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二章奪鼎

第一零二章奪鼎

    神農鼎第三次震動,我只感覺到入手微涼,青銅鑄造的鼎身仿佛充滿著生氣。隨著第三次震動,神農鼎再次縮小,變得只有及胸高。內中的藥液全部都消失了。在最中間的地方有一個漩渦,一團團氣體不斷涌入這個漩渦,而在漩渦的中間,有一個小小的光點,只有米粒大小。

    只不過即便是這樣,其藥氣也是極為濃郁,我只是吸了一口,便覺得通體舒泰。

    隨即我胸中一堵,然後突出一口帶著黑血的渣滓,然後我體內骨骼的滯礙敢完全沒有了,傷勢盡復。

    我發現神農鼎並不是變小,而是變得更為凝實,它的力量一點都沒有減小。它上面的百草花紋,還是能看得清清楚楚。

    還有一股更為熟悉的氣息,我細細感覺。是那塊玉。

    我曾經在神秘山洞得到那塊玉石,原本是用來修補神農鼎缺陷的玉石,其氣息與我相近,此時又完美的融合在神農鼎中。也就是因為這一塊玉,我才暢通無阻,直接走到了神農鼎身邊。

    原來是被這神農鼎當成自己人了!

    "......"

    忽然。神農鼎微微一顫,似乎想要說什麼。很奇怪的,雖然我知道我並不能听懂它的話。但是我感覺到它似乎在表達什麼意思。

    神物有靈,只不過越是強大的神物,產生靈智的時間就越長。就好像傳說之中的那些法寶,竟然生出了自己的靈魂,然後還可以修煉,如真人一般。就比如那些憶鬼,也可以脫離本體生存。但是神物就不一樣了,本體越是強大,就越是難以產生靈智。

    而這神農鼎,不知道多少年了,靈智才如這般可以表達意思。

    但是它卻無法表達完整的意思。我根本就不懂。

    "你想說什麼?"

    我有些著急。感覺到神農鼎一直在顫動著,一直想要告訴我什麼,但是我偏偏就听不懂。我一著急,就把耳朵貼到神農鼎的表面,但是什麼都沒听到。

    越是听不到,我越是著急,抓耳撓腮的著急。

    在遠處,瞧著我的樣子,白奇和藏鋒都皺起眉頭。

    "他在干什麼?"

    牧問朝。

    "神農鼎是神物,自有其靈,現在才是最關鍵的時候,但是我也不明到底發生何事。"朝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現在的確是最關鍵的時候。

    如果黃大仙還在,他一定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黃大仙現在被封住了。

    "......"

    神農鼎持續的放出了波動,試圖與我交流,但是我卻不明白它的意思。我深呼吸,閉上眼楮,將自己的精神防空。

    呼!

    如果我是黃大仙,我會怎麼做。

    滴血認主。

    但是我隨即就搖了搖頭,如果能滴血認主,那麼這神農鼎早就被認主了,還用得著我來。

    如果我是大洋,我會怎麼做。

    看我召喚十萬天兵天將,這麼多人遲早有一個人能知道,萬一把神農的意識召喚了那就牛了。他是這個鼎的第一任主人也是最後一任主人,也是它的命名者絕對會知道的。他余盡血。

    我掐滅了這個思想,這麼做完全是找死,十萬天兵天將,不說能不能召喚,只怕震的被仙人發現,那才是完了。

    如果我是李師叔,我會怎麼做。

    斬了。

    我翻了翻白眼,能把萬物隨意斬了的只有你了好麼。

    如果我是高冷哥。

    如果我是高冷哥?

    王盼!你記住,遇到事情一定要冷靜,用你的心去感受,一切只能靠你自己。

    我忽然流出了眼淚。

    高冷哥,我會救你出來!

    我收斂心神,一絲意念探了出來,這個時候才真正的將神農鼎看清楚。在內壁上銘刻的各種各樣的字符,比起甲骨文似乎還要古老,似乎開天闢地留下的痕跡。而在外壁,卻是以象形的形狀銘刻著各種的花草,每一種雖然只有意境在其中,但卻好似是真的。

    大巧若拙。

    嗡!

