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九章不甘

第九十九章不甘

    我擋不住,我的意識已經被燒的快要模糊了。

    "看吧,你這廢物,我連百分之五的力量都沒用啊!"

    白琉璃嘲笑道。

    我連他的一根手指都擋不住。

    疼!

    我的七殺變第三轉讓我似乎摸到了斬善念的門檻,但被白琉璃一戳。就破了功體,他甚至連百分之五的力量都不到。我知道這樣的抵抗並沒有意義,但是我不做些什麼,我的心更過不去。

    自由啊!

    沒有力量,哪里來的自由!

    嗡嗡嗡!

    我的靈魂之中力量翻涌,一股莫名的力量由虛化實,在我的腦海之中形成了一柄劍。這柄劍好似沒有形體,又好似有著形體,劍刃彎彎扭扭,仿佛是飄渺的,自在的。

    自由之劍!

    "你竟然在這個時候悟出了自由的真諦,凝聚劍形,威力倍增。可是,他始終是陸地神仙啊!"黃大仙嘆了口氣,說道。

    但是。有的事情總要試一試,不是嗎?

    我終于將自由的劍意凝聚成劍形,將這一劍化為我王盼自己的劍。比起方才洞窟里的第三劍,還要厲害,但是我沒有半點喜悅。

    隨即我全身的力量都聚集成為一個點,狠狠朝著白琉璃殺去。

    白琉璃邪笑,他只伸出了一個拳頭,我的劍刺在他的拳骨上,竟然只留下一個白印子。

    "恭喜你,用了我百分之八的力量。"

    白琉璃嘿然一笑,拳頭一震。

     嚓!

    我的自由劍意頓時被他的拳頭震碎,我胸中,腦海都受到凶猛的撞擊,意識終于開始恍惚。連白琉璃的人。都只看得見一個虛影。

    我在昏迷之前,將我懷中藏了許久的絕命金丹丟了出去,但還沒爆開之時就被捏碎。

    呵!

    我絕望的一笑。

    "喂,朝。這家伙體內好像有你的氣息啊,你什麼時候有了這個後裔。"就在遠處,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影是個高大的青年。他的臉十分木訥,而在他肩膀上坐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小女孩伸出肉嘟嘟的手拍著青年的腦袋,肉肉的臉蛋上鼓起了包子臉。

    "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朝沉默片刻,出聲辯解,但還沒說完,那小女孩牧就咯咯嬌笑道︰"逗你呢。"

    "我們真的不出手?"朝頗為無奈,隨即問道。他縱鳥巴。

    "不需要,在他體內可是有著許多好玩的東西啊,你看著就是啦。"

    牧笑道。

    "嗯。"

    朝嗯了一聲。將牧緊了緊,靜靜的看著白琉璃。

    白琉璃再次踩在我的臉上,我憤怒,卻沒有辦法,我的意識,已經恍惚。

    力量,還是不夠嗎?

    我沉默問自己。

    身上的傷,不在意嗎?

    不在意。我不要再受委屈。

    若有力量。

    若有力量!

    我一定......

    "那就交給我吧!"

    這個時候,我心中忽然響起了一個桀驁不馴的聲音,然後,我的身體就開始不受控制。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交給你也好,殺了他吧。

    我感覺到在我的靈魂之中,一面鏡子樹立起來,內中一只血色的大手伸出來,將我拖了進去。

    隨即,一道更為狂霸的我,站立出來。

    這個時候,的體內血丹的力量完完全全的爆發出來,似乎是興奮的鳴叫。

    嗡!

    我的身體一震,抓住了白琉璃的腳,他卻猛的一掙。跳了開去。

    "看來,你已經忘記了以前是誰將你打成死蛇,好了傷疤,忘了疼了!"

    白琉璃臉色一變。

    我睜開眼楮,血紅血紅的。

    他感覺到自己已經被我鎖定住,就好像之前他鎖定我一樣。

    "心魔?"

    藏鋒到我的變化,頓時眼神一怔。隨即笑了起來︰"沒想到你竟然會有這麼強大的心魔,看來張道陵的意識將你折磨的夠慘啊。"

    心魔,是心中執念所生,執念越重,心魔就越強大。

    "你等著,收拾完他,我就來狠狠干你!"

