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一章激動人心的時刻

第一零一章激動人心的時刻

    我走進了神農鼎的七里範圍之中,但是我的身體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就好像這威壓對我來說是空氣一樣沒有任何區別。【愛書屋】剛才也是這樣,第一次神農鼎震動掀翻了地宮,第二次鎮壓了我的心魔。但實際上。神農鼎對我的傷害,卻是零。

    反而是那幾位大能,被神農鼎的震動波及,還需要用自己的真氣抵擋。

    我有些猶豫,然後又走了幾步。但是,始終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威壓,如履平地。

    頓時,數道目光就直接將我鎖定。陸地神仙是何種的存在,自然對周圍的事物感覺十分敏銳,看到我走了幾步,便看了過來。

    那白奇和朝,看過來的目光只是有著幾分驚異,沒想到我能走進範圍。

    那小女孩帶著幾分好奇。

    反而是那藏鋒,看見我逐漸的接近他,面色陰沉之極。

    但是我沒有理他。從他不遠處掠過去。走到前面,轉過頭來斜了他一眼。

    "不受控制的感覺是不是很爽啊藏鋒,可惜我就是要你不如意!"我說道。

    雖然他是陸地神仙,但是此時在神農鼎的威壓下舉步維艱。被藏鋒壓了這麼久,我終于有機會與他正面交鋒一次。雖然我現在只是九轉血丹,與他還差兩個階級,但是,他這個時候,已經沒辦法對我出手!

    我終于在與藏鋒明暗交鋒之中,真正的走在他前面一步。

    我終于不會毫無還手之力了!我忽然覺得心頭有一塊什麼東西松弛了,整個人的精神都得到了升華。

    "可惜,你存在的時間太短,我的局,你破不了!"藏鋒眼中寒芒盡顯。想出手,卻發現自己無法動彈。

    我不置可否,輕蔑的一笑,輕松的越過了他。

    此時,白奇看著我從他身邊走過,一直在笑。我向他微微點頭,他也點頭回禮。

    相比于藏鋒的局,這個真武大帝白奇,就顯得光明磊落的多。雖然我與他處在敵對的力場,還與他武當山弟子有著深深的仇恨,但對于此人,我不吝給予敬意。

    而且此時的他,並不是我最初看到的那個性格扭曲的白奇,而他是陸地神仙,真武大帝。

    這一點頭之禮,值。

    當我越過他的身邊。毫不猶豫的走過去,將背後朝向他的時候,白奇忽然嘆了口氣。

    "我果不如他,便是轉世之身,也不如。"

    白奇嘆道,我沒听清,但隨即他的聲音大了些︰"王盼,等你到達陸地神仙。請與我一戰。"

    我渾身一抖。

    王盼!

    他叫的是王盼。

    以往他與我交際,我只知道前世張道陵打敗過他,就算他布局收了龍虎脈,故意將龍脈交給我,也是因為他認為我的身份是張道陵。

    但是,此時。

    他叫我王盼!

    "我會記住的,真武大帝!"

    我轉身,拱手道。

    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對手,一個真正值得敬佩的存在。

    看到我與真武大帝這般對話,藏鋒的臉色更沉,我看得到他臉上怒意升騰。但是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只要他情緒波動了,那麼他就有了破綻。將來我與他必有一戰,我得到的優勢越多,我勝利的機會就越大。

    等著吧藏鋒。我會讓你好看。

    "哈哈哈。好!"

    白奇見我這般,也不點破我的行為,而是大笑一聲,就此站定。

    白奇,止于九十三步。

    我很快來到了那高大青年的面前,此時他們停了下來,眼中充滿著濃濃的不解和驚愕。

    "喂,你為什麼這麼輕松啊,連朝都要拼盡全力啊。"小女孩大眼楮撲閃撲閃,問道。

    我見那小女孩臉蛋不知因為什麼原因顯得粉嘟嘟的,使我想去捏一捏。但是我比劃了一下與那青年的差距,還是硬生生的將這個念頭壓了下去。

    然後,我問出了今天最想問的話。

    "你們到底是誰啊!"

    我一開始就有這個疑問,此時終于問出來。

    但是,反而讓我疑惑的是,這個女孩先是咯咯的嬌笑起來,臉蛋紅撲撲的像個隻果。

    "你真的不認識我啦?"

