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五章天師堂劉徐

第八十五章天師堂劉徐

    躲過對面五個武士兵俑的斬擊,我精疲力盡的奔跑著。

    "快,上門,宮殿上面。"

    我一想,就明白過來。兵馬俑乃是石質的。脖子只能左右搖動,並不能上下搖動。而它們識人似乎只能確定眼前之人,那麼我就有很大空間能跑了。

    我連忙爬到走廊頂部,果然許多武士兵俑就停止下來,四處張望。

    我稍稍松了口氣,但隨即,一道箭羽射到我身旁,石質的長箭尾巴發出顫抖。

    我無法用語言形容我現在的憤怒,我只知道如果有機會,我會讓那靈城主人丟進糞坑一百次以表敬意。

    原本我身上帶著兩個拖油瓶就已經夠嗆了,但是現在,我卻遇到了更難纏的問題。

    我來到了一個足有兩三個籃球場的大廳之中,只不過這大廳的中央有個高台,上面站立了一個兵俑。頭戴雙卷尾冠,足穿方口翹尖履。身穿雙重長襦,外披彩色魚鱗甲,這竟然是個秦朝都尉。

    而在他周圍,足有三十個武士兵俑,還有五個兵俑的身後背著弓箭,它們半跪在地,身軀微微上揚,正好看見了我。

    跪射俑。

    繼近攻武士俑之後,又來了個高空遠程。

    我立刻在頂部躲避起來,這五個跪射俑太厲害,我只能躲避。這簡直是剛出虎穴,又進狼窩。

    我想鑰匙再有片刻時間,我一定會被射穿。但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通道之中涌出來五人。

    "大哥。你快走,這些鬼東西交給我處置,你們一定要拿到寶藏,回去救我們的族人。"

    這五個漢子之中,稍微有些消瘦,但他確實內中實力最強的,竟也是五轉金丹層次,其余的四人堪堪四轉境界罷了。

    那漢子說著,就撲向了站在這房間周圍的武士兵俑,他身上金光爆射,就要爆金丹。

    但是。

    噗!

    其中一個身穿鎧甲的武士兵俑忽然刺出一劍,竟然將那漢子刺穿,金丹都毀了。他陣狂圾。

    "五弟!"

    當初說好要一起闖天下,但現在卻是要先走一步嗎,我立刻傻眼,暗道還好沒有跟這些家伙面對面。

    "殺!"

    其余四人頓時眼楮就紅了。沖殺過去。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些軍隊是有紀律的。

    中間那個都尉,乃是軍官,他能指揮軍隊。只見在它的領導下,數十個兵而已,就直接成為一條一字長蛇陣,將四名男子沖散。

    隨即都尉兵俑雙手一分,頓時一字長蛇陣化為雁翅陣。朝兩邊的四人沖刺過去。

    撲哧!撲哧!

    這些兵俑一個沖刺,就能能把人撞死,這也是個意外。

    "該死的鬼東西,給我死。"

    就在這時候,四人死了三人,剩下的一人尖叫起來。正是那老大,他只吼了一聲,隨即就挺身而出,金丹耀眼。

    轟隆!

    巨大的響聲從大廳中間傳出,這老大竟然自爆金丹。

    可是,沒有用。

    越來越多的武士兵俑,都聚集過來,但是,有些卻不服這個都尉管束了。

    都尉兵俑手握長劍,劍身古樸。稍微一看到就感覺是震撼。只看見他毫不猶豫的指揮者剛才那個隊伍,長劍一揮間就直接鎮壓那邪反抗的兵俑。

    都尉的兵俑手下的確厲害,在他的指揮之下直接斬破了幾尊石像。

    斬破?

