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八章銀花老母

第八十八章銀花老母

    "看來我們是沒得選擇了?"劉徐沉默片刻,看著銀花老母說道。

    雖然剛才陳展擋住銀花老母的攻擊,但是劉徐不相信一個傳聞中的奇人沒有其他手段。他更知道我的能力,可以讓人等級降低。

    這樣子看來,似乎必須跟我們聯合了。

    "你覺得呢?"

    老嫗陰惻惻的笑著。

    我皺眉。她到底想怎麼樣,龍虎山和武當山不對盤大家是知道的,龍虎山與我不對盤,大家也能看得出來。武當山與我有著敵意,這也能看出來。

    可是這老家伙竟然讓我做領頭者,到底有什麼用意,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陳展道兄,你怎麼想的。"劉徐不回答,反而笑了笑,向陳展問道。

    陳展此時聞言也是嘴角一笑,答道︰"道兄心中想的,不久是陳展心中所想,還有疑問嗎?"

    我被他們這話語說的是忐忑不安,氣喘連連。

    你們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啊混蛋。

    "是啊,銀花老母你太小看我劉某人了。的確你的提議是最為穩妥的,既杜絕了我們恃強凌弱,又增強了他們的凝聚力。但是你小看我龍虎山和武當山的氣量,也高看了這一群人!"

    劉徐不屑一笑,轉頭對著陳展說道︰"道兄,你我聯手,拋卻門第隔閡,聯手奪神農鼎,如何!"

    "如此甚好!"

    陳展想了想,展顏一笑,便對著對面通道走去。

    張桓跟了上去,那白臉道士陰惻惻的看著我,直到其他三人看著要離開,他才說道。

    "記住了小子。我是余焦,殺我師弟之仇,我會來找你的。"

    白臉余焦說道,然後快速的跟上其余三人。

    隨即,便見著對面許許多多的武士兵俑,跪射俑,兵將俑朝他們撲殺。但是,他們的手段卻前所未有的強大。竟然各自奪取了一柄劍,手一抖化成自己要用的大小。

    只見那劉徐掌中石劍雷電閃爍,劈開的武士兵俑竟然很難恢復。那陳展手中石劍發出昊光,連是塊都好像要融化。不僅如此,那張桓最為暴烈,左一劍右一劍使得極為暢快,瘋狂的發泄自己的情緒。

    但讓我感覺到最危險的,確實余焦。

    此人就像是一條毒蛇似得跟在陳展後面,就算是武士兵俑撲過來。都不在意,直到要接觸到他的時候,他才將劍一拔,將武士兵俑切成兩半。

    純陽拔劍術!

    這竟又是一門武當山的劍法,相傳是純陽真人呂道祖傳下來的道統,武當山歷史上學會的人只手可數。

    不到數分鐘,四人竟一路暢通無阻的離開在我們視線之中。

    "好了,小子。現在你是領導者,那麼現在我們都听你的了。"

    銀花老母呵呵笑道,說完這句話就站立過來,靠在一邊拿出個煙桿吧嗒吧嗒的抽起葉子煙。我有些討厭這個味道,但沒有多說什麼。

    我就納悶了,這銀花老母真的要將領導者的位置留給我嗎?

    "很好。我叫做王盼,金丹五轉,他是姚風眠。如你們所見,他是頂上三花的存在。我有一種能力可以使人降低等級,但是也有著限制,必須要與我接觸。這是我的優勢,那麼接下來你們都介紹一下自己,讓我心中有個底吧。"

    我說道,听到我的話,大家都把目光看到了姚風眠身上。

    子彈頭為什麼能在帝陵之中活動。是因為他們有燃燒性命之法,但這個姚風眠呢?

    "相信我,他很重要,我不會放棄他。"

    我說道。

    是啊,最後讓他接觸到神農鼎,就能知道那缺了的一塊在哪里,到時候必定能搶先一步得到。

    這樣才能得到完整的神器,不然的話,怎麼到神器?

    "不拋棄,不放棄,我支持王盼同志的決定。我是破玄道,其余四人與我乃是戰友,我們大五氣困魔陣已締結契約,無法分離,五人等同一人,最巔峰困那劉徐片刻也不是問題。"

    困上劉徐片刻?