    神農鼎的意念終于傳達到了我的心中,我立刻就明白了該怎麼做。

    原來是這樣!

    我催動著血丹,運行真氣,使得它的震動頻率與神農鼎保持一致。隨即,在我的血丹周圍,忽然出現一個青鼎虛影。虛影之中有著白玉的氣息,就是它了。

    我控制著這青鼎緩緩轉動。

       。

    神農鼎竟然被我的青鼎牽引,也緩緩轉動起來。我的血丹好像成了神農鼎之中的那個光點,與之保持著一致。

    然而就在我開始運轉血丹的時候,四周的氣息也產生變化。

    神農鼎的威壓散發出來,不斷震動,好像將整個空間都當作了戰鼓,不斷的擂動。隨著神農鼎的轉動,又好像變成了颶風的中心,一股股氣壓從中朝外傾瀉著神力。

    轟!轟!轟!

    藏鋒首先堅持不住,推後了數步,面色大變。但是他卻不願意離開,他知道要真正的讓我得到神農鼎,那麼從此之後立場就要開始改寫了。

    白奇和朝,都是穩穩的站在這颶風之中,保持自己的身形。

    內外雙鼎頻率融合,到達了一個點,神農鼎忽然縮小的只有巴掌大,落在我的手心。

    轟隆!

    氣勢猛的收縮,漫天威壓直接消失,神農鼎化為一道符文,唰的一下印在我的左手手心。

    "神農鼎認主,殺了他神農鼎就能再次變成無主之物,重新再選擇主人。"藏鋒陰狠一笑,叫道,首先撲了過來。

    神農鼎是無主之物的時候,自有天然的威壓,他們無法接近。但是現在認主,其威力不過千分之一而已。這個時候殺了我的人,自然會有機會得到神農鼎。

    我立刻朝另一個方向逃跑,七殺變直接開啟第三變,速度增加到了極點。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血丹一震,渾身真氣產生滯礙。

    是朝!

    他也要爭奪神農鼎,他竟然可以控制他人體內的血丹,可以說乃是所有僵尸的克星。

    我右手中發出一股力量來,將血丹的震動壓住。但此時我的眼前已經有了一個人,真武大帝,白奇。

    "王盼,你還是不要跑了吧,我會留你一命。"

    真武大帝說道,然後一掌朝我拍了過來。

    我想往後退,但是後面是藏鋒,和朝。

    完了,媽的,全完了!

    我陷入絕望。

    就在此時,我感覺到空間一震,地面忽然伸出一只漆黑的大手。一掌拍飛了真武大帝,余威將藏鋒也震退,朝站在原地沒有上前,眼睜睜的看著這漆黑的大手將我抓住,嗖的一下收回地底。

    眾人面面相窺,朝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問道。

    "秦始,是你嗎?"

    能在這個地方救人的,除了他,還有誰?

    "不是。"

    空間之中忽然傳來一個聲音,恢宏而龐大。

    "你知道的,根據儀式的規則,你只能將他放還到此地。而且時間也不能超過限制,他,也是逃不掉的。"

    朝又說道。

    "那爾等就侯著吧。"

    空間中那恢宏的聲音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

    我只感覺到熟悉的空間移動感傳來,然後又落入到了那個熟悉的房間之中。我沒有想到,最後救我的人,竟然是這個神秘的黑手之主。而我在這空間的時候,听到了他與朝的對話。

    我來到長桌的一側,坐到屬于我的位置。

    秦始?難道他竟然是秦始皇嗎?秦始皇真的沒有死嗎?

    但听到他否認,我卻有些失望的意思。

    "你看,現在所有的人都在等你,是不是應該覺得榮幸?"

    長桌另一側,火燭燃起,黑手主人睜開眼楮,看著我說道。

    我不說話,我知道他還有後話。

    "不過,我可以幫你一把。"

    果然。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