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七章逼上梁山

第八十七章逼上梁山

    "哼。我只是看他囂張,給他些教訓而已,還沒想為你們浪費我的寶貝,龍虎山,很神氣麼?"老嫗冷笑。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但天橋上的氣息卻冰冷下去。

    張桓抹掉嘴角血液,右手一揮,一團火焰將地上的蠱蟲燒個精光。

    那蠱蟲吱吱尖叫,死後還掙扎了幾下,最後化為黑膠,惡臭撲鼻。掉了耳朵的胖子捂著自己的傷口,一句話也不敢發了。

    "我龍虎山與你苗疆素無仇怨,你竟然暗算我,今日若不滅你,他日傳出去同道還笑我龍虎山無人。"張桓吃了個暗虧,頓時火冒三丈,頭發都炸起來,立刻就要出手。

    但是,劉徐看了他一眼。

    "師兄。她。"

    張桓被這一眼看的沒了脾氣,強自辯解,但劉徐又掃他一眼,他頓時老實閉嘴。

    "沒膽。"

    白臉道士見到張桓這般,陰笑一聲譏諷道。

    "老牛鼻子,你行你上啊,不行別瞎叫!"張桓听這話,頓時炸毛,對著白臉道士吼道,混不知他把自己都罵進去了。

    "誰說不行?"

    白臉修士一笑,但剛剛一轉身就對上了陳展那張笑臉,眉毛一顫,停了下來。

    "師弟,還是別鬧了。現在我們要想的還是怎麼離開這里,找到神農鼎才是。"陳展拍拍他的肩膀,語氣之中沒有半點不滿,但是白臉修士知道,師兄生氣了。

    師兄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哼,堂堂金丹八轉,排名比七轉低,被七轉的壓著還不敢說話,垃圾。"

    張桓哈哈大笑,毫不留情的指著白臉修士,無情嘲笑。

    "白痴!"白臉修士冷哼,不理他。

    "師弟,你再說一句試試?"劉徐眼楮眯起,胡須都在顫抖。

    張桓立刻雙手捂嘴。

    "若我沒有猜錯,閣下是苗疆奇人。銀花老母。"

    劉徐轉過身來,對著老嫗行個禮,此人能在不知不覺中讓張桓中蠱還不讓他發現,的確是厲害。雖然張桓在憤怒時會對周身感應降低。

    但是到底是金丹七重,又不是大白菜。

    說起銀花老母,我忽然心中一跳,這人不會跟金婆婆有關吧,那跟我卻是大仇啊。他島廣扛。

    那劉徐見銀花老母沒有反對。隨即又說︰"師弟乃是修道家火法,脾氣暴躁,直來直去,還請銀花老母不要介意。"

    "不介意,我怎麼會介意,老婆子我最喜歡看戲。"

    銀花老母咯咯尖笑,隨即雙手一揚,同時道︰"因為我也想看看,憑什麼你能壓制金丹八轉!"

    只感覺空氣中幾道波紋,籠罩向陳展周身。

    但是感覺到尖銳襲身,陳展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只見他對著銀花老母微微一笑。隨即右手持劍指,躬身行了個禮。

    "無量壽福!"

    陳展腦後散發一圈白色光芒,好似寶光,好似華輪。熠熠出輝,皓皓生光。

    嗡!

    空氣被光芒照射,那波紋立刻停下,只見空氣中幾個小黑點直接被光芒灼燒成灰,地面都顫抖了一下。

    "太乙神功!他修煉的,竟然是武當太乙神功!"

    黃大仙驚呼。

    這太乙神功修行之後,腦後自然生出一道寶光華輪,萬邪不侵。

    太乙乃是道教之中崇高的稱呼,很少有人敢修煉以太乙為名的功法,何況修煉有成。

    修煉太乙神功,斬下惡念之後,生出的金丹乃是純陽金丹。這樣的金丹雖然進階條件頗為苛刻,但是,卻十分厲害。同一層次金丹的質量,要比普通金丹還要高出一級多。陳展雖然是七轉金丹,但純粹論攻擊力,比起九轉也毫不遜色,比我的血丹還厲害。

    畢竟,他只會這一種道法,頗有一道破萬法的意思。

    "好個太乙神功,好個純陽金丹!"

