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八章白琉璃

第九十八章白琉璃

    此時的白奇,跟之前的白奇完全不同。他穿著一身淡藍色道袍,履上秀白雲,道冠如玉牌,雙手背負。踏雲而來。他的雙目與我對視,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在他的身上,輸于易超的那種感覺似乎完全消失不見,隨之而來的,竟然是一種平淡沉穩,還有,完整。

    是的,完整。

    "他,他是真武大帝!"

    此時,黃大仙忽然醒來,先是驚道,隨即又高呼︰"王盼,你什麼時候突破到血丹九轉了。"

    原來剛才黃大仙竟然直接被九鼎鎮壓,這九鼎不僅僅是鎮壓九州,還能鎮壓魂魄。那秦始皇自然不可能在石棺內。而且這八只鼎還鎮壓著殘缺的神農鼎,此時神農鼎復原,又受到生血刺激,頓時沖破了封印,將整個地宮都掀翻。

    神農鼎,復甦了。

    此乃天地之間生的神器,便是被九州鼎壓住,都還能有那麼厲害的威壓,此時脫困,更是肆無忌憚的釋放著神力。

    而這聞風而來的白奇,不,他已經是九大分身合一,是完整的真武大帝。

    "沒想到,你竟淪落至此。張道陵,你讓我太失望了。"白奇看著我,忽然搖頭。

    虛空而立,彩雲相迎,龜蛇盤繞,氣象出塵。白奇站在那里,就好像站在另外一個空間之中。

    我知道,他已經將他身邊的規則改變。

    陸地神仙!

    "我不是張道陵,我叫王盼。"我搖頭道。

    白奇似乎對我並不敵視,他點了點頭,將手一伸︰"將大洋交給我吧。"

    隨即我便感覺到背後大洋被他吸了過去,隨即他皺眉說了句成何體統,便揮手給大洋裹上一層道袍。隨即他手臂一震,劃開空間將大洋送走。

    我想,大洋應該暫時沒事了。

    "因為大洋的事情,所以這次。我就不對你出手了。"

    白奇說道,隨即目光就轉向神農鼎,眼中露出渴望之色,但是他沒有出手。因為,在他身邊不遠處,又出現一道裂縫,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了。

    這人是個劍眉星目的青年,身穿白袍。胸前紋著一條九爪龍,只一出現便看見了我。

    他是白琉璃。

    頓時,空氣中肅殺之意升騰,直刺我的心窩。

    "張!道!陵!"

    白琉璃手中突的伸出一桿白骨槍,此槍乃蛟龍白骨所造,龍頭吐刃,直刺我的額心。他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兵刃,其威力頓時讓我無法動彈,神魂都好像要被刺穿!

    我冷汗直冒,連連後退,但始終無法擺脫這種鎖定。

    這白琉璃啥時候成了陸地神仙。

    "白琉璃,他是我的,你可別弄錯了。"

    就在此時,輕浮的聲音傳來,一只手臂將那青年的槍桿抓住。隨即一道紅色的道袍出現在我眼前。我剛想道歉,抬頭一看,頓時面色更沉。

    此人,面相和我一模一樣,但是在嘴角嘬著一絲嘲諷的笑,劍眉飛揚跋扈。

    藏鋒!

    他也來了。

    不過我什麼時候成你的了。

    這三人,都是陸地神仙級別的人物,任何一個都可以在舉手間將我滅了去。

    "喲!看來此次收獲不小嘛,竟然直接達到九轉金丹。"

    藏鋒看著我,我看著他,就像是在照鏡子一樣。

    我感覺到他眼中濃濃的殺意,但是似乎在猶豫著什麼,最後見他笑道︰"你竟然放棄了自己的意識,這麼好啊,希望你早點得到我們的遺產吧!"

    我明白過來,當我放棄了張道陵的意識,只保留了道統存在之後,對藏鋒來說,是更有利的。因為到時候我徹底吸收了道統,他再吞掉我,這樣就可以成為完整的張道陵。

    不,是完整的藏鋒。

    你讓我放棄就放棄嗎,我不會讓你得逞!

