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百章艷驚四座

第一百章艷驚四座

    嗡!

    嗡!

    忽然間,驪山再次震動,那原本已經禿了的山尖再被壓薄一層。浩浩蕩蕩的神力仿佛死神過境,卷過了在場眾人,他們紛紛後退以抵擋神力。也卷過了我的身體。此時我正打算將白琉璃斬殺,但被這力量一卷,白琉璃暈死過去,而我的身體頓時顫抖起來。

    "該死!我要替代他,替代......"

    我的內心中響起心魔的嘶鳴,但是他根本無法阻擋這種神力,直接被吸入那靈魂深處,而我眼前一花。

    恢復了!

    我的第一個念頭便是如此,隨即便往北方看過去。那原本足有兩層樓高的神農鼎,此時縮小到只有一丈多高。而它旁邊的石棺石台,全部都毀滅,只留下它所在的那一塊。

    但是,它的顏色更加璀璨,它的威力更為恐怖。

    如果打個比喻,剛才掀翻地宮就是神農鼎睡醒時的一個懶腰。這時候是他翻身撒了個起床氣。

    不過我的意識沒有過多的被神農鼎給吸引,此時我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

    "去死吧!"

    我寒著臉,一劍刺向白琉璃,劍上劍意氤氳,已然悟到劍形的自由劍意直刺白琉璃腦部。

    但是,刺了一半,我就刺不下去了。

    因為在我的劍尖處,多了一片五色的羽毛,竟然是由光芒組成。

    "這小子,事關重大,我建議你還是不要殺了他好。"

    一聲輕笑,五色光羽碎裂,而白琉璃的身體已經消失。我抬頭一看,卻見一個穿著白衣稠袍。點綴無數珍貴羽毛,面帶笑意的英俊青年人,就站在我的面前。

    這青年人面容俊美,身體縴長,那白琉璃就在他身邊,不知被什麼束縛著。

    我發現他的眼楮,瞳孔比起普通人要大一些,內中好像有著藍色的光芒,就好像是孔雀眼。

    他站在那里,就好像是天之最高。

    "孔雀王?"

    白奇見到這個人,降下雲端,對著這青年人拱了拱手。而在他身上,完全是一股沉穩之氣。

    听聞白奇的聲音,名叫孔雀王的男子詫異著打量了一下白奇。

    "上次見你,還連我一眼都堅持不住,現在竟然九大化身合一。重新成了陸地神仙,看來這次你的收獲不小啊。"孔雀王笑道。

    白奇也不惱怒,緩緩開口。

    "孔雀王說笑了,上一次的我,只是我真身的一口精血以真氣鑄造的法外化體,空有境界卻沒有實力,自然會連孔雀王的一眼都扛不住。這次我不是親自來問孔雀王的好了嗎?"

    白奇笑道。

    他三言兩語就將自己的尷尬化解,不過。他說的法外化體是什麼,他們說的收獲是什麼意思,這兩人是怎麼回事。

    這就是白奇的氣度,身為真武大帝的真正氣度。

    不是法身,不是化體,站在這里的,正是千年傳說中武當山的祖師爺,真武大帝。

    "有禮貌。"他縱溝才。

    孔雀王突然看著旁邊那個木訥青年,眼楮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你們,也來爭奪神農鼎?"

    "臭鳥,不許你說話。爭奪又怎樣,就不許我喜歡麼?"

    那小女孩嬌憨哼道。

    高大青年聞言頓時無奈搖頭,心道你不是來瞧熱鬧剛好踫上的嗎?白奇見這一幕,也是眼皮微微顫動,天下間敢叫孔雀王為臭鳥的。也只有那一位了吧。

    而藏鋒自這幾人出現,便是沉默不語,孔雀王給他的壓力很大,也有這似有似無的警告意味。

    "神農鼎,天生神器,天人莫當。可不是我等能染指的,我是沒那福分。"

    孔雀王瞧了一眼神農鼎,隨即咦了一聲。

    只見他修長的手指在空中一點,不遠處的土堆中一個人影拔地而起,然後落在孔雀王面前。此人骨骼盡碎,眼看著已經死的差不多了。

    破玄道?

