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五章神農鼎之爭四

第九十五章神農鼎之爭四

    鋪天蓋地的威壓聚集,李師叔周圍的空間都在不停碎裂。這是空間在排斥他,因為他斬了善念,所以這個空間已經容不下他。但是李師叔只是看了一眼空間裂縫,這裂縫的存在就被斬了。

    他把空間裂縫規則斬了。

    "好個李自在。這世上的確少有人能讓他看得上眼,我不如他,只怕真正的祖師爺,也不如。"

    劉徐沉默的看著,直到李師叔把空間規則給斬了,這才作罷。他小心的掩飾著自己的存在,不讓天雷發現,如果不這樣做的話他很容易也被拉進天雷之中。這種強度的天雷,哪怕他沾上一二層,都要魂飛魄散。

    他這話似乎自言自語,似乎說給余焦。余焦听聞此言,手掌放在劍柄上好久,但還是沒有勇氣拔劍。

    就連脾氣最狂躁的張桓,臉上也寫著一個服字。

    這邊,因為受到天雷氣息的壓制。十二條紅線蛟射射發抖。它們嘶嘶的鳴叫著,爭先恐後的朝外圍爬行,鮮紅的鱗片好似都黯淡下來。知道這種異類最怕的就是天雷,銀花老母嘴里唱起一首安魂歌,安撫著他們的情緒,她的目光卻落在姜彩霞身上。

    姜彩霞卻似乎不在意,直盯著我。

    而我,卻死死的看著李師叔,不願意錯過任何一秒。

    斬了空間之後,李師叔就望著上空的天雷,懸空而起。

    "來吧。"

    李師叔說。他的語氣十分奇怪,似乎落寞,似乎寂寞,似乎又帶著幾分挑釁的意思。

     啪!他貞以劃。

    天之眼越發深邃。威力驚人,地宮的表面都在發生碎裂,不過又因為空間裂縫而愈合。這一生一滅之間,規則越發深刻。它看著李師叔,好像蘊含著怒火。

    它之怒,就是天怒!

    天眼忽然跳躍出來,變化為一道雷電,眼目在雷電之中閃爍著。

    這才是真正的天雷,天罰之雷。

    轟!

    天雷炸落了下來,直襲李師叔。李師叔根本就沒有躲,他反而閉上了眼楮。天雷轟在他的身上,雷電閃爍,但卻沒有讓李師叔受到任何一點傷害,反而好像是在給他以洗練。

    就好像,天雷是在幫李師叔洗練他的劍,李師叔的劍。越來越鋒利。

    不過我沒有時間去看,去猜測了,因為足足九層的天雷砸在李師叔身上,另外一層,直奔我而來。

     嚓!

    天雷臨身,我就被砸的一暈,渾身骨骼盡碎,意識都要被這一下砸的泯滅了。但同時間。我卻是引動著體內天雷往懷中玉石灌去。

    嗡嗡嗡!

    玉石好像燒紅的烙鐵,吸收著天雷之力量,不斷轉化為藥氣灌注在我身上。頓時,我的身體之中碎裂的骨頭就開始愈合,內髒也隨之復原。然而天雷力量即便是一層,也足以讓我身體碎裂九次,又愈合。

    就在這九次碎裂之中我那血丹的力量也越來越圓滿,轉眼之間竟然穩固了修為。

    我吐出一口濁氣來,睜開眼楮。

    但此時,我忽然感覺到不遠處傳來一股吸力,然後身體不由自主的拔地而起。

    "這!"

    我大驚,揮揮手,但卻沒有成功停住。

    "安心,是神農鼎的召喚。"

    李師叔的聲音傳來,我轉頭一看。李師叔站在的面前。他的眼楮十分明亮,就好像整個天下都裝的進去,他的氣勢變了。以前,就像是一座大山在我眼前,但是現在我知道,在他的眼中,只有他自己。

    這是自我念?剛剛斬掉了善念,就領悟了自我念?剛才他的那句,身體的禁錮,竟然說的是他身體禁錮了他的修為?

    李師叔,你果然真的不屬于人間了!

    難怪那麼強的天雷都可以毫不在乎,李師叔太強了。

    陳摶死,李師叔就是人間止劍,人間第一!

