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六章神農鼎之爭五

第九十六章神農鼎之爭五

    此時此刻我正在關鍵時候,哪里能受到打擾,我整個人動不得,眼見著那劉徐就要踏過來。【愛書屋】

    我就要這樣死了嗎?

    "還請劉先生不要輕舉妄動,這神農鼎是危險物品。應當交還給國家。"我听著這句話雖然有些氣惱,但卻是頗為感動。

    這個時候敢說這句話的,只有破玄道。

    在這個時候還敢對著劉徐說這句話的,只有破玄道。

    這個時候,還敢走出來攔著劉徐的,也只有破玄道。

    五名戰士將劉徐團團圍住。

    大五氣困魔陣!

    "就憑你們?"劉徐說道。

    五名三花境界的修士,大五氣困魔陣使得他們力量增強了二十五倍,此陣足以困得劉徐一時半會,雖然這樣會讓他們力盡而亡,但是身為戰士,他們從不後悔。

    破玄道眼中釘都是堅毅,其他四名戰士更是沒有半分遲疑。

    劉徐感覺到真氣受到滯礙,目中寒芒一閃,就要出手,旁邊眼角處卻是有人影撲來。連忙一擋。

    砰!

    可惜,巨大的力量好似排山倒海而來,他的肩膀就像是被一輛火車給撞上,竟然嗤 退了一步。骨架都在顫動,雖然被大五氣困魔陣困住,但好歹也是個金丹九轉吧,是誰能給他這麼重的一拳。

    是誰?

    轉眼看過去,便見文聖杰又是一拳砸過來。

    "姐姐說,你是壞人,我要把你砸扁。"文聖杰看了一眼姜彩霞,又轉過頭揮拳。

    砰!砰砰!

    巨大的力量輪番砸過來,他體內真氣被大五氣困魔陣擾亂,竟然有些應接不暇的感覺,連連後退。而破玄道等人的頭發之中。一根根的冒出白頭發,那是生命正在被消耗的證明。

    "師兄!"

    見到劉徐被困住,張桓頓時大怒,暗道好沒面子。

    "喲,竟然會被三花境界的修士困住,果然好厲害。"

    余焦此時呵呵一笑,不留情面的說道。他貞余巴。

    "放屁!"

    張桓頓時怒道,隨即轉眼看著文聖杰,猛的撲上去︰"都是你這小子,我要你死!"

    他的手臂上散發出炙熱的光芒來,好像要把空氣都燒焦。

    "想殺我弟弟,你先問過我的拳頭吧。"文立果哼了一聲,骨溜溜一下翻了個滾就到了張桓的面前,在他拳頭上揮舞了一下。

    頓時,張桓那拳頭上的光芒就暗淡下去。

    "咦?"

    張桓咦了一聲,甩手將自己的真氣運轉到手臂。抬起頭看著文立果︰"我的真氣?"

    文立果站起來,背著雙手看著他道︰"被我偷了。"

    偷了?

    果然如同文立果自己說的那樣,他這輩子活著只學會了一件事,那就是偷。【愛書屋】除了偷東西,盜墓,他還能偷真氣啊!

    "是嗎?偷了我的真氣,就能毫發無損?"

    張桓卻是毫不在意,詭異的一笑。

    聞言。文立果頓時胸中一震,隨即嘴角溢出血液來,隨即血液竟然直接燃燒起來。

    "這是,真火?"

    文立果咦道。

    真火,乃是道教所修的火屬性功法斬自我之後,悟出的真命之火。傳說中三壇匯海大神哪吒,散財童子紅孩兒,太上老君,都擁有真火,而且是三昧真火。

    但那是神仙修的法術,人間的人哪里能駕馭。

    而在人間,怒生火,故而修煉真火的人,大多怒氣難消,極易發怒。除非把情緒都斬了。

    不過張桓的火並不是三昧真火,不然的話一點火星子就能將他燒成灰燼。

    "去死吧!"

    張桓冷笑一聲,手上真火再生,一掌就向著文立果拍去。但隨即,他的手臂一滯,一串空氣鎖鏈將他手臂鎖住,便停了下來,文立果立即往前一撲,將他手臂的真氣偷走,隨即丟在地上。

    但是張桓不愧是天師堂天師,空著的左手一拳打在文立果肩膀上,他頓時噴出一大口鮮血。

    "偷偷摸摸的,是誰!"

