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四章神農鼎之爭三

第九十四章神農鼎之爭三

    十二金人活了過來,它們手持青銅戈。這青銅戈,尖端的地方就有兩截冒出來,就像是一個"止"字。傳聞這種樣式的兵器是秦始皇將天下刀兵全部收繳之後,做出來的象征性武器。為的就是止干戈。所以這青銅戈,也叫做止戈。

    止戈,止干戈,止戈為武!多麼霸氣的秦始皇!

    可是我現在一點也不覺得霸氣,我現在只感覺到壓抑,恐懼,但是我又不能動,一動,我一樣的會垮掉。

    十二金人朝著我走來,我發現它們竟然有三層樓那麼高,隨便哪一個一戈下來,我都沒命了。就算是我在沒有受到壓力的時候,都抵擋不住一擊,何況十二金人的合擊。恐怕十二金人,連斬善念的存在都無法斬破。更何況是這封無神國中進入的只能是斬善念以下。

    這是秦始皇保護他的陵墓的最後一道手段,自然十分厲害。

    等它們走到了我的面前,舉起了止戈。我眼睜睜的看著,沒有半點辦法。

    止戈就要揮下,我嘴角依舊苦澀。

    "安心。"

    就在這個時候,耳邊忽然听到李師叔的話語。他的音量並不大,但是我一听到,就覺得安心,仿佛天塌下來也有人頂住了,仿佛地裂開了也會愈合。

    而就在聲音響起的同時,一道無形的波紋閃過,十二金人就同時停止了動作。

    然後,又是一道波紋閃過。

    嘩啦!

    十二金人好像推金山倒玉柱,碎成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碎塊。每一塊碎塊的切口都是十分整齊的。十二個腦袋堆在我的面前,竟然達到了我的胸口。

    就這麼碎了?

    "李先生的劍,果真是犀利,若有機會,定要以純陽拔劍術與你一戰。"眾人見到這一幕,無不心生神往之意,余焦見到這一幕,嘆息著說道。

    但是李師叔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直接無視,似乎在說,就你也配與我說劍嗎。

    余焦的臉頓時升起一絲潮紅,陰狠的看著李自在沒有說話。

    我松了口氣,但隨即又听到一陣嘶嘶的聲音。我頭皮都炸了,那是紅線蛟的聲音啊,莫非這十二金人,也是紅線蛟控制的。

    果然。那十二金人每一個腦袋都比人的身體要大些,鼻孔足有成人手臂粗。

    隨即便見著里面鑽出來一條手臂粗,足有三米長的紅線蛟。這紅線蛟身上鱗片呈菱形,頭上獨角翹起似珊瑚,而在它的眼楮周圍,生出了一圈白色的光圈,牙齒露在外面,鼻孔下生出兩條肉須。

    這紅線蛟。快要成龍了!

    "紅線蛟!"

    看到這東西,劉徐眼中生出了忌憚。當年只不過一只快要化為蛟的蟒蛇,都可以掀起無數殺戮,還要龍虎山長老以夢中斬殺之法去斬殺。這十二條紅線蛟,絕對是陪伴秦始皇數千年的蛟中之神,威力絕對不能小覷。

    他們看著中間那石棺的目光,也更為欽佩。

    好個秦始皇。

    壽命不過五十載,在位不過十幾年,就有這樣的手段和心智,太可怕了。

    "請李先生不要出手!"

    這個時候,銀花老母站立起來,跳到一旁的石階上說道。我頓時就要破口大罵,在這個時候你亂說什麼,你果然跟藏鋒是一伙的吧,李師叔不要答應她。

    "嗯。"

    沒想到李師叔就答應了。然後繼續吸收丹藥。這個時候他已經第七轉金丹了,氣勢無人能及!

    嘶嘶!

    十二條紅線蛟立馬撲上來,眼見著就要到我身旁。

    但是。

    這個時候從我身上迸射出十二道漆黑的影子,直接沒入十二條紅線蛟的體內,隨即十二條紅線蛟頓時劇烈翻滾,嘶嘶狂叫,似乎十分痛苦。

    "控神蠱,不錯。"

    李師叔說道。

    我隱隱約約听千佳音說過這種蠱蟲,是傳聞之中可以控制生物思想的蠱蟲,世間含有,她都對這種蠱蟲心馳神往,說如果有了這種蠱蟲,那麼百蠱證道的機會就會大大增加。

    但沒有想到這個銀花老母身上會有。

    更沒有想到,她竟然就在我的身上下了這種蠱,我與黃大仙根本毫無察覺。

    這老家伙到底什麼時候下的蠱。

    簡直防不勝防。

    過了一炷香時間,十二條紅線蛟就翻到在地。銀花老母面色有些白,見狀立刻大喜。

    "乖寶寶,過來吧。"

    唰!