    我一愣。

    我在被神農鼎困住的時候,他們阻擋龍虎山與武當山的四名修士,按理說我應該是會憤怒,會產生情緒的。但是我的那些情緒全都被神農鼎煉化了,化為力量直接破開了我的血丹。

    關于他們,我真的應該說一聲抱歉,和謝謝。

    "一點靈光未散,本是死了,但此處是洞府空間,你魂散不了。看你挺有趣的,便幫你一把。"

    孔雀王揮手一點,頓時空氣中的十道破玄道樣子的虛影嗖嗖的鑽入他體內。那是他的三魂七魄,竟然這樣就被聚集了。

    隨即孔雀王手指上亮起五色光芒,在破玄道身上刷了兩下。

    破玄道的身體復原了!

    破玄道醒過來了!

    "是你?"

    破玄道醒過來,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才想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然後看著孔雀王說道。

    我頓時憋悶不已,這突然出現的青年,似乎人人都認識他,他到底什麼來頭。

    他救破玄道,都只是隨手而為。

    "神農鼎,不是我的,走了!"

    孔雀王帶著白琉璃騰空而起,隨即空中傳來一個聲音︰"小子,這條小蛇我帶走了,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稠袍翻飛,光羽落下。

    我忽然發現,這個青年的樣子我忘了,唯一能記住的,就是那燒包到極點,不知道用什麼羽毛瓖嵌的白色稠袍。

    孔雀王?

    他到底是誰?

    "孔雀王?王盼,你賺到了。"

    黃大仙說道。

    我一愣,連忙追問。

    原來在佛教之中,孔雀這個詞語是極賦色彩的。傳聞天地之間,生出的鳥類之祖,是為鳳凰,這孔雀就是鳳凰之子。而佛教中關于孔雀王的記載,有很多。

    其中有二則,最出名。

    第一則,是說佛教的佛祖被天魔入侵,重傷而走,路過某地時被一只孔雀吞下。也因為如此,天魔尋不得他,只好前往他處。而孔雀體內有著能解百毒的氣息,佛祖靠它治好了自己的傷勢,然後從它的肚子了走了出來。

    感于孔雀之行,又因緣從它腹中走出,故孔雀被封為大孔雀明王佛母。

    這第二則,便是傳說妖族之中有一大妖孔雀,獨戰三十六族大妖而封聖。佛教為教化眾生,曾與這孔雀有所交際。

    但此妖嗜睡,只要睡著,便萬事不理。

    這兩個故事之中,無論哪一個孔雀,都是通天徹地的陸地神仙,比起在座的都要久遠。

    得他一句承諾,我的確是賺到了。

    "臭鳥走了,他說我們得不到。我就偏偏要試試,朝,給我往那邊走!"

    我在意識之中與黃大仙的談話信息雖多,但時間極短。

    孔雀王一走,那坐在木訥青年肩上的小女孩就拍拍他的腦袋,指著神農鼎說道。

    我發現他們也應該是認識我的,但卻故意不看我這邊。

    隨即,我邊撿到那叫做朝的青年點點頭便走了過去,當達到神農鼎七里範圍時,朝深吸一口氣,踏出一步。

    我站在地上,感覺到地面一顫。

    朝繼續前進。

    地面的抖動更為明顯,直到朝走了六十七步,地面的抖動更為狂暴,就好像在底下有一頭神龍在翻身似得。但是,當他走了七十九步之後,已經將那小女孩抱住,我看見他的腿都在發抖。

    此時,白奇與藏鋒對視一眼,各自找了一個方位,也開始靠近神農鼎。

    霎時間,地面如擂鼓般跳個不停。

    白奇,藏鋒兩人也是走的極為艱難,當走過五十多步的時候就舉步維艱了。

    這個時候,就看出各人的修為了。那朝護著小女孩走在最前面,足足九十幾步,自當境界最深。而那真武大帝白奇走在第二,有八十步。而藏鋒,只得七十二步。

    我深吸口氣,就打算趁著他們拼命時偷偷的溜走。

    "王先生,你不試試嗎?反正,他們此時也無暇顧及。"而就在這時候,破玄道忽然說道。

    我一愣。

    頓時心里有個魔鬼似在誘惑我。

    試試吧。

    試試吧。

    我來到範圍之前,走了一步。

    又走了一步。

    艷驚四座!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