    我雙目血紅,盯住了藏鋒,瞳孔之中翻涌起滔天邪氣,血紅如獄。血眼融合到了眼楮之中,其他的異能也融入進去。

    但是那鬼臉,卻被我的身體排斥。

    我皺了皺眉,將那鬼臉能量給封印起來。

    "小蛇,你還記得我嗎?我可是很想你啊,劍來!"

    我邪笑,手中一柄方方正正的劍出現,雖然是真氣之劍,但卻是充滿著鋒利氣息。但隨即,天地之間忽然響起一股劍鳴。

    嗡!

    空間被割開,從中飛射出一柄血紅的劍。

    是血刃!

    "陸地神仙的手段!"

    藏鋒雙手放下來,這次才是真正的驚訝了,他沒有想到我竟然能達到這種地步,他心里竟然開始有些不安起來。

    我眼前的血刃,繞著我的身體不停飛舞,一股水乳交融之意便油然而生。

    隨即,我將血刃與手中的氣劍一融合。

    轟!

    強大的氣勢爆發,將白琉璃震退數步。

    我手中的劍,劍上正氣凌然,但是又散發著濃濃邪氣。正邪之間,一道道鬼臉好似火焰在劍上燃燒起來,仿佛要將人的靈魂都燃燒。

    "地獄之火!"

    朝瞧著那火焰,眼瞳不由自主的微微一縮。

    牧也是面色凝重,這地獄之火傳聞之中是地獄中的火焰,只要稍微沾染一些在靈魂之中,就能將人的靈魂百倍折磨。但是這種東西在地獄之中才有啊,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出現。

    同樣的,白琉璃也面色難看,他將龍骨破神槍一抖,一言不發的朝我刺來。

    "陳摶有三劍,我也有三劍,這第一劍,斬你,我問心無愧!"

    我卻邪邪一笑,將劍直接砸了下去。

     嚓!

    龍骨破神槍的真氣頓時被我砸碎,白琉璃頓時被震退,還沒等他再起來,我的第二劍就來了。

    "第二劍,斬你,我便得自由!"

    錚!

    劍鳴如龍,劍上孤魂野鬼,在地獄之火中鬼哭狼嚎,第二劍威力再升一倍。這一劍直直朝著白琉璃砸了過去,就像是我們第一次對戰的那樣。

    噗!

    白琉璃舉起龍骨破神槍抵擋,但依舊無法擋住地獄之火的侵蝕,噴出鮮血來。

    他死死的盯住我,眼中盡是無法相信。

    此時我被困在意識之中,感覺自己的怨氣忽然大減,似乎有什麼心願已經完成,頓時有些放松下來。

    "王盼,緊守自己的意識,現在你若放松。就要徹底被拖入輪回,被心魔徹底的佔據啊!"

    黃大仙忽然傳出聲音,隨即尖叫著被心魔封印。

    我連忙一震精神,保持著自我的意識。

    現在,依舊是生死存亡的時刻!

    "第三劍,斬你,就是守護我自己!"

    我再舉第三劍,劍上光芒再催一倍,血刃之中的火焰已經燃燒得像是熊熊火把,隨即我毫不猶豫的砸了下去。

     嚓!

    白琉璃被我砸倒在地,骨頭不知道斷了幾根,渾身地獄火焰燃燒,鬼炎翻滾,他雖然體表沒有傷口,但是他的靈魂卻是受到巨大的煎熬。

    他嗷嗷慘叫,不由自主的在地上翻滾起來,淒慘無比。

    "哈哈哈,真搞不懂,王盼是憑什麼能被你打壓成這樣!"

    我哈哈大笑,一腳踩在白琉璃的臉上,就像他之前踩在我的臉上那樣,左右碾壓。我感覺到我的心靈竟然在不斷松懈,頓時大驚,死死守住。

    "沒用的,王盼,安心去死吧,我會讓你的遺產全部都發揚光大的!"

    我哈哈大笑,劍指白琉璃。

    我知道,這一劍下去,我的存在就會徹底消失了。

    可是。

    可是。

    我真的不甘心啊!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