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九章困境

第八十九章困境

    誰能告訴我,這是個什麼怪物!這能叫大嗎,折特麼簡直就是巨大好嗎?

    "果然,很大。"

    展飛鵬嘴巴都驚的綠了,渾身一下就冒出一股汗液。他的感知太強了。稍微感覺到惡意就會產生反應,所以剛才那張桓對他的動作會使得他渾身冒油汗,這也是感知力太強的後遺癥。

    他看著四分五裂的武士兵俑,艱難的說道。

    "呵呵呵,小家伙有些意思,你天生力氣就這麼大?"

    這個時候銀花老母忽然走了過來,捏捏他的手臂說道。那文立果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但阻止也沒有用,她太厲害了,無聲無息的就讓人死去,完全看不出破綻。

    不過奇怪的是,那文聖杰竟然不太害怕銀花老母。

    "婆婆,我大小就吃的多,是常人的十倍。後來力氣就變得很大了,再後來。同齡人從來都不跟我玩,只有哥哥才跟我玩。再後來他們都不理我啦,家里人都不喜歡我,只有哥哥帶著我玩。"

    文聖杰看著文立果的目光,充滿著儒慕之情。

    文立果死死的盯住銀花老母,拳頭捏緊。

    "呵呵,可憐的孩子。婆婆累了,你背婆婆一段好嗎,婆婆到時候送你一件東西。"銀花老母說道,眼中光彩莫名。

    文立果想說什麼,但卻被展飛鵬拉住,示意他沒有感覺到惡意。

    "好啊。我背婆婆,不要婆婆的東西。"文聖杰听著,抓起銀花老母就抗在肩上。嘿嘿直笑,還挪了挪位置,讓銀花老母坐的更舒服。

    那銀花老母神情一怔,似乎想起來什麼。他呆介巴。

    "大仙,你覺得這老婆子,到底是什麼意思,一會正派一會邪派。一會有邪惡,一會又童心未泯麼?這家伙會不會有危險?"

    這家伙的力量,是可以作主要戰力的,他身材簡直就是天生當肉盾的料啊。

    "應該不會,這老婆子只怕另有目的,而且她身上的秘密也不小。文聖杰這小子應該會得到一場造化,放心吧。"黃大仙這麼一說,我就放心了,走到前面去拍拍文立果的肩膀,示意他沒事。

    文立果沉默了片刻。才罷休,不過一直在偷偷看著文聖杰,生怕他出現問題。

    我安排了隊形,文聖杰作為肉盾的存在,帶著銀花老母走在最前面,緊接著胖子展飛鵬走第二位。他不停的感知這著方位,讓文聖杰改變方向。文立果與展飛鵬走在一起,保護他的安全。

    我與姚風眠走在中間。隨時策應,破玄道五人則負責殿後。

    將後背交給軍人,我相信,因為破玄道他們是真正的軍人。

    至于得到的東西,我很明智的沒有去分配到底誰得,因為我不清楚會出現什麼問題,所以我的方案是誰先得,誰就拿。

    其實我們的目標都是神農鼎,其他的對我們來說都有些雞肋,除了能增加實力的物品。

    那就各憑本事吧。

    "對了隊長,你背的,不會真是一件神器吧。"

    那展飛鵬忽然將肥臉湊過來,笑嘻嘻的說道。我眼角抽搐,給了他一腳,我發誓他要是再轉過來。我就一刀劈了他。

    有文聖杰開路,的確是順暢多了。後來他學著之前劉徐的樣子,抓了兩把石劍在手中,竟然差不多合適。隨即他就像開了掛似得一路砍殺,仿佛不知道疲憊是什麼。

    這時候,破玄道將一張地圖給我,說是探測到的帝陵地圖,我打開一看。

    帝陵除了前殿以外,大部分宮殿群呈現出品字型結構。剛才我們就在第一片宮殿與第二片宮殿群的接口處,我猜想那些兵俑應該是各自有著自己的範圍,無法逾越。而且在這地圖上,還標注了可能是墓穴密室了兩個地方。

    當我將這個東西拿給文立果看的時候,他無比篤定的指著其中一處說,就是這里。

    對于一個盜墓賊的專業素養,我還是十分相信的。我確定了現在的位置,立刻指揮文聖杰向右邊的通道前進。

    有著文聖杰,還有破玄道,我們前進的速度快多了。

    一路勢如破竹,有如神助,那文聖杰,簡直是越來越凶悍,完全沒有了羞意。

    這就是初心的威力嗎?

