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六章蠱

第八十六章蠱

    走來的這五個人,正是大殿之前二十五個士兵之一,當頭那人,正是此次的帶領者,那個子彈頭上尉。

    不對!

    我留意到。旁邊的四個人,卻是中尉軍餃,都有聚三花的修為。那麼這就奇怪了,按之前得到的記憶來說,此次帶隊的,大部分是中尉和少尉,就算是上尉帶頭,剛才也沒有這個團隊配置啊。

    但隨即,我就說不出話了。

    因為按照這個情況推下去的話,有五隊人近乎全軍覆沒,然後上尉接管了他們。不過想想,他們始終都也才聚三花程度,能留下在這邊的除了姚風眠之外,其他都是金丹以上層次。

    "還是不對,你發現沒有。他們是走過來的!"

    黃大仙說道。

    我點點頭表示知道,但隨即就訝然了半天。

    走過來!

    我只看見剛才那龍虎山兩個修為最高的老道士能打退武士兵俑走過來,他們?

    "既然各位都在,那麼我想你們也清楚情況了,所以接下來,必然不能靠單獨行動。"子彈頭的團隊後面四人原地跨立,站的筆直筆直,就好像天塌下來也能用脊梁挺住。

    由他站了出來,環顧四周,說道。

    此時大家都知道情況危急,只不過不太相信其他人而已,此時被子彈頭點破,也是沉默。

    "很好,看來大家對于我等的情況。有所了解。那麼,我提議,聯合。"

    子彈頭說道,他的目光落在龍虎山兩名道士身上。龍虎山那道袍有些散亂的道士剛要說話,卻被劉徐拉住。

    厲害!我暗道一聲。這兩個道士乃是龍虎山之人,又是修為最高,只要他們答應了,自然不會有人自討沒趣的不同意。于是,武當山兩人,散修三人都表示沒意見。

    隨即大家的目光聚集在那苗疆老嫗身上,苗疆之人一向是獨來獨往。

    "聯合,我是沒有意見的,但是聯合的話,必須要有領導者,誰來做領導者。"

    老嫗陰惻惻的笑道。

    領導者?

    眾人沉默。的確,如果沒有領導者。那麼這個聯合就沒有了意義,此時此刻誰來做領導者就起了至關重要的關鍵。

    那麼,龍虎山來嗎?他們的修為最高。

    但這樣一來,在座的都是比他們等級低者,誰能保證他們發號施令的時候,不會暗中下手。

    "哼!當然是我師兄劉徐,他乃堂堂龍虎山天師堂三長老,金丹九轉。除了他。誰能打得過我,站出來試試?"頓時,龍虎山那道士就說道,我留意到他雖然面貌有些柔和,但是眉毛卻極粗。一站出來就嘿然笑道,指著一眾修士道。

    金丹九轉!天師堂三長老!

    天師堂是龍虎山聖地,含金量自然是很高的,我立刻提高了警惕。

    "是麼!不如讓我來試試你的斤兩如何啊,張桓。"陰惻惻的聲音好像是毒蛇潛伏,我听到這個聲音竟然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

    開口的是武當山另一名白臉道士,他身體微微一低,手掌虛握,卻似乎一條毒蛇蓄勢待發。

    隨著他的低身,他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來就來,誰怕誰!"張桓面色好似火燒。哼道,真氣一蕩就要出手。

    但隨即,兩人就各自被劉徐和陳展按住,無法發作。那張桓哼了一聲沒有說話,白臉道士也是縮了回去,好像藏在陳展的影子里。

    "神氣什麼。那劍仙李白傳人顧長青,斬的了天霞,還不是被這小子坑死了。"

    忽然,散修三人之中听聞一個咕嚕的聲音,似乎在打抱不平。我心里就是一愣,他在說我?隨即便見兩道目光直視我的精神,一者如龍虎氣雲,一者似天地驕陽,我背上汗水都濕透了。

    郝強的精神壓力。

    好端端的一場獎勵,到我這里怎麼就成了處處受制。

    "你說什麼!"

