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三章十轉金丹

第一零三章十轉金丹

    我想了想沒有說話,等待著黑手主人的下文。

    "王盼,你果真了不起啊。原本給你鑰匙只是要考驗你,然後將丹藥給你提升到九轉而已。沒想到出了李自在這個異數,你還融合了六種能力。更沒想到的是你竟然能得到神農鼎的承認。讓封無神國以後成為永遠的神話,成為最後一次開啟。"

    黑手主人說話很慢,每說一句就讓我感覺到身體一沉,只不過左手中的神農鼎符文散發出威能,抵擋這壓力。

    原來,整個封無神國其實是靠著神農鼎的力量來支撐的。每數百年,神農鼎的力量就會蓄滿,然後自溢而出。大雁塔之前崩壞三次,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這是第四次,那麼此次神農鼎被我拿走,空間沒有了神農鼎為動力之源,自然不久之後就要崩潰。

    而李師叔,就連黑手主人也嘖嘖稱奇,直道若不是肉身限制,他早已成聖。

    天!

    李師叔才多大的年齡。就已經修煉到達了可以成聖賢,做陸地神仙的地步。

    "您不是說,要幫我一把。"

    我說道。

    這個黑手主人似乎極為在意神農鼎,但又不像白奇他們那樣出手爭奪,反而惱怒的是無法再次開啟下一次儀式,又不好對我出手。

    "好。我知道你修煉的是血丹。肉體力量驚人。但是你卻被朝死死克制,雖然有神農鼎在手,但是在絕對實力之下。他們三個任意一人都可以弄死你。到時候,神農鼎會有一個無主的空白期,以大能力的話,的確有可能另外認主。"

    黑手主人說道,然後伸出手,說︰"把你的血刃給我。"

    我沒有猶豫,將腰間的血刃取下遞了過去。方才我的心魔忽然出現,將我體內的潛力壓榨一空,它竟然也達到了能斬空間的程度,好像斬了善念的我,又好像是斬了自我的我。然後他將血刃從李師叔那邊召喚了過來。

    這個心魔。太強。我差一點就著了他的道。

    隨即我便見到黑手主人在血刃的劍柄上一劃,然後伸出兩根手指,從那劃開的痕跡中取出一顆丹丸。

    這丹丸通體血色,足足有十道細紋。

    完美金丹!

    "李自在,不愧是李自在。雖然是後輩,但若在同一時代,他必然是最為璀璨的星,我皇都不能比。倘若能真正的讓他把自己的劍養成,那就算是天上,也鮮有人能擋得住他一劍了。"

    黑手主人又是一嘆。

    當時李師叔境界雖然才金丹,但是意念已經是通天徹地,黑手主人礙于自己定的規矩無法出手,這才與李師叔約定讓他不能插手儀式。但後來他斬了空間與我的對話黑手主人不知曉,到最後反而是李師叔自己得到無數丹藥提升到九轉然後直接將善念給斬了。

    李師叔,好像更本沒有境界的滯礙。

    我立刻就想到了在李師叔與長劍一戰的時候,踏步一揮,便完結了戰斗。然後我看到的那副景象,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然後我看著那完美金丹,目光灼然。

    血丹雖然給我帶來了超乎常人的體質,但卻依舊讓我有了限制,那就是九轉突破到斬善念將極為困難。不過要是有了十轉金丹,讓我觸摸到一絲善念的門檻,那就容易的多了。

    "將你的血丹,逼出來。"

    黑手主人將手一揮,頓時空間之中變得空曠,桌椅全都消失不見。此時他雖然在我面前,我依舊看不清他完整的臉,他捏著完美金丹,對我說道。

    我點點頭,閉上眼楮,控制著血丹緩緩從靈台處跳躍出來。

    呼!

