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番外妖王帝翎本章免費

番外妖王帝翎本章免費

    今天四更結束,可能很多人看過了,沒辦法去微博看的朋友,我復制過來了——

    龍虎山,道教聖地,氤氳之氣彌漫在山峰間,使得本就仙氣十足的龍虎山顯得更加的瑰麗而又壯觀,宛若仙人洞府一般。

    事實上現在的龍虎山之所以能在失去了龍虎雙脈,依舊可以在玄門中擁有無與倫比的地位,除了本身家底厚實之外,還有一個只能在龍虎山天師堂的卷宗里才能看得到的密事。

    那便是在兩千年前,龍虎山祖師爺張道陵在世時,于龍虎山禁地之中用九天鎖鏈陣封印了一頭妖族大聖,千百年來,那九天鎖鏈陣無時不刻在汲取著這妖族大聖的氣運和能力,直到明朝年間,那妖族大聖這才脫困而出。

    知道這件事情的人,目前整個龍虎山天師堂中,絕對不會超過十個。

    而知道那妖族大聖名字叫白琉璃的,整個天師堂中知道的不會超過五個。

    因為這件事情牽扯到妖族和玄門之間的恩怨,所以當初將白琉璃救出來的那位大能和當時龍虎山的掌教張天英約定好,若是此事了了,那便萬事皆好,若是此事天下皆知,那他也就不會去估計什麼龍虎山祖師爺張道陵的面子,直接滅了整個龍虎山。

    那位將白琉璃救出來的大能便是妖族十族中地位最超然孔雀一族的王,孔雀王。

    孔雀王的名字叫帝翎,當然知道這個名字的人很少,很多人也只知道他叫孔雀王罷了。

    傳說孔雀王長有一副能讓人心跳戛然而止的絕美面孔,即使是男人見了他的真實面目,都會呼吸加快,所以孔雀王從不以真面目示人。

    想要認出孔雀王的樣子很簡單,首先,他的聲音極其的柔美,听到後便難以忘懷,其次,他有一件妖聖稠袍。

    當年孔雀王橫空出世,打遍妖界排名前十的大妖無敵手,每當擊敗對方,他不會殺死對方,只會讓對方留下身上的本命物,許多妖族在能化形後都會有本命物,那是從獸形化作人形的證明,譬如魚類化形會有一顆月明珠,鳥類化形會凝聚出一根羽毛,其他的獸類也會有各種本命妖物。

    當孔雀王打遍妖界無敵手後,便用這十種珍稀本命妖物煉制出了一張有史以來最為貴重,也最為恐怖的稠袍,事實上,這件稠袍也被妖族中人稱之為妖聖稠袍,因為打那以後,孔雀王便放出話來,擊敗他後,便可得到這綢袍,成為妖族至強者。

    當然,前提是,想要和他戰斗的,只能是實力達到妖族大聖級別的大妖。

    數千年來,妖族中每當有大妖崛起,總會去同那孔雀王戰斗一番,但結果卻是被留下了自己的本命妖物。

    而孔雀王那件妖聖綢袍上的本命物也從十種,增加到了三十六種。

    當然,這也更加坐實了他作為妖族至強者的稱號。

    只是孔雀王嗜睡,除非有人來挑戰他,或者他忽然醒了,想要周游諸國,否則他便會一直沉睡下去。

    而事實上,妖族中人只知孔雀王嗜睡,卻不知孔雀王為何嗜睡。

    造成孔雀王嗜睡的罪魁禍首,便是那尸王魁,不對,現在叫做朝。

    那一戰除了孔雀王和朝之外,根本沒有人知道結局究竟是孰勝孰負,只知道打那之後,孔雀王嗜睡不問世事,而朝則帶著那名叫做牧的小女孩去了極北之地,此生再不踏入中原一步。

    當然,也同樣沒有人知道,每次孔雀王甦醒過來之後,便會去那極北之地同朝一戰。

    這一日,孔雀王從大雁塔離去,便立馬又去了極北之地,當他到了那一片冰原後,伸出手來在虛空中一點,點開道道漣漪,很快,一名肩膀上坐著一個粉雕玉琢小女孩的白衣青年從那冰原深處走來。

