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二章神農鼎之爭一

第九十二章神農鼎之爭一

    "王盼,沒想到還是被你看出來了,不過你不想死的話,就按照我說的話去做,帶我去陵墓。不然你們全部都要死。包括你身後的那個人。"

    姜彩霞指著我身後大洋的繭子說道,隨即她的頭發飄動了一下。道︰"還有半個時辰,你別忘了。"

    那女子說著輕松的舉起一塊石頭,滑行過去,而在他的頭發之間我好像看到了一雙眼楮。

    是她嗎?

    應該是沒有錯了。

    這個女子就是在那前殿之中,震懾了所有人的發鬼。只不過似乎不知通過什麼方法得到了肉體,到了這個地方來。但是為什麼,這發鬼明明是要阻止人進入到帝陵的,現在混入其中又是個什麼意思,她到底想要得到什麼。

    我不發一言,舉起剩下的兵俑就滑過去,因為這繩子快要斷了。

    嘩!

    在滑動之中,我就感覺到這繩子搖搖欲墜,已經被腐蝕了許多。就在滑動了四分之三之後,因為身體太重。竟然緩緩慢了下來。

    我頓時心里一驚,不會吧!

     !就在我暗中說話之時,身後傳來一陣斷裂聲。

    糟了!

    我神魂大震,不過就在我要下掉的時候,破玄奇忽然扔出一截鋼索來,我連忙抓住,隨即被他拉上了岸。

    好險。

    我向破玄道投去了感激的目光,隨即靜下來,打量周圍。

    這是個只有一層的大殿,只有數丈高,四方都是鏤空的柱門,大殿之中空空蕩蕩,只有一尊巨大的三腳銅爐和一個玉石蒲團。那銅爐的蓋子已經打開,內中似乎還有著氣息冒出。

    "很難明顯。這個地方是煉丹的地方。但已經沒有什麼寶貝了,煉丹爐之中的丹藥,被取走了。"

    文立果的臉色不太好看,明明入了寶山,卻偏偏什麼都沒有得到,對于一個賊來說,這是最高的侮辱。

    不過也沒有關系,先找找有沒有什麼線索。

    姜彩霞恢復了柔弱的樣子,跟在文聖杰身後寸步不離。而文聖杰也是走一步,就看一下她。我想提醒他,但想了想,無法斷定她會不會因此遷怒而殺了我們。

    這也真是悲哀,一個隊伍之中竟然有著兩個不確定因素。

    大殿只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在正中央是銅爐。我們在地上到處尋找,卻是一無所獲。這個時候我留意到姜彩霞看著那銅爐,似乎在提醒著我。我連忙會意。來到了銅爐的旁邊。

    這個銅爐足有兩人高,四人環抱剛剛能將它抱住。

    我轉了兩圈,卻沒有發現什麼。我想了想,忽然注意到銅爐的三只腳,這三只腳竟然有挪動的痕跡。

    按理說,煉丹爐一般不會隨便移動,但為什麼這丹爐卻要移動呢。

    "聖杰,你來幫忙推一下。"

    文聖杰听到聲音。就來到我的身邊,兩手搭在上面,手臂上的青筋高高鼓起,他腮幫子都咬的緊緊地。

    喝!

    高聲一喝,銅爐卻是紋絲不動。隨即,文立果,展飛鵬和我並排站在一起,朝那痕跡移動的方向推過去。

    直到破玄道五人加入,那銅爐才嘩嘩嘩動了一尺多。

     嚓!

    還沒等我們高興,地下忽然出現一個窟窿來。眾人不備,立刻就墜落下去,我只好蕩起真氣,讓大洋少受點傷。然而此時,有兩個人卻沒有隨著我們一起落下。

    姜彩霞,銀花老母。

    這兩人相視而笑。有些耐人尋味。

    "你,就是發鬼吧。"銀花老母忽然一口就道破了真相,饒有興致的說道。

    姜彩霞一愣,沒有想到這個老嫗如此厲害。

    "你也發現了文聖杰身上的秘密?"姜彩霞卻忽然一笑,淡淡的說道,其實這也是她願意在文聖杰身邊待的原因。

    "各取所需吧,我知道你的目的不是神農鼎!"