    平生張桓最討厭偷偷摸摸的人,一見自己被鎖住,頓時大怒。轉頭一看,竟然是展飛鵬站在那里看著他。

    "是你這家伙?"

    張桓怒道。

    "是,是是是,我!"

    展飛鵬困住了張桓本來還在高興,但被張桓一瞪,頓時汗水直冒,都結巴了。隨即他看見張桓朝他走了過來,又想起被張桓扯下了耳朵,頓時嚇得屁滾尿流,雙手抱頭,瑟瑟發抖。

    "死胖子,你振作,要是你不幫我,就真的死了!"

    文立果擋住了張桓的一擊,怒吼道。

    兩人都是金丹七轉,但是差距卻是極大,真火對普通修士的克制作用也極大。要是沒有胖子的意念鎖,只怕真的就要輸了。

    展飛鵬看著文立果被拍飛,又看看那已經左右支拙的文聖杰,不知哪里來的力氣猛的跳起來。

    "來吧,我,我不怕你!"

    展飛鵬意念鎖起,困住張桓。

    文立果立刻偷真氣,兩人合力,竟拖住了張桓。

    "哎。果然,靠人不如靠自己啊。"

    余焦沒有想到,張桓和劉徐都被困住,看了看似乎短時間不能結束,便將手摸在了腰間石劍上,接著,純陽拔劍術就要出手。

    忽然。

    他的目光一變,跳到身後,一劍揮到之前的地面。

    只見一撮頭發被他的石劍斬成飛灰,他面色一變,抬頭看過去。

    "我,正在,解脫。你,不要打擾,他啊!"

    姜彩霞此時雖然頭還在看著神農鼎的方向,但她的頭發像是瀑布似得向腳下蔓延,其中一撮就在余焦的腳下。隨即姜彩霞的臉,白生生的臉,已經變青,鬼氣森森,眼瞳漆黑漆黑,聲音猶如石塊摩擦。

    而在她的腦後,忽然從上到下裂開一道口子。

    口子中,一張干枯的臉死死盯住了余焦。

    "發鬼!"

    余焦面色沉凝,身軀微微一彎。

    他,暫時也被拖住。

    "無量壽福。銀花老母,你從一開始就將我鎖定了,到底是什麼意思。我陳展有得罪過你嗎,或者說,我武當山有得罪過你苗疆嗎?"

    陳展身邊忽然冒起一絲黑煙,一直蠱蟲吱呀吱呀的叫著死亡。

    他眼楮直視銀花老母,只見她笑眯眯的看著陳展,手里拿了個旱煙桿吧嗒吧嗒的抽著。聞言,她將旱煙桿在腳底扣了扣,收了回去。

    "沒什麼啊,就是看著你那道貌岸然的嘴臉,就是想打你。"

    銀花老母一開始在通道踫面的時候,第一個攻擊的就是陳展,陳展破了她的蠱蟲。

    十二條紅線蛟盯著陳展,隨時準備著對他撕咬。

    "無量壽福!"

    陳展手捏劍指,目光一凝。

    我此時動彈不得,體內被神農鼎的能量沖擊著,力量竟然開始增強。見到這混亂的場面,不禁有些感慨。但沒過多久,我便注意到,那張桓之火焰,已經強大到溢出體表了。

    "小老鼠,你就安心的死吧,死了好去投個好胎。"

    張桓一掌拍在文立果的身上,火焰頓時燃起,真火侵蝕,他的身體立即變得焦黑。但是他沒有躲,而是站在張桓的面前,此時他嘴里嘔血,嘴角卻在笑。

    在他手中,抓著一顆火紅的心髒。

    "這是?"

    張桓有所察覺,頓時低頭一看,衣服上裂開一個裂口。心髒屬火,他頓時真氣一滯,能量大減,被展飛鵬的真氣鎖鎖住。

    但他到底是金丹七轉,便以真氣模擬一個心髒,伸手要奪回自己的心。

    "偷心而不察,師傅,我做到了。"

    但是,文立果咧嘴一笑,將張桓的心髒捏爆。

    熊熊!

    心髒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內中精血真火直接將他點燃,緩緩倒下,他的目光看著那高大的身影,伸手想撫摸,卻已經抓不到。

    文立果,死!

    這就散修與門派修士的差距!

    而文立果死的時候,一股龐大的氣息從神農鼎上傳來,充滿了肅殺之氣。

    ps:

    第五更,今天的更新結束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