    那張桓再也壓制不住暴脾氣,呼的一下奔出去,捏住那人的喉嚨,他頓時憋的滿臉通紅。卻見那人穿著土黃色的開衫無袖衣,整個人胖得像個球似得。他被張桓抓住,頓時嚇得汗如雨下,渾身都是油膩,張桓竟然抓不住他。

    胖子啪嗒一聲掉下來,張桓氣的捏了個淨體咒,才舉起一掌要拍死他。

    那白臉道士本也要出手,但見這一幕,嫌惡的皺了皺眉。

    "道爺饒命,道爺饒命,我是亂說,我該打,我該打。"

    這胖子噗通跪下,不停磕頭,甚至左右開弓 里啪啦的給了十幾個大二刮子。但他太胖,身體都彎不下去,好像個不倒翁在搖動,就這麼短短時間,他腳下就積累了一層汗漬。

    正處在壓力下的我,險些笑出聲來。

    "師弟,他原也說的沒錯,王盼好歹也有些來歷,聯合眾人殺了個把金丹九轉又如何。倒是那青鼎,似乎乃武當山修為頂尖的八張老,也在此役中隕落。叫人嘆息!"

    劉徐說道。

    他緩緩說道,龍虎山自從失去龍虎兩脈,便有些人對之不滿,與武當山也有摩擦。此時說這話,讓那陰狠的白臉道士看著我的眼神頗為不善。

    但他卻沒有出手,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在我頭上還有一個李自在。

    最後我請李師叔出手取下血刃,就是這個原因。

    震懾。

    雖然李師叔不能直接幫助我,但一點小小的震懾力還是有的。

    "八師弟雖然身死,那是他技不如人,怨不得人。"

    陳展點頭,他知道雖然兩派有著隔閡,但此時有著共同的敵人和目的,那麼暫時可以合作。我的事情他們也是有著消息傳播的,但是誰都不會點破。

    "哼,要再讓我知道你出言不遜,定叫你生不如死,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听到兩人的話,張桓雙眼一瞪,說道。隨即伸出右手,在那肥胖散修的耳朵上一扭。

    "啊!"

    那胖子撕心裂肺的慘叫險些再次刺破我的耳膜,便見他的耳朵竟然被擰了下來,鮮血糊了一臉。張桓將那耳朵一丟,拍拍手走了回去。

    "我的耳朵,我的耳朵!"

    那胖子連忙趴下去,摸索了半天才摸到自己的耳朵,揣進懷里,嚎啕大哭。看到這一幕,他身後的兩人頓時後退一步,而其中那個高大的青年卻縮到了瘦小者後面,面色一白。

    前面那青年又瘦又矮,只有一米五,眼楮骨碌碌直轉。

    "閉嘴!"

    白臉道士喝到,隨即贊賞的看了一眼張桓。

    我心髒猛跳。這個胖子乃是金丹六轉的存在,我的血丹此時乃是五轉存在,若比起戰斗力也就五轉巔峰而已。再加上身體屬性加成,是勉強可以和他打個平手,用處楓葉異能,才能將他斬殺。

    但是這個張桓,僅僅是憑借氣勢就將他鎮住,他連反抗都沒有辦法。

    子彈頭五人沒有說話,只是眼中的光芒更顯得凌厲。他陣狂劃。

    "好手段,好手段。龍虎山天師堂,果然人才濟濟,老婆子我,佩服,佩服。"那苗疆老嫗咯咯尖笑,干枯的手掌不斷拍打,發出像是樹木撞擊的聲音來。

    說是佩服,語氣中卻半天佩服之意都沒有,反而滿是譏諷。

    張桓一看這老嫗,怒火再升,便要出手。

    但忽然面色一變,猛的在身上連點了七次,隨即運足了掌力,噗的一掌擊在胃袋上。

    哇啦!

    便見他口中嘔紅,吐出鮮紅的血液。人們不知道他為何自殘,但隨即看著血液之中的東西,就明白了。只見那一灘血液之中,有著七八條好似蛆蟲似得蟲子在爬動。

    蠱蟲!

    唰!

    眾人立刻毛骨悚然,全部都離得那老婆子遠遠的。

    她什麼時候下的蠱?

    ps:

    第三更,下一更十一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