    "隊長。"

    破玄道忽然靠近了我的身邊,用真氣在我耳朵里爆出一道聲音來。這道聲音若不可聞,乃是一種傳音技巧。我听他叫我,立馬緩了緩腳步。

    這個破玄道,應當是按照李師叔的指示來的。李師叔跟我密謀要搗毀檔案局,但是此時還是有著合作的,檔案局不會撕破臉皮。甚至是在得到神農鼎的時候,這些軍人都值得信任。

    此時他向我傳音,必定是發現了什麼。

    "後面有兩尊武士兵俑,一直跟著我們,雖然其他的也在跟著,但這兩個不同。"

    看到我緩了一步,破玄道說道。

    我一怔,忙用余光往後看去。

    在後面有數十個武士兵俑追了上來,他們的腳步整齊劃一。本來沒有什麼異樣,但是我發現,其中有兩個武士兵俑,雖然動作一樣,但總覺得有一絲滯礙感,似乎無法與其他武士兵俑協調。

    我擋開旁邊飛來的箭矢,想了想。

    "大仙,這兩個武士兵俑,明顯是有人控制。我覺得,這個隊伍里,有人在搞鬼。"

    我說道。

    "按理說蠱蟲只能控制活物,對死物沒有用的。但是我想不到這個隊伍里除了銀花老母之外,還有誰會來控制武士兵俑偷襲,根本不值得。"

    黃大仙也說。

    的確,第一,蠱蟲是沒有辦法控制石頭的。

    第二,鑰匙銀花老母真的要殺我們,何須這麼麻煩?但如果不是銀花老母,那又是誰呢。

    展飛鵬有可能控制,他有強大的感知系統,代表著他的神魂很強,那麼他會不會有可能是那個人呢。

    文立果也有可能,他尖嘴猴腮,沉默寡言,特殊能力是偷。但如果真的只是會偷的話,怎麼可能修煉到金丹七轉,他會不會有其他的能力?

    破玄道是不可能了,他們光明磊落,絕對不會下陰手。

    我至今還記得,二十多名軍人悍不怕死的軍人撲殺向長劍,但卻被長劍一劍斬爆的場景。

    這種人,就算是敵人也會生出無盡的敬意來,不會是他們。

    那文聖杰。

    好吧,這個智商低到可以忽略不記的家伙,當真是沒有那個心思的。

    至于姚風眠,他的本事我都清楚。

    若真是姚風眠的話,我就赤裸全身站到龍虎山讓他們把我辱罵至死。

    "沒關系,大仙,你時刻注意著這兩個家伙的一舉一動,爭取從中找出蛛絲馬跡來。只要小心,絕對會沒問題的。"

    我說道。

    此時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任何一個人就是那兩尊武士的主人,若是貿貿然說出來一定會讓人之間產生隔閡。況且,這些武士兵俑是有著勢力劃分的,不同部隊是不能同時在一堆,不然會自動視為敵人。

    踢踏踢踏!

    忽然,就在此時,我听到幾聲踢踏之聲。

    我朝右邊的通道看過去,頓時暗罵了一聲真是夠了。

    卻見十名兵俑騎著馬從通道中踏出來,武士兵俑紛紛退散。馬蹄在地上不斷擂動,馬上戰士免冠束髻,身穿短袍,挽弓攜箭,不帶頭盔,不著鎧甲。他們英武非常,先是射了數箭都被我等擋開,于是奔到進前,揮舞著斬馬刀朝我們砍殺而來。

    騎兵!

    "不能硬解,那斬馬刀有問題。"展飛鵬大叫道,我聞言立即用劍脊去撥斬馬刀。

     嚓!

    劍直接從中斷裂。

    我操!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