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三章神農鼎之爭二

第九十三章神農鼎之爭二

    陳展走了一步,結界亮起,但卻被陳展抵擋住。他走了三步,走的艱難無比,隨即結界光芒大盛。陳展腳步竟然搖搖欲墜。而這個時候陳展又走了一步,反推之力更強了。

    "無量壽福!"

    陳展說道。

    隨即在他後腦升起寶光華輪,皓皓天光如太陽般耀眼,他的純陽金丹竟散發無窮威力,隨即她又走了幾步。只不過,直到第十步,他終于忍不住,額頭滲出了汗水,走到第十三步,被震了回來。

    我有些驚訝,連陳展都擋不住麼?

    "好個九鼎,方圓百丈之內都有著巨大威壓,仿佛要將人骨頭都壓碎。這種感覺就像是斬了自我的陸地神仙一樣,甚至還要更強。我進不去!"陳展說著,便搖了搖頭。回復自己的真氣。

    可是,問題來了,既然他都進不去,那麼李師叔是怎麼進去的?

    我忽然想起李師叔在僵尸將軍府前斬了空間,心道李師叔大約也是這般進去的。

    姚風眠死了,就不能知道那神農鼎缺失的一塊是什麼。

    "李先生,能進結界,還請奪下神農鼎!"破玄道站了出來,五人聯手一試,卻都宣告失敗,于是拱手叫道。

    劉徐陳展側目,似乎也在等待著李師叔回答。

    李師叔默默的吸收著丹藥,似乎根本不把其他的事情放在眼里。

    "答應你們的事情,我會辦到。但我不需要你教我,現在這神農鼎,不是我的。"

    李師叔開口,他的目光如劍鋒般銳利,隨即指著我說道︰"你來。"

    我一怔,隨即整理了一下衣帽,將大洋緊了緊,來到東邊的墓道。這里是堂堂正正的入口,我就要堂堂正正的走進去。

    姜彩霞一進來,就看著石棺中的面具在發呆。這時看到我從墓道準備下去,頓時眼中充滿著期盼。

    "就連陳展也不行,這個小子,最多走三步就要被震回來。"

    張桓哼了一聲,自知打不過李自在,瞧見他指點我進去,卻是直接哼了一聲。展飛鵬听到這個聲音。頓時捂住自己的耳朵,似乎受到打擊。

    我沒有理他,深吸口氣,一腳踏進了結界中。

     嚓!

    我就感覺到身上壓力倍增,好似有一座大山將我壓住。我不由得調動起渾身功力去抵擋,這才緩緩消減。背後的大洋倒也沒事,因為他的存在,在另外一個空間之中。

    我調整了一下。又艱難的邁出步伐,每動一下就感覺是有一百個人在拉我。

     !

    我渾身骨骼都發出響聲,吱吱嘎嘎的不知什麼時候堅持的住。我的渾身都滲出了汗液,真氣劇烈消耗。

    糟糕,這樣下去,必定會被震回去。

    大仙,大仙!

    可是黃大仙並沒有回應我,這個時候他也被著一股氣勢給鎮壓住了。我深吸一口氣,目中露出光芒。別人行,我為什麼就不行,為什麼我就一定不能走過去?

    我大吼一聲,腳步再下。

    轟!

    狂暴的壓力席卷而來,我渾身的力量都被這壓力直接碾碎,真氣點滴不剩,連血丹也都搖搖欲墜。好似連血丹都要崩潰,甚至就連神魂也要被碾碎。

    我的意識都模糊了起來,就連七殺變也來不及運轉,感覺自己就要死了。

    意識越飄越遠。

    我看到了重重幻象,生與死。

    "看吧,那小子果然受不了第三步,真氣都潰散了,馬上就要被震死,哈哈!"張桓看到我眼中光芒都渙散了,頓時哈哈笑道。

    姜彩霞的眼中,露出一絲失望。

    我連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誰,周圍好像有千萬魔鬼在朝我張牙舞爪,將這些幻象吞噬。

    突然,大洋的模樣出現,我知道他叫大洋,但卻被惡魔吞掉了。我心情開始急躁起來,隨即就是周小蠻,小幽,高冷哥的模樣出現。

    不!你們不能死。

    我更不能死啊!

