攻擊她,但她的武士兵俑卻是上前去與之戰斗。

    然後,老嫗又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收服了一個,兩者合一,竟然暢通無阻。

    我狂奔著不知多久,體內七殺變第二變都使用了出來,肉體力量達到了極限。

    "黃大仙,這究竟是個什麼鬼,為什麼石頭也能變成活的來追殺我!"我大叫道。剛才我也探測過了,在我的目光之中,這些都是一塊塊石頭啊,為什麼卻成了現在這樣,還來殺他。

    "啊!快走,它們追上來了!"

    "快快,前面好像沒有兵馬俑了。"

    "天哪!"

    幾道聲音傳了過來,便見三個散修跑了出來,隨即就驚訝于我正在躲避武士兵俑,另一方面沒想到前面有人,玉石立刻被後面來的幾個兵俑斬斷了身體。

    只是愣了一下啊,那一個金丹二轉,兩個一轉就被斬殺!

    我頓時面沉如水。

    這些散修當時是與我分開走的,但是現在他們又在我的面前出現,那麼似乎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這些通道,真的是四通八達。

    "王盼,往西方走,西方。快,這些鬼東西可以追蹤人的氣味,快點跑。"

    秦始皇為水德天下,而東方乃是太陽升起的地方,屬性乃是火屬性,火克水。所以重要的寶物和建築一般在西方,那麼神農鼎有可能存在的位置,就是西方了。

    我此時往西方跑,才會有足夠時間去找神農鼎的線索。

    武士兵俑踏步朝我追來,沉默無聲,只听得到揮劍和砍殺之音。該死的靈城主人,這哪里是什麼獎勵,這比要了我的命還要難受啊。

    此時我非常確定,那靈城主人是在耍我了。

    可是當我走到一座大廳之中時,我來不及想其他,只想對著那靈城主人罵一句髒話。

    "我真是......"

    ps:

    第一更,下一更八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