    我听著李師叔的話,就平定下來。然後晃晃悠悠飄起來,落到了神農鼎的上方三尺處,這個時候我從上到下看到了神農鼎的面貌。

    這是個長方形的青銅鼎,足有三丈多長一丈寬,就好像一個巨大的房子。在內壁上,銘刻著各種各樣的字符。我一個都看不懂,比起甲骨文似乎還要古老,似乎開天闢地留下的痕跡。它在那里,雖然根本沒有話說,但是好像鎮住了整個山河。

    內中,滿是綠色的藥液,好像湖泊一樣。

    "將大洋扔下去。"

    李師叔說。

    我點了點頭,抖手將大洋丟了出去。在丟進去的途中,李師叔目光一掃,大洋渾身樹皮就碎裂成漫天灰屑,大洋光溜溜的就落進神農鼎的藥液之中。

    大洋落入藥液之中不久,便緩緩出現了呼吸。神農鼎的藥液不光是可以養身體。還可以養魂。

    "好了,就這樣保持七個時辰之內,必然可以無事。現在,就是你的問題了!"

    李師叔對我說。

    "我的問題?"

    我一愣,忽然間感覺到懷中一熱,便有一個東西滾落了出來。

    是那一枚玉佩!

    那一枚我在神秘山洞之中得到的無名玉佩,一直以來都以為他是可以洗練天雷的物品,但此時,我卻是無法確定了,沒有想到它跟神農鼎有關系。

    隨即玉佩化為臉盆大小,上面的藥草栩栩如生,頓時我眼中忽然出現一個世界。

    久遠之前,天地神魔同生,妖邪亂世,人族民不聊生。

    神農鼎乃是天生神器,神農氏得之,用以嘗百草煉制救人丹藥,但卻受到妖魔偷襲,重傷而走。神農鼎也是那時候與妖魔對撞之時發生碎裂,底部缺了一絲。

    就這一絲,便影響神器之完全。

    有一日,神農逃亡途中,仙人入夢,告知以仙玉集合萬種怨念從中生出一點生之氣,便可修補神器,練出神奇丹藥,拯救蒼生。

    醒來之時,便看見一神器的仙藥部落,其藥之靈,竟然生出靈智。而懷中有一圓潤玉璧。

    神農氏本有糾結,但為了天下蒼生,還是屠戮了整個部落。

    最後他將這個部落的魂封印進了玉璧,玉璧在神農鼎中煆燒,使之生出了無窮怨氣。然後化為神農鼎缺了那一塊,將之補全。藥力化為汪洋,落入鼎中。然後九成九藥力化為那一枚金色丹丸,丹成之日,萬魔退避,飛空而起,竟然化為第二輪太陽照耀人間。

    九天九夜之中,日夜不分,金色丹丸耗盡能量之時,萬魔滅亡。

    神農見此情形,含笑吐血,然後一頭撞在神農鼎上自殺而死,死後竟然化為一株仙草。

    神農鼎乃天生神器,自有靈性,竟然與玉璧產生排斥,將玉璧震飛不知何處,卷起仙草落入地底深處。直到有一天,秦皇挖掘地宮之時,竟然找到了它。

    而那一株仙草,也被秦皇用來煉制仙丹。

    也就是,完美金丹!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它?"

    我心道好巧,我得到的玉佩竟然就是姚風眠所說的缺失的一塊。當時神農身邊有一藥童,目睹了神農身死之事,死前將此事傳了出去,後世鮮有記載。而姚風眠的師傅,也不知從何處得到了那藥童的傳承。

    似乎,冥冥中自有定數。

    "我不會再出手,現在,這是你的戰爭。"

    李師叔點點頭,腳步一錯,就在空氣中斬開一道口子,飄然離去。

    我剛剛想問李師叔什麼意思他就已經離開,隨即便見那玉璧嗖的一聲飛入神農鼎下方一腳中,然後嚴密扣合。

    嗡!

    神農鼎復原,結界頓時回收,而神農鼎也緩緩散發出光芒,將我罩住。我半分也不能動彈,隨著這波紋的律動,我體內真氣竟然開始沸騰起來。

    隨即,整個結界被神農鼎收了回去。

    "神農鼎結界消失,現在才是奪取神農鼎的時機!"

    劉徐哈哈大笑,身體如鷹擊長空,向我殺來。此時我不能動彈,光是氣勢就將我震的臉皮生疼。

    李師叔已經離去,這次真的危險了。

    ps:

    第四更,還有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