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五章壽命之秘

第六十五章壽命之秘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怎麼啦!"達布頓時驚慌失措,猛的一步推開房門,但隨即便是愣在那里,正好和好奇的我撞上了。但隨即便見著銀光一閃,拉姆的手術刀直接拋飛刺過來。

    同時拉姆惱怒的聲音傳來。"都給我滾開啊!"

    達布頓時肩膀中刀,然而卻不發一言的帶著我退回來。我也沒有說話,與達布對視了一眼,露出苦笑。就剛剛那一下,以我的眼里哪里還看不清楚。

    達娃已經將半身衣服都脫下來,而拉姆則一筆點在了達娃額頭上。此時達娃臉上的幻術就直接被破,然後拉姆被嚇了一跳。而那液體有著震懾靈魂的效果。使得達娃一時間有些驚訝,又因為拉姆的尖叫的原因而尖叫起來。

    "族長,記得你的承諾,等我從城北回來,便要看到那些資料!"我知道這樣的過程應該不會短,便轉身對達布說道。

    達布點了點頭,面色有些心不在焉,不過他讓我跟著那些收尸人的方向。

    我相信這個達布不會食言,而且他應當知道食言之後也不是我的對手。就從見到他的第一刻開始,他便想用靈魂來影響我。但是我之靈魂已經堪比斬自我的存在,又怎麼會被他動搖。

    當我到達北邊的時候,便是沉默了下來。

    剛剛走了四五里路,到達這街道前的時候,我能夠感覺到空氣中有著一股淡黃色的氣體。這種氣體在不斷散發著能量。而兩個族人全副武裝,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他們便停了下來,將尸體給遠遠的拋到淡黃色氣體中去。

    隨即這兩人飛速離開,恨不得多生兩條腿。

    黃氣的範圍之內,有著數百道尸體由遠及近,錯落的分布著。

    "這就是輻射的能量!"我嘆道。這些淡黃色的能量,不斷散發在空中,散發著一種破壞性的能量。這種氣息和靈氣是相同的本質,而之前那些礦石都是他散發的結晶。

    但是相比起來,靈氣就是江河,而這能量就是海之怒濤,甚至是劍海刀浪。

    同樣是水,但是破壞力卻根本不一樣了。

    靈氣可以溫養生命力,因為人能駕馭多少靈氣,才能吸收多少。但是這輻射的能量就是將一大塊濃縮的能量塞入人的體內,使得人需要以更多的生命力來駕馭。

    甚至連靈魂也會被它擠壓出縫隙。只要有了縫隙,靈魂就會不斷流失。

    "讓我來將你駕馭吧!"我眼楮一眯,然後運行大周天,在體內形成一股吸力,包裹住最前方大約指甲蓋大的一絲輻射能量。

    嗖!

    我頓時感覺身體中仿佛被打了一拳,強大的而充滿侵略性的力量直接爆發,使得我如遭重錘,整個身體的經脈都被充滿,然後整個人都好似被塞滿。

    這,僅僅只是一點點能量啊!

    而這里的族人只是身體比較強大而已,根本就沒有修仙的體質,自然受不了這種力量。就好像古時候所說,有命賺沒命享。

    "不行,太龐大了,神農鼎給我吸收!"

    我體內元嬰早就已經蓄勢待發。此時受到我的意念,手臂頓時將薪火之冊一翻,翻到鼎之篇章。

    神農鼎!

    這一頁玉冊便是開始震動,那神農鼎竟然在其中產生旋轉的力量,旋轉著產生了吸力。頓時將我體內所有的輻射能量給吸收進去,甚至還隱隱有著沒吃飽的意思。

    "沒吃飽?"

    我的眼神一亮,隨即便再次用意念包裹住一團能量,"給我再吸!"

    轟隆!

