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六章問心無愧

第一零六章問心無愧

    李師叔意念將空間斬碎,一步踏出就來到了那首領所在的房間,揮手將僑僑所在的器皿斬破,抱住了僑僑。這一切都是在一瞬間就完成,那金發青年和首領錯愕的看著。還沒等反應過來,最後的籌碼就已經丟失在我們手上。

    此地,竟然是在別墅上面!

    "你,李自在,你別忘了我們的協議。"

    那木乃伊首領七竅生煙,激動得渾身顫抖。而金發青年此時面色一沉,目光中有光芒在閃爍。

    李師叔點點頭。

    "我按照約定,將神農鼎拿到了,所以我要回僑僑,也是應該的。"

    李師叔先是檢查了一下僑僑,然後對著首領說,他的目光沒有半點的遲疑。

    我適時的踏出一步,將神農鼎舉起來。

    "神農鼎就在這里。"

    我說道,在他們還沒有回應的時候,又將神農鼎恢復成為符文。說道︰"可是我不願意救你啊!"

    這個老頭的生命能量已經消耗的所剩無幾,肉身枯竭,似乎是一種從肉體開始枯竭的癥狀。若是用神農鼎,的確能靠著藥氣將他的肉體補回來,但這治標不治本啊。

    這個老頭,早就該死了,只不過不知道靠著修士的金丹吊命。

    他這一聲,暗中干掉的金丹修士。一定不少。

    "好好好!"

    那首領氣得發抖。看著我,陰森的說道︰"你叫王盼,你難道不怕你的父母新房中發生什麼事兒?"

    我聞言,殺氣滿溢而出,直刺那首領和金發青年。可是他們的面前忽然出現圓形的守護罩,將我的殺氣屏蔽掉,竟然毫發無損。

    可這個時候,李師叔看著我搖了搖頭。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我父母沒事。

    "用家人威脅,難怪你檔案室做什麼都要偷偷摸摸,還好意思到處打著國家旗幟。果然,對你們就不應該說這麼多話。"

    我說道。剛才那個特制,加了龍脈為鎮的囚牢也好,利用家人威脅利誘也好。

    處處充滿著扭曲的思想,這個檔案室,已經沒有必要存在。

    "很好。既然你們這麼嘴硬,那麼就讓你們這些區區金丹修為的存在。嘗嘗斬善念的強大!"首領怒極而笑,在輪椅上按下了一個紅色的按鈕,隨即,便見旁邊那個被鎖住的青年身上禁錮盡去。

    嗡!

    青年睜開了眼楮,但奇怪的是,他的雙眸,竟然好似石頭的顏色,一點神氣都沒有。

    但是,他的身體卻是充滿著強大的能量,而他無思無想,就好像斬了善念。

    這就是那個,斬善念的人造修士。

    人造善念修士撲殺過來。

    "這個交給我了,剩下的,交給你了。"李師叔抱著僑僑,右手捏成劍指,擋住那人造善念修士一擊,然後鎖定了他,隨即劃破一道裂縫,直接退了出去。

    而那人造善念修士,直接追了出去。

    現在,這個地方就只有我對整個基地了。

    "王盼,你束手就擒吧,李自在一走,你就沒有了強援。只要你答應幫我,將來榮華富貴享之不盡,你應該看得出來我的能量。"首領說道。

    可惜,他說的話對我一點誘惑力都沒有。

    可惜,他的所作所為,連我一點的憐憫都不配得到。

    可惜,我的正義,不允許我這麼做。

    "可惜啊。"

    我說道。

    然後,我放開了我的氣勢。

    轟!

    強大的力量將他們震退數丈,整個房間都在震動。隨即 嚓 嚓的化為一片片碎石裂開,隨即整個房間都在顫抖。我心中一動,血丹帶動心髒一顫。

    七殺變,第三變!

     嚓!

    我右腳一跺,整個別墅就被我踩成了渣滓,無數的戰士都被我這一腳給震死。他們雖然是無辜的,但是我卻不後悔,因為,他們活著本身就是一種苦難。我救不了他們的靈魂,更救不了他們的肉體。

    "你住手!"