    我的身體之中一股求生的意念忽然閃亮,就像是黑暗中的一絲光芒,將死亡的恐懼刺破。

    嗡!

    我體內青鼎的能量猛然爆炸起來,只見腦海中一尊青銅巨鼎轟然炸開與我身體融合,化為滾滾氣浪與外界相接,頓時我的血丹又被充實起來。

    我又走了一步。

    那張桓嘲笑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劉徐與陳展都是眉頭一掀,沒想到我能再進步。

    而在他們復雜的目光下,我不僅僅走了三步,而是四步,五步......

    一直走了三十丈!

    我體內的青鼎能量已經與血丹完全融合,這結界的力量反而幫我煉化了這能量,血丹被撐的滿滿的。

    "破開吧!"

    我咬牙低吼,再走一步。

      !

    血丹上出現一道裂痕,我雙目瞪圓,接連走了五步,那龐大的壓力重新升起,在我體內一沖。我立即借著這力量沖擊在這道裂痕上,直接讓它碎裂開。

    血丹,六轉。

    體內真氣轟然升起,多了一股厚重的感覺。我知道這是青鼎的功勞,他使得我血丹的威力,又增加了一層,這下子,我就真正的有了越級挑戰之能力,至少不會被高級別的修士碾壓!

    青鼎是為自身增加威力,讓人擁有舉鼎之力,當我青鼎之氣息融入身體之後,竟然能使得威壓減小。

    六轉血丹一成,渾身真氣更為順暢,我感覺這條道路,並沒有那麼的艱難。

    三十丈,四十丈,五十丈......

    直到我走到八十丈的時候,才又感覺到了那種壓力,越近,越是覺得這力量好似來自亙古。結界的力量壓制著我,我渾身都濕透了,但是真氣被鎖在體內不再流失。

    "我就不相信,他真的能走到下面。"

    張桓嘀咕著,實際臉上已經黑的好像鐵一樣。

    "剛才還說三步都走不了......"

    見到我走了這麼遠,狠狠的打了張桓一記耳光,展飛鵬心中高興,得意忘形的說了一句。

    "你說什麼?"

    那張桓蹭的一下就跳起來,叫道。

    "沒,沒什麼......"

    展飛鵬忙捂住了耳朵,驚恐著說道。他是被這張桓打怕了,已經產生心理陰影。

    銀花老母坐在文聖杰肩膀上,吧嗒吧嗒抽著旱煙。她似乎沒有心思理會這些,他瞅著九鼎旁邊守衛的十二金人,眼中卻露出一絲向往。

    姜彩霞就不一樣了,她的右手不停顫抖,眼中又是渴望,又是惱怒,但偏偏更多的是欣喜。

    "姐姐你怎麼了,餓了嗎?"

    文聖杰忽然湊過來,朝姜彩霞問道,文立果忽然有種想要一巴掌拍死他的感覺。

    此時此刻,我真的是騎虎難下了。

    外面狂暴的真氣就像是一柄柄大錘,打砸在我身上,越走越是感覺那力量變得更大。我渾身氣血都翻騰起來,吐出一口口濁氣。

    但我的身體就像是燒紅的鐵塊,越是被捶打,就越是堅韌。

    知道某個時候,就會變成最為鋒利的劍。

    我離九尊祭台,只有九丈,此處已經是一個平坦的通道,直通最東方的那個鼎。此時我的小腿骨已經出現裂痕,甚至渾身的骨頭都有碎裂。我很想休息一下,我的心里有著兩個聲音在打斗。他貞叉號。

    一個說︰休息一下吧,反正只有九丈距離了,一會走也是一樣。

    另一個卻說︰不能休息,只要一休息就會被打倒。

    那個沮喪的聲音又說︰放棄吧,不行了,還是休息吧。

    另一個說︰不能放棄,為了我所在意的人!

    我雙目中露出光芒來,對啊,還有很多人在等著我啊!我再次將大洋背緊,義無反顧的踏出一步。

     嚓 嚓!

    而就在我走入最後九丈範圍之時,十二金人忽然動了起來,竟然復活,朝著我所在的位置走來。

    我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們,來不及躲。

    ps:

    馬上大高潮要來了,接連不斷的大高潮,高能預警。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