    彷如雷霆般的重擊怒砸過來,我的身體中組織竟然在這刺激下開始分解,處處都產生撕裂般的疼痛。就好像每一寸細胞都被尖銳的針刺痛,直接撕裂。

    但是同時間神農鼎的漩渦便是一吸,將浩瀚的輻射能量吸收進去。

    頓時,整個人體之中產生了一個吸收和被吸收的循環,神農鼎吸收我的能量,我吸收這輻射的能量。而我夾在中間,竟像是在被沖刷似得。

    我慢慢適應了這種折磨,這疼痛比起無間風災還要差上一點,渾身都在開始發癢,我隨手一摳,竟然摳掉了一層死皮,皮膚下的肌肉鼓鼓的,隨著血液流淌好似要流露出爆發般的力量。

    "這是?"血管之中三種血液緩緩的流淌著,隨即融合在一起,慢慢的再次形成一種新的血液出來,使得我的生命層次似乎發生了細微的改變。而剛才那一層皮,就是我在洗刷過程之中所排出來的細胞和其他廢渣。

    骨骼,血液,肌肉,細胞,種種一切都開始蠕動擠壓,將體內的雜質一點點排出。

    漸漸的,我的肉體簡直要形成一種無垢的狀態,這種形態就好像傳聞中的神農。又好像是傳聞中的菩薩,有著仿佛琉璃般透明的身體。

    的確生命力在不斷被消耗著,短短一秒鐘時間簡直就像是消耗了幾個月壽命似得。但同時有感覺的到冥冥之中有著力量在涌動,催動我的生命力增加。就這一秒鐘,如同增加了一年的生命力,消耗的生命還比不上我增加的。

    而我的靈魂好像是一塊瑰寶般,在浪潮之中更加明亮。

    "這可是斬自我才能清楚感應到的,可是我還沒有斬自我,怎麼會感覺到生命力。難道我又一次打破了規則,那麼之後我斬自我的劫數應該不小。"我緩緩適應了這種狀態,隨即便想到這個問題。

    打破規則是需要受到懲罰的,無間風災便是這樣。

    不過我卻不在乎,只要在這提前有了強大的力量,就算是再大的刑罰又如何。

    想要復活紅鯉的生命,我最終要面對的,不就是昊天麼!

    走著瞧!

    隨著體內能量的交替,我邁動步伐向北方走去,若從空中看下來,便能看到天空之中如同有著一個移動的漩渦在不斷吸收著輻射的能量。而我就在這漩渦的中心,身上每一處肌肉都在高速顫抖。

    當我到達城北邊緣的時候,我吸收的輻射能量估計只有所有輻射區域的千分之一。此時神農鼎的吸力忽然猛的一個增加,足足翻了三倍,我整個人都好似被壓下去了。

    而在鼎之篇章這一頁,自底部慢慢聚集起一絲霧氣,慢慢將整個畫面都印刻成黃蒙蒙的一片。而整個神農鼎都仿佛變成了一種土黃的顏色,顯得蒼涼如亙古之神物。

    神農鼎的威勢,也從中震蕩出來,仿佛要從薪火之冊中跳出來。

    嘩!

    我整個靈魂都在顫抖,簡直有些壓制不住神農鼎的威力。我頓時將靈魂跳躍到元嬰之中,元嬰的豎眼轟然睜開,照射出一道光線到薪火之冊上。

    但是神農鼎仿佛脫韁的野馬,要飛奔到大地之中。

    而在神農鼎之中,那個曾經出聲過的某種存在,仿佛就要甦醒過來。來布雙技。

    "不行,現在還不是時候!"我雙目充滿血絲,靈魂完全沉浸在元嬰之中,體內生命力飛速的流失燃燒著,頓時一股強大的威力直接從豎眼中迸發,直接轟擊在神農鼎周圍。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足足五十年的壽命流失,使得力量前所未有的強大。

    以往我從來沒有想過用這種方式來戰斗,因為從一開始我便被越來越短的生命線給困擾住,但是現在,我感覺自己真正的觸摸到了壽命的秘密。

    我的容顏慢慢老去,渾身肌肉都在衰敗,雖然看起來只老了十歲,但壽命的確是過去了五十年。

    神農鼎之中的那股意志頓時微微一震,被我給撼動。

    轟!

    靈魂之中響如驚雷。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