    困金丹九轉片刻?

    代價恐怕是燃燒所有的生命吧?

    這個破玄道,眼中一片平淡,完全看不到對生命流失的恐懼,反而是一種堅毅光芒。

    視死如歸,這才是軍人。

    哎!

    可惜你們跟錯人了!你們的道理,堅持錯了。

    在他們的意識之中,堅持自己的正義已經根深蒂固,無法扭轉,即便是錯了也會繼續堅持。我也不會試圖去扭轉,因為我也有我的正義。

    "他是我的弟弟文聖杰,不過人有些害羞,他雖只有金丹六轉,但是力氣還可以。我是文立果,金丹七轉,特長嘛,是偷。"

    偷?

    這也算特長?

    這也能修煉到金丹七轉?他呆介血。

    還有那個粗獷到不像樣,足足有兩米多的漢子,竟然害羞?

    "大家好,我是文聖杰。"

    那漢子站了出來,果然比起大家高了許多,膀大腰圓,環豹眼,火燒眉,血盆大口。但是一張嘴,卻好像是十一二歲,還沒變聲男生的公鴨嗓。

    那個胖子頓時哈哈大笑,其余人也是忍俊不禁。

    文聖杰一听,頓時滿臉通紅,唰一下又躲到兄長身後。

    但是他兄長那麼瘦,哪里藏的下他,大家轟然發出善意的笑來。瞧他躲著不出來,文立果聳聳肩,示意自己也沒辦法。

    "大個子,你真是枉費了這個名字。"

    胖子走到他身邊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怕,那文聖杰挪了挪身體,忽然轉頭認真的看著胖子。

    "我的力氣很大的。"

    他的表情十分認真,甚至讓人感覺到猙獰。

    但是他一開口,卻讓人不得不想笑。就連一絲不苟的破玄道,也露出笑容來。

    這個文聖杰,簡直就像是個小孩子似得。

    "啊!這是初心,好高明的手段。"

    黃大仙說道。

    我連忙問他,什麼叫初心?

    "初心,是種修煉意境的方式,在劍宗里,叫做劍心通明,在氣宗里,他這種叫做赤子之心。若保持心無雜念,境界就會提高的很快。這小子就是這種,以純淨心態來修煉,境界會很提升很快。不過,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點。"

    我一听這東西,就覺得很厲害。因為沒有雜念,斬惡念,實在太容易了。

    但听黃大仙說有缺點,也是好奇起來。

    "缺點就是,這東西降智商。好在他身邊有一個大哥在,彌補了這個缺陷。"黃大仙說。

    我看著文聖杰的樣子,暗自點頭,是有點降智商。

    不過,這兄弟倆背後,應該有能人。那文立果,應當也是有些本事,不僅僅只是偷而已。

    "我叫做展飛鵬,金丹六轉。我是個文物販子,特長是感知,就是感覺到這里面有寶貝所以才來了,沒想到竟然是這樣。"

    話還沒說完,便見那文立果眼神怪異的看著他,立馬叫道︰"你看著我干嘛?"

    "原來是江湖上盛傳的飛鵬連天勝,金爺點金指,其中的飛鵬將軍。久仰久仰,我們倆是盜墓的。"

    那胖子原本還得意的听著,但听到盜墓兩個字,卻是一驚。

    "文?你們是......"

    展飛鵬胖胖的手指上,那油汗又起了一層。

    "很好,兩位同志十分坦白,那麼現在,請將你們得到的文物,交給國家吧。"破玄道忽然站起來,對展飛鵬說道。

    這倒好,還沒出發,就自己先干起來了。

    我頓時頭大如斗,難怪這幾個家伙看著綁住大洋的繭子,難道他們以為這是個文物?

    好不容易安撫下他們,帶著眾人往對面通道走去。

    剛剛走到門口,便見到一個武士兵俑撲了過來。但是眼前影子一閃,便見那文聖杰撲出去,抱住了武士兵俑,沉聲一喝,那武士兵俑就被他拔地而起。

    轟隆!

    這武士兵俑被他砸在另一個武士兵俑上,頓時兩具兵俑都四分五裂。

    "你看,我的力氣很大吧。"

    文聖杰看著展飛鵬,認真說道。

    ps:

    第一更,下一更八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