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五章破碎的空間

第一零五章破碎的空間

    這是一棟只有兩層高的平頂式別墅,但層高卻有六七米,看起來相當的霸氣。但是看多了秦皇宮的構造,對于我來說,這簡直就是渣渣。

    門口有四名士兵把守。他們背著步槍,每一個都有著五氣的修為。

    而在這別墅之上,我似乎看到了一絲金色的光芒,玄奧無比。

    "首長好!"

    見到我和破玄道走過來,他們首先行了個禮,然後向我們伸出手來︰"請將武器卸下!"

    破玄道也是回了個禮,然後將背後的戰術背包,長劍國家,戰術匕首等等所有東西都卸下。然後看著我,似乎眼楮里寫滿了讓我照做的意思。

    我想了想,將血刃遞給這幾名士兵。

    現在的我,即便是沒有血刃,也沒有多少人能對我造成傷害。

    接下來剛剛走到別墅門口,我的眼楮頓時又是一閃。在門口不遠處,又是個安檢似的門形裝置。破玄道走了過去,那安檢的門亮起了綠燈。等破玄道走過去,我也緩緩走到那門前。

    頓時,安全門亮起了閃亮的紅燈。

    砰!

    都沒有堅持到三秒鐘,那安全門砰的一聲爆炸。

    "好強大的能量,你不能進入此地!"

    那負責安檢的幾名戰士頓時以步槍對著我。說道。

    我聳聳肩,這些步槍對于我來說毫無威脅。而且能量能不大嗎,我手中可是封印著神農鼎的。無主的神農鼎可是連陸地神仙都忌憚三分。何況這些電子儀器。

    "不用了,王先生是我請來為首領治療的,你們不必如此。"

    破玄道擺擺手,說道。

    那幾個小戰士愣了愣沉默片刻之後,回了個軍禮,然後警惕的看著我。

    我越過這幾名戰士,忽然回頭。

    "我把你們的東西弄壞了,不用賠吧。"

    說完,我哈哈大笑。

    只不過,在我的心中,對于這個檔案室的嫌惡。又深了一層。

    這些士兵每一名都是好男兒。我在小時候都夢想著要成為一名優秀的士兵。但是,他們自己都不知道,其實自己根本就不是士兵,而是被洗了腦,莫名其妙加入這個編外的檔案室的人造修士。

    沒錯,他們都是人造修士。

    我感覺得出來,他們的這種忠誠,竟然都是一種假象。

    但是,這些士兵,並沒有錯。

    這也是李師叔對他們下不了手的原因之一吧。

    "李師叔,在哪里?"

    我問道。

    因為我到了這里之後,反而感覺不到他的氣息,仿佛他憑空消失了。而在這別墅里,三步一崗十步一哨,到處都是士兵。我來到了二樓,又走了幾個房間之後,這別墅基本上也都看完了。

    破玄道愣住,隨即拿出一個對講機說了幾句。然後,通道最後的一個臥室門忽然被推開,一名身穿白大褂,帶著金絲邊框眼鏡的金發青年走了出來。

    竟然是個外國人。

    "接下來交給我吧,上尉累了,去休息吧。"

    他說道,我發現他的中文說的很流利。隨著他的言語,破玄道身後走出四名士兵來,將他的雙手架住。破玄道一愣,就要說話,但是其中一名士兵取出一小管藥液,直接扎在他脖子上。

    不到一秒鐘,破玄道就直接昏睡。

    "哦?你們就是這麼對待自己人,未免也太冷血了吧。"

    我背負雙手,眼中的殺意不斷的翻涌著。

    這個外國人身上,沒有一絲真氣,但卻有著其他莫名的氣息,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我知道這感覺不好。

    他們有什麼目的,難道僅僅只是為了治療一個首領?

    "上尉的生命能源消耗過多,我為的只是將他的生命能量補充回來。請吧,王先生,首領和李先生已經等候你多時了。"

    金發青年伸手指著背後的房間,說道。

    我點點頭,走了進去。

    這是一個足可容納十三人同時乘坐的電梯,只有一個按鈕,負一。電梯緩緩下降大約二十多米之後, 嚓一聲停了下來。隨即電梯門緩緩打開,光芒大亮,刺的我眼楮有些痛。當我睜開眼楮,看清楚內中的情況之後,那內心中壓抑的殺氣,險些爆炸而出。

    "這是?"