    我注意到,這些兵馬俑的確可以被斬破,但是要用這些兵俑的兵器。我大喜,隨即確實苦惱起來,它們的兵器跟我們的比起來簡直粗大了一倍,怎麼才能更為容易操縱呢。

    我的余光撇到了射在我不遠處的箭矢,隨手就拔出來一根,發現剛剛好當作短棍用。

    有看兵器,我的底氣自然不一樣。

    跪射俑的箭,被我挑開,然後朝前爬行而去。長劍都尉武士俑沒有追來,似乎它也看不見我。

    不過當我到轉彎處的時候,發現還有很多人像我一樣攀爬在走廊頂部,不過大部分都抵擋不住跪射俑的箭,他們看到我拿著箭矢當武器,紛紛效仿。

    只不過現在的我,兩個人綁在身上,一手持箭矢,一手攀爬,就像是個爬行的大粽子。

    越往西邊,遇到的人就越多,看來大家都不是笨蛋。

    "王盼,左邊。"

    這個時候,黃大仙忽然出聲,險些嚇得我精神病出來,我連忙往左攀爬,大約一分鐘之後,我來到了一處室外走廊。這走廊是連接兩座宮殿的通道,是拱橋形狀,站在橋上能看得到外面的風景。此時,走廊上一個兵馬俑都沒有。

    沒有兵馬俑?那就是安全地帶啊!

    我驚喜,連忙手腳並用的爬過去,落在橋上,呼了口氣。這時候已經有數人也暫時在這里歇腳,我看到其中,竟然就有那個苗疆的老嫗。

    她不是死了嗎!

    我心中充滿疑惑,但卻不動聲色。老嫗見我看著她,陰惻惻的笑了笑,我連汗毛都豎起來了,連忙轉過頭去不看她。

    我將姚風眠放下來,一耳光將他打醒。

    姚風眠晃晃悠悠的醒來,見到周圍的情況也一時蒙住。

    "你,你是誰?"

    姚風眠看見我的樣子,有些朦朧著說道。看起來他在封無神國之中受到的刺激有些大,對任何人都抱著排斥的心理。

    我皺了皺眉,之前我用的是楊明這個假身份與他接觸,現在忽然間改頭換面,他是不認識。

    想了想我也沒有說我就是楊明,然後開口。

    "你是不是應該對你的救命恩人表示感謝?"我說道。姚風眠清醒了一些,這個時候才慢慢回想起來,是我在通道之中救了他。

    "謝謝前輩。"

    姚風眠拱拱手,說道。我點了點頭,不過隨即他好像越看我越是熟悉,竟想開口喊什麼。

    雖然是個假身份,在人多的地方我也不想暴露,立即打斷他。

    "好了,趕緊休息吧,記得你最開始的初衷是什麼。"我說道,在初衷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姚風眠恍然點頭,徹底相信了我。

    我塞給他一只箭矢作為武器,然後開始打量周圍的情況。

    "大仙,我們走了大概多長時間。"

    這是最為重要的問題,我緊了緊背後的大洋,隨即問道。我只有三個小時,要是沒有找到神農鼎,大洋就死定了。

    "半個小時!"

    黃大仙說道。

    我計算了一下,半個小時,差不多。但隨即面色就有些難看了,半個小時我們奪路狂奔的距離,只怕有十多公里。那麼計算下來,這個宮殿,也太大了一點吧?

    往外望去,宮殿外的地面已經聚集起一層水銀,看樣子還在緩慢的增加著。

    怎麼辦。

    我看向周圍的人,除了那老嫗之外,在我左前方,還有三個散修,看起來受了些傷。另外再往左一點,是武當山兩名道士,只不過現在他們似乎沒有看到我。

    這幾個人,除了那老嫗看不出修為,其他人不低于六轉!

    我正要開口說話,後方通道忽然響起打斗聲,卻見數個武士兵俑竟然被打退,隨即走來兩人。這兩人乃是龍虎山的長老,我之前好像見過,但想不起來他們的名字。看見我也在此,那左邊一人想要說話,卻被右邊的道士伸手阻止。

    我立刻把我想說的話憋了回去,通道之中的那些兵俑沒有追擊過來,似乎忽略了我們所在的這個天橋。

    "道友真是法力高深,竟然連這樣的甲佣都能輕松擊退,貧道武當山陳展雲未知兩位如何稱呼?"武當山其中一人緩緩開口,此人相貌堂堂,中正平和,讓人望之一眼就產生和煦之意。

    "貧道劉徐。"龍虎山右邊那年長之人一捋長須,拱手道。

    天師堂劉徐!

    "各位同志,看來都在此地了!"

    就在我愣神的時候,後方通道又出來了五人,我轉過頭去,卻然驚愕。

    竟然是五名戰士,全副武裝,踏步走來。

    毫發,無傷!

    ps:

    第二更~下一更九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