    "明白了嗎,小蛇,他現在不能死。死了的話,我可是會很傷心啊。"藏鋒放開白琉璃,說道。

    我看見藏鋒臉色沒有半點表情,心道你傷心個屁,還不是想獨自享受我的遺產。但是此時,這真武大帝雖說與我沒多大仇怨,但終究是只能袖手旁觀,而這白琉璃,與我可是大仇啊。不光是在前世張道陵時候,還是在小鬼域時候,都是大敵啊。

    不對,白琉璃說的是張道陵。

    我頓時感到委屈,該死的張道陵,你到底在九天鎖鏈陣中對白琉璃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讓他這麼怨你?

    "藏鋒。不要以為你我有合作關系,我就不敢對你動手。靈氣回饋九州,不是你一個人得到了好處,惹急了我,龍骨破神槍照樣刺你他通透!"白琉璃晃了晃手中的龍骨破神槍,狹長的眼眸眯起。

    陳摶破天門,天下靈氣回流,洞天福地紛紛開啟,這幾人都是感覺到神農鼎的氣息,才撕破空間而來。

    "你受到的也不過是羞辱而已,現在他還不能死,不過讓你羞辱一番也就是了,最好逼得他撕開張道陵的道統。不過,別弄死了就行。"

    藏鋒站到一邊,冷笑的看著我。

    我心中一沉,這個藏鋒為了讓我早點撕開張道陵道統,然後吸收我。

    不過他越是這麼逼我,我就越不能讓他逞心如意。

    我就是我,我就是王盼。想要把的吞噬,我就算死也要反咬你一口!

    "張道陵,連你自己都不幫你,你看你混的!"白琉璃揮手將龍骨破神槍收起,竟然化為一圈腰帶纏繞在白琉璃腰間,隨即他走出一步。

    嗡!

    我的骨頭頓時感覺到深沉的壓力,啪的一聲倒了下去,直接落在秦始皇陵的通道上。這跟神農鼎那種壓力不一樣,那種是無意識範圍的壓力,但次的壓力,卻是讓我靈魂都感覺到殺意的壓力。他縱低號。

    隨即,我感覺到眼前一暗,那白琉璃就走了過來。

    "看你,像不像條狗,我只用了百分之一的氣勢啊!"

    白琉璃一腳踩在我的臉上,然後腳底開始碾壓。我感覺到皮膚在被摩擦著,那種屈辱之意由心底升起。

    我咬牙,我終究還是個弱者,我終究還是守護不了我要守護的人。

    "大仙,我要是引天雷,能把他砸死嗎?"

    我咬牙,問黃大仙,血丹九轉,我還能引動五道天雷。

    "幾率不超過一成!"

    黃大仙的回答讓我極度絕望,我死死的捏住了拳頭。是啊,他是陸地神仙的級別,僅僅是百分之一的力量都能將我壓制成這樣。但是,我沒有吭一聲,因為我知道,像他這種人,就是要我在屈辱中不斷求饒。緊接著,我的胃袋忽然感覺到強烈的撞擊。

    砰!

    我被白琉璃踢飛了起來,直接撞上了宮殿的柱子。

    屈辱。

    憤怒。

    我覺得在我身上的疼,比起我受的屈辱,又算什麼。

    噗!

    我吐出一口帶著黃色胃酸的血液,喉嚨火辣辣疼,胃部好像炸開了似得。但此時白琉璃已經又走了過來,抓住我的腦袋,往牆壁上狠狠撞去。

    "喂,王盼!是不是感覺很難受,那就撕開張道陵的道統反抗啊!"藏鋒看著我受辱,哈哈大笑,但眼中卻並無笑意。

    "王盼,要不,你......"

    黃大仙也受不了這種屈辱,低聲道。

    但是,可能嗎?

    我這麼多天都在反抗這的命運,到頭來要在一條蛇這里折戟?

    我是王盼,我可是連張道陵的意識都不屈服的王盼啊!

    砰砰!

    我眼前金星直冒,鼻子里腥氣極重,血液都流出來了,我知道我的鼻子一定歪了。

    怒。

    我的心中怒火升起,七殺變,第三變。

    我的九轉血丹瘋狂轉動,肉身骨骼與真氣產生巨大變化,強大的爆發力使空氣都扭動了一下,我覺得就算此時劉徐在我眼前,不用第三劍都能干掉他。

    但是,那白琉璃就一指頭戳來,將我像破布袋似得飛出去。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