    蠱蟲被破,銀花老母哈哈大笑,似乎根本沒有感覺到蠱蟲被破惹來的反噬。

    "讓大家見笑了。"

    陳展收起昊光,說道,甚至還對那三個散修行了個禮。那三人本是被駭得一語不發,見到陳展開口,連忙躲避。

    那又瘦又矮的尖嘴漢子眼楮骨碌碌直轉,透亮的眼珠子中充滿狡詐。

    "很好,很好。可是你和那劉徐做領導者,我都不服!"

    銀花老母話鋒一轉。

    陳展與劉徐頓時對望一眼,暗道不妙。

    "那你覺得誰合適!"本來那陳展展露出了功法,張桓就有些不服氣,但此時銀花老母的話更讓他生氣,立刻開口道。

    瞧見劉徐有些變臉,這才閉嘴。

    這下眾人的目光盯著銀花老母,知道她接下來肯定會有下文。

    果然,銀花老母緩緩抬起手。

    "他!"

    她枯瘦的手指指向了一個人,但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包括我在內。

    因為這個人,就是......

    "我?"

    我愣愣的指著自己的鼻子,媽了個雞,感覺自己又躺槍了。這下子我確定了,就算這老家伙不是金婆婆的同伙,也跟藏鋒那家伙脫不了干系。她三番兩次將我拉入所有人的視線中,就是要讓我成為眾矢之的,騎虎難下。

    畢竟,我在眾人的眼中,只有金丹五轉,乃是所有人之中最弱的。

    "我們五人經過一致討論,舉手表決,也支持王盼同志成為領導者!"

    就在這時,被武當山搶了話頭的子彈頭忽然出聲。但是一出聲就是不坑死我決不罷休的感覺,但轉頭看著他的時候,卻沒有在他臉上讀出任何陰謀詭計,完全是真誠。

    軍人就是軍人,說一不二。

    "憑爾等三花境界的存在,有何資格。"

    張桓哼道。

    "修為的確是個問題。"

    子彈頭說著,一揮手,便與四人一同回到之前哪個通道。

    只見子彈頭和那四人忽然身上冒起金色光芒,從大腿上取出合金匕首。這匕首竟然能被帶進來,這說明它們並不是金屬。五名戰士圍住一頭武士兵俑,其中一人牽制住攻擊,另外三人在這些兵俑的關節處攻擊,而子彈頭,卻是握著一枚箭矢,好似一台鑽孔機似得在兵俑的脖子上鑽孔。

    不到一分鐘,五人就將一名武士兵俑擊倒,子彈頭將它的劍撿起,走了回來。

    依舊毫發無損!

    但是,他們燃燒的是生命。

    五人用生命斬殺了武士兵俑,用行動證明了自己存在的價值,所有人都對他們刮目相看。隨即在通道的碎塊,竟然 嚓 嚓移動著,然後拼湊在一起,重新成為完整的兵俑,但是手中卻沒了劍。

    眾人點點頭,表示他們有資格。

    "我,我支持王盼。"

    一直在我身後被忽略的姚風眠,忽然弱弱的說,但眾人看著他,他卻臉色蒼白,怯懦的躲起來。

    看到兩大門派都看過了,他頓時嚇得險些暈過去。

    我站在他面前擋住這威壓。

    "帶一個廢物,你也是廢物!"張桓說。

    我不理睬他,默然。

    "我,我也支持,他,他做領導者!"那耳朵被擰下來的胖子已經將額多接回去,金丹六轉的實力已經可以斷肢再續。他抹著臉上的血,嘴里的話音越說越低。

    "胖子,你他媽又是為什麼!"

    張桓大怒,想去教訓他,又想起剛才那滿手是油的尷尬場面,又閉上了嘴。

    那胖子被眾人盯住,又嚇得肥肉一顫,險些給跪了。不過他一溜煙的跑到我身後,這才開口。

    "因,因為,他,他身上有一股領袖氣質啊!"

    胖子諾諾的說道。

    識貨,我頓時對他另眼相看,張道陵和黃大仙都是屹立千年大派的領袖,我自然會帶著這種氣質。

    "我們也同意。"

    那又瘦又矮的漢子的漢子想讓他藏住自己,偏偏又身材高大,怎麼也藏不住。

    "咯咯咯,現在,這邊有十票了,那麼你們要怎麼選擇呢?"老嫗看著兩大派,笑道。

    陳展和劉徐,臉色難看,劉徐更是臉都鐵青了。

    怎麼選?

    我的心也提起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