    小女孩張大了眼楮,撲閃撲閃的問道。

    我先是被她笑的莫名其妙,想問黃大仙才發現他被神農鼎的威壓鎮壓的動彈不得。然後仔細想了想,似乎在我的記憶之中,確實沒有這個女孩子的影像。

    我搖了搖頭。

    "抱歉,我真的不記得了,要是以前看到過你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我一輩子都不會忘的。"

    我說道。

    的確,這個女孩給人的印象十分深刻。

    不過就在我說完這句話時,那叫做朝的青年死死的盯住我,露出了警惕之色。隨即緩緩將小女孩往後挪了挪,生怕我跟她接觸。

    但是那小女孩卻是伸出白生生的小手來。

    "那認識一下吧,我叫牧。"

    我腦袋中轟然一下,似乎被閃電擊中。

    世間有一頭僵尸已經修煉到極其恐怖的境界,名為魃,已近乎魔。他有了自己的意識,雖然相貌猙獰,青面獠牙似啖人羅剎,但他亦能變幻自己的相貌。他上能屠龍旱天,下能引渡瘟神,旱天瘟疫由此而發。古時每有旱瘟,百姓多以為是此旱魃作怪,進而求天庇佑。

    後,魃自改名為朝。

    他所在意之人,只有一人。

    就是被那趕尸宗逐出師門,在雞鳴山下讓天下男人感到挫敗之人。

    其名為,牧。

    我想起來了,這個女孩叫做牧。那麼眼前這個木訥的青年,就是那個上可屠龍下可旱天,黃大仙百般告誡不要招惹的僵尸之王。

    魃?

    我愣在那里,忽然感覺手上一痛。

    卻見那小女孩啊嗚一口咬在我的手指上,咬出了一圈小小的牙印兒。

    "這下算是認識啦,小王盼。"

    那女孩咯咯嬌笑,但是朝那木訥的臉卻不太好看,眼中盡是警惕。

    我雖然疼痛,但見這小女孩可愛模樣,鬼使神差的在她臉上捏了捏。

    頓時,我的血丹感覺一震,是朝在警告我。

    那牧錯愕的看著我,隨即臉上爬滿了紅暈,揮手拍掉我的手掌。然後拍了拍朝的臉,然後呲牙咧嘴的瞪著我。

    "見過兩位了!"

    我拱手道。

    我感覺到,這兩人與我的命運是必然有聯系的,至少以前絕對是見過張道陵的。雖然這個牧看似人畜無害,但能得到那所謂讓全天下男人感到挫敗的稱號,必然也不是弱的。

    "見過就行了,我再也不想見你了,你去吧。"

    朝擺擺手,明明是個僵尸臉,我卻能感覺到他的嫌惡,那牧低著頭,不說話。

    我一愣,我哪里惹到他了?

    "多謝兩位。"

    我知道他們還留有實力,但卻不阻攔,便謝了一聲。他縱樂圾。

    我轉身繼續朝神農鼎走去,看樣子,很快就能到達神農鼎面前。

    在我背後,牧的表情變得十分嚴肅,她看著我的背影,然後問朝︰"朝,要是沒有我的話,能走到哪里。"

    "百步吧。"朝目光有些躲閃。

    "說實話。"牧捏著朝的臉,露出可愛的小虎牙。

    "最多,三百步。"朝沒有辦法,說道。

    聞言牧的小臉頓時垮了,一副慘兮兮沒有動力的樣子,似乎就要倒下去。

    "等你長大了,你就能打倒他了。況且,還有我在嘛!"朝將牧扶了扶,嘴角努力扯出一絲笑容。

    牧听到這話,眼楮眯成了月牙兒。

    "可惜,要是他有王盼的魄力,放棄張道陵道統,提早將王盼吞噬,就不會連現在的白奇都不如了。"此時牧眼楮看向藏鋒。

    藏鋒再也掛不住面子,哼了一聲閉上眼楮。

    "還看嗎?"

    朝見藏鋒沉默,問牧。

    "我想要鼎。"

    牧咬了咬手指頭,臉色全是堅定。

    "嗯。"朝說。

    這個時候我已經听不到他們說話了,周圍十分寂靜,我跳躍到神農鼎所在的石台。

    我的心,跳的咚咚響。

    我的手,搭在了神農鼎的表面。

    嗡!

    ps:

    第四更,今天更新搞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