    十二條紅線蛟翻身而起,嘶嘶的游動過我站立的位置,快速的來到了銀花老母身旁,爭先恐後的向她撒嬌。銀花老母摸摸這個,捏捏那個,臉上的皺紋綻開的像朵花。

    除了文聖杰和姜彩霞,其他人頓時離銀花老母遠遠的。

    他們面色都不太好看,誰都不確定銀花老母會不會在他們身上下蠱。

    "哼。我說過,我才沒興趣在你們身上下蠱。"銀花老母說著哼了一聲,轉眼便見到姜彩霞看著十二條紅線蛟,神情復雜。

    "怎麼,姑娘對紅線蛟有興趣?"

    銀花老母說道,姜彩霞卻搖頭。

    "沒有。"

    隨即她又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聲音說了一句︰"可惜了。"

    然後她又將目光轉到我身上。

    文聖杰摸摸腦袋,看看銀花老母,看看姜彩霞,又看看離自己比較遠的哥哥,想了想,便靠近了文立果幾步。

    我陰沉著臉,卻一句話也說不出,緊守真氣,然後緩慢的朝神農鼎走去。

    李師叔的劍控制的簡直精妙,那些金人的碎裂,卻正好留下一條通道給我。當我走過三丈的時候,身體滲出了一絲絲血液來,染紅了衣衫,染紅了背後大洋的繭子。落在地面上,拖出一條長長的血路。他貞他技。

    這個時候,我發現,水銀已經快要到底。

    秦始皇鑄造水銀池,象征著四海,九座祭台,象征著九州。而他坐擁中州,就是要告訴所有人,天下之濱莫非王土,天下之民莫非王臣。

    這天下,都是朕的。

    我沉默著,感覺著秦始皇的意志。終于,我踏上了東邊那一尊鼎的土地上。我的雙目之中都滲出了血液,我牙齒都快咬碎了。

    在我眼前是一尊橢圓的鼎,三足而立。其余的八尊鼎也是造型各異,方的高的等等。都三足,二耳,足足兩層樓高。而神農鼎乃是長方形,通體綠色,最為龐大。

    在神農鼎旁邊,就是一尊巨大的石棺,似乎神農鼎就是在祭祀石棺。

    我心中高興,但此時,我發現自己根本就不能動彈。

    就好像我周圍的空氣形成了固體膠狀,死死的將我擠壓住。就連我的思想,也有些凝滯。

    李師叔,幫我!

    時間不多了!

    李師叔此時已經將最後的丹藥吸收完畢,氣勢直接推高到金丹八轉,只見他呼了一口氣,猛然將氣勢再度推高,一顆金燦燦的丹丸從他腦袋上生出來,八道紋路之中間直接再次生出一道紋路。

    九轉!

    李師叔,九轉金丹成。

    隨即,李師叔雙目一凝,九轉金丹頓時被他目光斬碎。

     嚓。

    金丹碎。

    李師叔好像把什麼東西斬碎了,然後就見到金丹之中一道氣息凝聚成小小人的虛影,鑽回到李師叔的天靈蓋。

    媽的,是善念!

    李師叔把善念斬了?

    轟隆!

    忽然,一道恐怖的威壓降臨,只見大殿之中頂端忽然出現一片狂暴的雷電。這雷電紫的發黑,比起神農鼎威壓毫不遜色,甚至更為恐怖。

    最重要的是,它把我也給籠罩了進去。

    我剛剛突破了六重,它也要將我也砸滅了啊!

    果然,感受到我的氣息,天雷猛的暴漲一倍,形成兩只天眼,怒目而視。

    該死的,這是要殃及池魚啊!

    我連忙看向李師叔。

    可李師叔沒有看我,他負手而立,看著天雷。

    "肉身對我的禁錮,終于減小了。"

    他的背影,如山。

    他的脊背,似劍。

    ps:

    第三更,第四更我在盡快寫出來~~~今天五更,麼麼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