    頓時我就感覺好像是自己的心髒曝露在風中,似乎要將的是皮膚都吹成干。不過此時,黑手主人出手了,他的手上帶著一雙黑色的暗金絲手套。他一手將我的血丹罩住,一手拿著完美金丹,我頓時感覺到渾身都溫暖了起來。

    我張大眼楮,看著黑手主人的一舉一動。

    黑手主人雙手緩緩靠近,兩顆血丹開始產生排斥。

    但是,這個時候,黑手主人張嘴吐出一團拳頭大的火焰。這火焰是真火,我看到過那張桓使用過。但是此時那真火之中有著三種顏色,竟然是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的火焰威力巨大,我只感覺我的心髒都快要跳出嗓子口。

     嚓, 嚓!

    完美金丹和我的血丹產生了融合,直到最後,融合為一,在我的血丹九條裂痕之外,一條新的裂痕產生,不過卻是一條虛線。

    我明白了。

    就好像是一個人要在紙上畫一條直線,憑借空手去畫,和用尺子去畫,完全是兩個概念。

    這完美金丹,就是那個尺子。

    "快,這痕跡隨時都要散去,將你的意念投入其中,用你的劍意將這裂縫剖開。"

    黑手主人說道。

    我便見著那第十道痕跡不斷的閃爍著,似乎隨時都要散去。

    啊,這也許就是為什麼秦始皇最終沒有服用完美金丹的原因,因為那金丹還在三昧真火中。這三昧真火可不僅僅是灼燒身體,還要灼燒靈魂啊。

    但是我沒有時間猶豫,高冷哥還在等著我,我必須更強。

    我閉上眼楮,將意念投射過去。

    那三昧真火讓開一條路,我的意識頓時進入了血丹的深處。

    這里是一片混沌,混沌的天幕之中,有著十道裂縫,只不過最後一道裂縫,似乎只是隱隱約約的一條線。

    "快,劈開它!"他余木圾。

    我頓時一震,我不知哪里來的三把劍,只不過,兩虛一實。

    一問我心,是否無愧,無愧便是正義。

    二問我劍,是否無畏,無畏便得自由。

    三問我意,是否無懼,無懼便可守護。

    自由之劍已然凝實,以它為頭,這三劍在空氣中形成一道劍輪,狠狠的劈向那最後一道裂縫。

    轟隆隆!

    仿佛盤古開天地,仿佛萬世開古今,仿佛黑暗中的一點光芒。

    我的靈魂似乎觸摸到了另一個我的意念,這個我是善良的,又是強大的。我只要將他斬了,我就能將力量釋放出來。

    我知道我已經觸摸到了斬善念的層次,只要在努力一下,我就能斬了善念。

    只不過,此時那好似善念的我忽然睜開眼楮,卻是血紅。

    不對!

    我大吃一驚!

    這是心魔!

    我頓時從那種意識中退出來,此時黑手主人的聲音傳來。

    "很好,我將你的血丹歸還肉身,你一定要堅持住,不然就前功盡棄了。"

    我感覺到黑手主人將這顆十轉的完美血丹塞入到了我身體的天靈蓋中,然後,我整個人都差點疼的失去意識。

    完美血丹好似火山岩漿似得落入我的身體,我的意識頓時歸位,但是完美血丹卻在不斷震動。

    就好像一顆暴虐的心髒,在不斷跟我身體中的心髒在搶奪控制權。我全身血液加速流動,就好像劍一樣在血管中奔行。我的身體中不斷冒出熱氣來,好似整個人都被烤熟了。

    等到血丹歸位,忽然間轟隆一震。

    我的肩膀骨骼便開始撕裂,好像就要從肉體之中擠出來。

    但隨即我左手的神農鼎震動,又將骨頭拉了回來。但隨即,我全身骨骼都在往肌肉外面擠,就好像是我的骨頭跟不上肌肉的硬度,被肌肉給嫌棄。

    但是神農鼎卻保護著我的完全,兩者力量開始僵持。

    可夾在中間的我,卻痛苦至極。

    我到了十轉,感知力明銳了數倍,神經感應力更強。但是兩股力量的拉鋸,就好比拿著鋸子在我身上切割似得,只想疼的暈死過去。

    還有完沒完了。

    "堅持住。"

    而此時,黑手主人說著。只不過,在他心中又是另一番想法。

    你堅持住,才能為我皇的復出,出一份力啊。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