    我指著面前的景象,問那金發青年。

    在我眼前的,是數百個足足兩米多高,透明管狀的培養皿,每一個培養皿中都有一名裸體的戰士。這些戰士閉著眼楮,靠一條管子呼吸,還有更多的軟管刺在他們的背上和四肢上,在不停的輸送著不明液體。

    每一個培養皿下都有一台計算機,和不明儀器,兩三個科學家在不斷計算著數字。

    "生物修復技術加上修士系統而生的,人造修士啊!"

    金發青年頓時興奮起來,說道。

    原來這些人,都是戰士,在捕捉修士的戰斗中死亡。然後被收集起來,以修士的血肉修補,然後將修士的真氣都灌入,以一些計算的儀器用來再生。他余麗弟。

    再生的人,沒有思想,他們就加入一些人造的骨骼等等,然後灌入一段人格記憶和指令。

    就成了人造修士!

    我深深的呼吸著,腮幫子咬的咯咯作響。

    "三年前,有一名斬善念修士,捕捉他......"

    "夠了別再說了。"

    金發青年還要說下去,我卻冷冷的打斷了他。

    的確不需要再說,這種草菅人命的做法,足以有取死之道。不管這科技的成果有多麼的重大,只要一沾上了人體實驗,就已經是取死之道。

    此人,和這個基地,在我心中已經死了。

    "呵呵,看來王先生並不感興趣啊,請吧。"

    金發青年指著一個房間,做了個請的姿勢。

    我走了進去,但他卻後退一步,然後砰的一聲,大門竟然關閉起來,而我渾身的真氣都運轉不靈。然後我對面的牆壁緩緩升起,然後,我就看到。

    李師叔閉著眼楮,在那對面盤坐。

    "來了?"

    李師叔說。

    "嗯。"

    我說。

    "他們以國之龍脈為引,設下這個牢籠,為的就是將修士困住。斬自我之下的修士,皆會受到影響。"

    李師叔說道。

    我試了試,果然如此,我想了想看著李師叔。

    "可是,你已經不屬于人間。"

    我想問的是,李師叔的劍,在人間還有誰能擋。

    "我的劍,還在養。我與他們達成協議,我要借九州之氣與國之運來養吾劍,所以我不能對他們出手,還要找到神農鼎,現在神農鼎來了。不過我還沒找到僑僑,要等等。"

    李師叔說。

    我恍然,這才是真正的原因。

    李師叔的劍,太強大,強大到他自己都承受不了。但,若是借助九州之力,磨礪他的劍。難怪再見他的時候,他拿的是那合金長劍,而不是他自己的劍,他已經將自己練成了劍。

    這把劍,不是輕易能動的。

    恐怕,到現在為止,李師叔都沒有動過自己的劍,連斬長劍的時候,都沒有。

    李師叔,你到底有多高。

    "兩位,我要的神農鼎呢?帶來了嗎?"

    就在此時,旁邊牆壁上突然出現,一個大屏幕。只見那金發青年推著一個干枯的老者,那老者好似木乃伊似得被包裹得只剩下眼楮和嘴巴,聲音干涸無比。

    而在他們身後,是一名全身有著鎖鏈,帶著面罩的青年,他閉著眼楮,似乎死了。

    李師叔點頭,看向我。

    我伸出左手,意念催動,神農鼎頓時化為巴掌大,被我托在手中。

    "這就是神農鼎,快,交給我!"

    一條機械手臂伸出來,就要抓神農鼎,我一側,那老頭就暴跳如雷。

    "僑僑呢!"

    李師叔說。

    "哼,讓他看。"

    隨即,鏡頭移動了一下,便見不遠處竟然有一個器皿,里面的僑僑被包裹住,似乎在沉眠。

    "神農鼎給我。"

    鏡頭回轉,那老頭說道。

    "找到了!"

    李師叔點點頭,站起來,踏出一步。

    轟隆!

    空間,碎了。

    ps:

    第四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