    銀花老母哈哈一笑,便跳了下去。

    姜彩霞沉默片刻,也跳下去,速度竟然好似鬼魅。

    不對,他本來就是鬼。

    通道足足有六七里長,是斜著的沒有一絲的彎折,方方正正,好在大家都有真氣護體,沒有受到多少傷害,直直到西邊落下。

    咚。

    大家紛紛落在地上,還滑行了一段距離踩到凸起的邊緣,這才站住腳。他貞島亡。

    隨即大家才發現,這竟然是個巨大的地下空間,他們就站在一個四方形巨大空間的東邊,在邊緣處,有著凸起的邊沿。而在這邊沿之中有一條凹槽,內中竟然嘩啦啦的流淌著水銀。

    我咦了一聲,這里也有水銀。

    "呵呵,你們還真是命大啊,竟然只是死了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

    就在此時,我听到一個聲音傳過來,抬頭一看,果然是劉徐一行人。這麼看來的話,這個地方就是那土封的下方了,也就是秦始皇墓穴,地宮的所在。

    我往下一看,卻忽然驚呆了。

    只見一層層往下去,九級石基邊緣處都有水銀流淌。呈現階梯往下,第一級階梯有二百丈以上,到最後最底下一級階梯,只剩下一百丈。東西的中間各有一條墓道往上,而在底部的中央,有九個正方形石台並排排列,石台下面流淌著水銀河流,水銀水位在下降,已經慢慢露出了石台上的東西。

    那是九口大鼎,青銅所鑄,造型各異。

    秦始皇奪的九鼎?

    九鼎四周,卻有十二個高大的金人在守衛著,這是秦始皇止天下刀兵,鑄造的十二金人。但,最讓我不可思議的,卻是中間那一尊大鼎之上,有一人盤坐虛空。

    李師叔!

    李師叔盤坐在那邊,頭頂上無數的丹藥好似一條長龍似得,一顆顆破碎,被他吸進體內。

    隨即,他的氣息就變強了。

    "沒想到天君廟之中所有的丹藥都被這小子奪取,現在還在這里借神農鼎散逸的藥氣來增強修為,可惡。"

    張桓直接就開罵了,絲毫不給然留下余地。

    他猛然沖了出去,但到第三級階梯的時候,確實被彈了出去。

    "沒用的,這里有著結界,出來那個變態,誰還能過去。"余焦看著李師叔,面色有些難看。

    那些丹藥,可足夠十個人從金丹一轉到金丹二轉。但是李師叔的消耗卻在普通人五倍以上,竟然消耗了足足三分之一,才忽然升了一級。

    他已經是金丹六轉!

    好可怕的李師叔!

    "來了?神農鼎有結界,你若能進百丈,就可以被你收服。"

    李師叔說。

    我頓時感覺到是被一個亙古存在的大能在說話,他的氣息太強大了,比起之前還有些平易近人的樣子,實在太差。

    結界?我連忙走了出去,果然看到了結界。

    眾人試了試,卻沒有辦法,不過我試了試,感覺也不是很難。

    原來秦始皇修建這墓地之後,就到處去尋找能鎮壓陵墓的存在,後來發現定九州之九鼎,便取之為鎮墓之物。後來有一鼎失落,恰好他有得到了神農鼎,于是就將神農鼎作為陣眼了。

    我的余光看著姜彩霞,只見她盯著那中間的神農鼎,下面露出的東西,眼神復雜。

    水銀水位下降,露出其中的東西,只見在神農鼎的旁邊,出現一具石棺,石棺好像有力量將水銀擋住落不進去。只不過從上望下去,便見得石棺中有一個面具,衣袍,還有長劍,八卦護心鏡,等等。

    面具?衣袍?長劍?護心鏡?

    我心中的青鼎猛然一跳,引動了懷中的玉佩震動,隨即又隱沒下去。

    這是巧合嗎?

    不過我的能力已經跟我融合,我還是再觀察一下。

    "既然大家,都不願意去得到那神農鼎的話,我來試試!"陳展忽然笑道,然後走了出來,緩緩踏出了第一步。

    嗡,氣波震動,結界顫抖了一下。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