    首領在保護罩下根本就無法抵擋,頓時搖搖晃晃的倒下去,他大叫。【愛書屋】

    因為我這一腳下去,將他的大本營給踩成渣滓了。

    但此時,他將一塊電子版捏碎了,隨即整個地下室都處在一層巨大的保護膜之中。憑借我的力量,竟然難以抵御。我知道,那是大地之脈的力量,他利用國之運形成的保護層。

    "很好,劍來!"

    我手一招,血刃重新回到我身邊,隨即我舉劍︰"日出東方,赫赫大光,靈神衛我,慶門立章。

    祿存拱惠,不雲炳剛,把持既濟,松憒罌鎩br />
    未越絕命,故水鬼鄉,三元滿體,八神作疆。

    逆吾者死,敢有衛當。"

    此時隨著我的念咒,空氣中已經聚集起了一片雷雲。我心念一動,十轉血丹的力量徹底爆發出來,那雷雲頓時有感覺,轟然漲大,黑壓壓的將整個天空都遮蓋住。

    血丹每提升一個層次,就會有一次天劫,我已經聚集了五道天雷。

    此時,我就要全部都用出來。

    "是七星神咒經!首長,快走。"

    見到我念出了咒語,那金發青年頓時大驚。

    此時的天空之中,五道天雷合一,其威力堪比李師叔斬善念時的天雷。但此時我已經十轉,自然感覺到其實它的威力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狂暴。

    但是,在我的地下,還有這許許多多的人啊!

    只要是站在一起的人,就會被天雷默認為渡劫之人。

    地下可是數百名人造修士,氣息怎麼會弱小。

    天之眼出現,足足有九丈九。此時天之眼眼瞳紫得發黑,而眼白的地方,卻爬滿破血絲,其中竟然好像要流出血液來。

    "不,不。這是我的心血,我不能走,王盼,你想清楚,你這樣是和國家為敵啊!"

    首領掙扎著叫道,但是我沒有理他。

    我斬殺了他,就是為國家除了一道毒瘤,怎麼會與國家為敵。

    "老律令,急離遠方,北神統祿,永斷不祥,急急如律令!"

    我左手托天,右手劍指地下。

    嘩。

    天之眼中流出一道血淚,然後天之眼枯竭了,這血淚變得狂暴,將整個雷雲都吸收,隨即化為液體的神雷,直接砸下來。就在此時,那斬善念的人造修士撲上去,迎向天雷。但是還沒等他撲到地方,就已經被液體神雷洗了一遍,化為飛灰。

    轟隆隆隆隆!

    地動山搖。

    石破天驚。

    天雷轟擊在我左手上,隨即在我身上化出一道巨大的電網,籠罩了方圓數里範圍。那所謂的國之氣運在天雷的力量下轟然破碎,然後狠狠撞擊在地表。

    整個地面都塌陷下去了,我能感覺到底下的生命完全消失。

    天地之爭,終究是天之力要更雄厚。

    我咬牙。他狂農扛。

    神農鼎將滾滾天雷之力吸收進去,只不過這過程並不簡單。這雷電在我體內 里啪啦的想著,將我七殺變第三變的七殺甲都破了。

    但是我感覺得到,我的血丹吸收了經過神農鼎轉化的能量之後,更加完美。

    在血丹之中,有一股氣息越來越強大。

    我感覺到善念的門檻越來越接近,但偏偏總是差那麼些東西。

    許久之後,煙塵散去,地面已成廢墟,方圓三里之內化為一個巨大的坑洞,所有存在都變成了沙子。

    檔案室,全滅!

    "你做的好。"

    李師叔走到我身邊,他問道︰"你是否覺得後悔?"

    後悔?

    破玄道其實人很不錯,他似乎與其他人不一樣,而且他幫過我。但是,他終究也是被洗腦而已,在這世上只能被人利用,活的更加悲慘。

    其他的人造修士也是。

    "我不後悔,他們,我殺他們問心無愧,這是我的正義。即便是將來受到業障纏身,我也問心無愧。"

    我說道。

    嗡!

    我靈魂之中,問心正義之劍頓時顫抖起來。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