    白衣青年的目光很是冰冷,又或者說是木訥,似乎並沒有將所有的一切都放在眼里,又或者說,根本沒有多少感情因素在里面。

    只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那名白衣青年走路很是小心平穩,生怕將自己肩膀上的那名小女孩給顛到。

    “帝翎,這麼多年了,你還是不肯放棄,我和你說了,你打不過朝的,朝是最厲害的!”坐在朝身上的那名小女孩對著孔雀王老氣橫秋道。

    孔雀王輕聲的笑了笑,“我打不過他,可他也同樣打不過我啊!”

    那小女孩冷哼一聲撇過頭去,“了不起嗎?等我長大了,你還能是我對手嗎?”

    “牧,實話說,我可真羨慕你,這是你第九次轉世了吧,每一世朝都會將你找到,並且保護起來,這一點來說,你可比龍虎山那位要強太多了。”孔雀王輕聲笑了笑,開口說道。

    牧皺了皺瓊鼻,開口說道,“別拿我和那位比,我可不是對手,每當我達到最強的時候,便又是一個新的輪回開始,我想要陪在朝的身邊,僅此而已。”

    朝似乎有所感應,抬起頭來看了一眼牧,牧輕聲笑了笑,伸出肉嘟嘟的手來摸了摸朝的腦袋,旋即看向孔雀王,冷聲開口說道,“你此次前來,又是來找朝的麻煩的嗎?”

    牧話音剛落,朝那木訥的眼楮便帶著一絲冷意,慢條斯理的將牧從他的肩膀上放下來後,和牧對視的那一霎那,朝的眼眸中有了一絲柔情,旋即身上的氣勢開始陡增起來,直直的朝著孔雀王撲去。

    孔雀王伸出手指來彈了一下,那氣勢便直接破碎,他輕笑著開口說道,“我這次來可不是來打架的,我是有要事來和你們商量的。”

    “什麼要事?”朝開口詢問了一句,聲音嘶啞生澀到讓人感覺難受。

    “前兩日,華山陳摶斬天,你知道嗎?”孔雀王開口說道。

    牧又重新爬到朝的肩膀上,開口說道,“陳摶是個人物,雖是後輩,卻讓人感覺自愧不如。”

    “那一日陳摶劍破天門,被我看到了一些不應該看到的東西,所以,我是來找你談合作的!”孔雀王開口說道。

    “什麼不應該看到的東西,合作,又是什麼?”牧抬了抬眼皮,開口說道。

    “天要變了。”孔雀王伸出手指指了指天,嘴唇動了動,牧的臉色大變,看向孔雀王,開口說道,“此話當真!?”

    “自然。”孔雀王輕聲一笑,“這麼多年的交情了,我是那種會騙人的人嗎?”

    “你是妖。”牧輕笑了一聲,充滿嘲諷。

    “行了,我們討論下合作的事情。”孔雀王開口說道。

    “說吧,你的想法是什麼?”牧開口說道。

    “他不仁,我們便不義,所以我想,找個時間,人魔妖三族,齊攻天界,真真正正的破一次天門,逆天改命!”孔雀王輕笑了一聲,開口說道,“陳摶劍斬天門,願天下人人如龍,那我們便遂了他的意又如何?”

    “我要考慮考慮。”牧看了一眼,開口說道,“你應該也清楚,我就是不願意罷了,願意的話,我可以去玄門唱名,當個天仙,也挺不錯的啊。”

    “你不會那麼做的,你應該清楚那麼做的後果是什麼,他想讓你死,你就得死,你不會喜歡那種感覺的。”孔雀王看向牧,開口說道。

    牧沉吟了一會兒,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是個瘋狂的想法,我不相信你能成功,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你成功了的話,我可以到。但你若沒成功,我不會去送死!”

    “好!”孔雀王大笑一聲,“那我就靜候佳音了。”

    “等等!”在孔雀王即將離去時,牧攔住了他,“你真人長什麼樣?”

    “這個重要嗎?”孔雀王回眸一笑,身子帶著那件華麗的妖聖稠袍慢慢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