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一章詭異的女子

第九十一章詭異的女子

    只見到一個白衣女子慌不擇路的往這邊跑來,她的鞋子都沒了,衣衫凌亂,頭發也散亂著。在她的身後有三個武士兵俑朝她跑來,前面也有好幾個兵俑堵住她的去路。此時她腳下一絆,竟然直接跌倒在地。

    眼見一名武士兵俑的石劍就要將這女子斬成兩半,我知道不能猶豫。

    "聖杰,救人!"

    我吼道。

    文聖杰立刻就反應過來,他好似一團旋風奔出去,快的好似跑車。然後整個肩膀一側,轟的把那武士兵俑撞飛一丈多遠。他呆叉亡。

    然後他扛起那女子,就跑了回來。期間無論是一個也好,兩個也好,他都將這些武士兵俑直接撞翻。

    這小子,力氣又大了不少!

    那女子被文聖杰扛起來,驚呼一聲,隨即就見著自己被一把摔在地上,頓時眼淚都滾了出來。

    "多謝先生相救。"那女子見著我們這麼多人,顯是有些害怕。向文聖杰道了一福。便站到他身旁。而文聖杰一見這女子過來,便滿臉通紅,連忙側開。而那女子抿了抿嘴,又跟上去。

    文聖杰更尷尬,向文立果投去求助的目光,卻見文立果雙眼看天,不發一言。

    他又向我看來,我砸吧了一下嘴,故意不看他的眼楮。

    隨即他求助的目光又看向銀花老母,但銀花老母卻嘿嘿直笑,看了眼那女子之後,轉過身去。

    他又看向那女子,卻瞧見她瓜子臉,櫻桃小嘴。瓊鼻似削成,雙目如漆星,鳳眼含淚,柳眉之間竟然有一顆紅痣。越瞧這女子,文聖杰越是覺得這女子美的好似天仙,呼吸都重了一分。好在他初心方在,沒有迷失了自己。

    想了想,文聖杰從懷中摸出個皺巴巴的饅頭來,撓撓後腦勺,遞給這女子,說道︰"吃嗎?"

    那女子見到文聖杰直愣愣的看著她,臉頰一紅,搖搖頭,卻接過了饅頭。

    啪!

    文立果一巴掌捂住了臉,滿臉的恨鐵不成鋼。

    "女娃娃,頂上三花也來湊熱鬧。不怕死無全尸?"展飛鵬卻是渾人一個,盯著那女子道。

    這女子看著二十五六歲,頂上三花的修為也算不錯。但是,現在的諸位最低的我都有金丹五轉,她只怕是有些危險的。

    "我與同伴走散了,他們很多人為了保護我,都被殺了。而且,他們不也是頂上三花境界麼。"那女子一愣。隨即眼淚娑婆的指著姚風眠和破玄道五人道。

    姚風眠一言不發,也不反駁。

    "你叫什麼名字。"我越瞧這女子就越是眼熟,黃大仙卻說自己沒有見過她,但是我卻想不起在哪里見過此人。

    "我,我叫姜彩霞。"

    隨即她頓了頓,又道︰"我能跟著你們嗎,這里實在太可怕了。要是你們到時候覺得我累贅,就把我丟下吧,反正我也習慣了。"

    那女子說著,哧哧的掉下淚來。

    見到這個女子掉眼淚,銀花老母卻是赫赫一笑,並不答話,只看著那姜彩霞。

    文聖杰一見這女子掉眼淚就急了,眼巴巴的看著我。

    我雖然覺得此女來歷有些蹊蹺,但是終究只是頂上三花而已。翻不出什麼花樣,于是點了點頭。

    "走吧,現在就去湖心那島上。"

    銀花老母說道。

    我們頓時就跟著她的腳步往前走,走了幾步我才發現不對,不應該是我在發號施令麼?但這個時候已經不是想這個事情的時候了。

    一行十二人來到最後一段路程,此地鑄成了碼頭的樣子,足足能容納二三十個人站立。

    此處能看得清楚點了,那湖心島離此地有一里多的距離,宮殿也隱隱可見,就好像是被馱在鯨背上。而帶著水銀的霧氣與碼頭的地方,竟然天然形成一篇屏障,好像被什麼東西擋在外面。

    "怎麼上去?"

    展飛鵬就問道。

    銀花老母不理他,比劃了一下距離,就對著文聖杰說道︰"小子,你能把婆婆丟到對面去嗎?"

    是了!

    這文聖杰力大無比,竟然有傳聞中楚霸王力拔山兮氣蓋世的架勢。然是讓他將銀花老母扔到一里多二里遠,這可能嗎?

    "嗯,原本是不可以的,但是現在勉強可以。"

    文聖杰也比劃了一下,這才說道。

    這銀花老母在文聖杰身上,鍛煉他,就是為了這個時候嗎?

    心機好重!

    "好,你現在去抓一個武士兵俑過來。"

    銀花老母點點頭,說道。

    文聖杰立刻撲了出去,不到半分鐘就將一個武士兵俑手腳打斷,抓了過來。那武士兵俑本來還在扭動的,但此時一出大門,就停止了動作,還原成了石像。

    "你現在拿著它,在水銀霧氣中揮舞一下。"

    銀花老母點點頭,又說道。

    聞言文聖杰馬上照辦,頓時只見那水銀霧氣中露出一個缺口來,而那兵俑上卻聚集了許多水銀珠子,啪嗒啪嗒的落在甲板上,隨即又往湖里滾去。而那個缺口,卻緩慢的在愈合。

    甲板,兵俑都毫發無損。

    這里水銀,真的對帝陵的物品不會產生傷害。不過看到此處,我也知道了銀花老母的算盤。

    銀花老母對著五名戰士,說道︰"繩子,有吧。"

    破玄道從戰術背包中取出一圈鋼索,足足三四公里長。

    "小子,你先把這兵俑,切成兩半,然後狠狠的丟過去。"

    銀花老母說道。

    文聖杰雖然不解,但是也是照辦,他先將這個兵俑的腦袋切下來,然後又把身體切了一半。舉起半邊身體正要丟的時候,卻發現那石頭腦袋一滾,竟然有一條紅色的絲線從鼻孔中爬出來。

    嗖!

    只見寒芒一閃,文立果的掌中就出現一根針直將它釘在地上。

    嘶嘶嘶嘶!

    這紅色絲線,卻是一條小蛇,扭動了片刻之後才一動不動的趟在那里。我一瞧,卻見它只有筷子那麼長,比筷子還細。而它的額頭上生長著一個小小的角,渾身鱗片都是紅的,腹部有一條金色的絲線。

    這是什麼?

    "就是這東西,控制了石像!"

    黃大仙說道。

    原來此物,乃是傳說中的紅線蛟,可以吸食人氣,控制死物,但是有著極大的限制,看來這紅線蛟必定是被控制了。

    不過想想,蛇類千年成蛟,這秦皇帝陵可不止一千年,成蛟也正常。

    只不過沒想到蛟,這麼小,這麼弱。

    那這帝陵之中這麼多兵馬俑,到底有多少紅線蛟,難道真的有一百萬那麼多嗎?

    "就是這東西,哼。"展飛鵬一腳踏過去,就要將它踩死。

    但銀花老母卻死死的盯住了他。

    "想死你就踩,這東西就算死了,也可以讓踫到他的人魂魄都被吃掉,你這一腳踩下去,嘿嘿嘿。"

    銀花老母嘿嘿直笑,這東西之所以要俯身兵馬俑,就是為了讓人的恐怖情緒達到最大。

    眾人頓時毛骨悚然。

    "好了,小子,開始吧。"

    銀花老母笑道。

    文聖杰先是跑去捕捉了幾頭兵馬俑,隨即又將紅線蛟釘在地上,然後他舉起半塊兵俑的身體,使出了全身力氣,丟了出去。

    然後就見著空氣中出現一個通道,但在緩緩愈合。

    文聖杰趕忙將銀花老母丟了出去,此時銀花老母將鋼索帶著,輕巧落在對岸。

    岸上果然也沒有水銀霧氣。

    "快過來吧!這鋼索堅持不了多久。"銀花老母叫道。

    我們一看,果然,那鋼索上沾了不少水銀。文立果立刻將鋼索這一頭拴在房梁上,一人抓著一塊石頭當盾牌就往對面滑過。

    文立果,文聖杰,展飛鵬,破玄奇五人,相繼過去。這邊岸上只留下了我,姚風眠和那女子。

    等姚風眠抱著石塊劃過去時,我卻盯住那女子。

    "你究竟是誰?"

    "啊,救命!噗通。"

    就在此時,姚風眠忽然叫道,隨即就听到落水聲。

    糟了!

    而那女子,卻笑的十分詭異。

    ps:

    第四更,另外,馬上小面包就要離開封無神國,去龍虎山禁地拯救高冷哥了,求鑽石助力,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