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七章復活黃大仙

第一零七章復活黃大仙

    一問我心,是否有愧,無愧便是正義!

    問心正義之劍,凝形!

    "多謝李師叔!"

    我看向抱著僑僑的李師叔,我知道是李師叔在指點我。原本我三問之劍剛剛悟透還是虛影。之前悟到了自由真意,凝實一柄,此時再悟正義,我又多一殺招。

    天問三卷,終究會被我取代,張道陵也是。

    "嗯!"他狂雙血。

    李師叔忽然面色一白,我感覺到他的氣息忽然一滯。

    我頓時錯愕,李師叔受傷了?堪比陸地神仙的李師叔,竟然也會受傷?

    但是,片刻之後,我就想通了。

    李師叔以國運與地脈之氣養劍,但那首領以國運大陣困住我們時,李師叔斬了國運大陣撕開裂縫。那等于是自己在自己的身上斬了一劍,然後我又以天雷破國運大陣,等于是又在李師叔身上插了一刀。

    李師叔是自己斬了自己。

    果然。只有李師叔才能打敗自己。

    "李師叔,你怎麼樣了。"

    我伸手要扶他,卻發現他身體之中的劍意越來越強,越來越鋒利。

    他在地上一抓,卻見一個赤裸的男性身體從沙礫之中被抓出來。我看得清楚,這具身體是之前那幾百具人造修士身體之一,這具身體比例十分完美,沒有任何傷口。也還沒有植入人造修士的那些骨骼和意念。

    只不過這具身體。此時竟然在 里啪啦的散發冒著雷光。

    "這具身體!"

    黃大仙頓時興奮了,充滿了激動。

    原本幾百具身體都會被毀滅,就連那人造善念修士都一樣。但是凡事總有例外,這一具身體就在我的雷劫光芒下存活下來,還殘留了一部分雷之力量,產生了變異。

    這樣的身體,修煉雷法,事半功倍,簡直就是完美。

    更重要的是這句身體竟然有著九轉能量。

    也就是說,只要再有一顆不低于五轉的金丹,黃大仙就能轉生了。

    黃大仙又如何能不興奮和激動。

    "這軀體你用神農鼎養著吧,我的劍受到損壞,也需要養。你去龍虎山吧,遲則生變,你自己的因果,你自己去解決。我的劍已經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候。我身體的修為是禁錮它成長的重要因素,所以我容不下半點分心。此事已了。我會去閉關。龍虎山下來之後,你再來華山尋我。"

    他將那肉體丟給我,然後不知道切割了哪一塊空間,隨即整個人消失不見。

    李師叔的劍,果然是沒有折,反而會越來越強大。

    我這才想起,華山也在這附近,也正因為如此,李師叔才會在閉關的時候,被檔案室控制了僑僑。

    然而,我卻是因為他的這句話,心急如焚。

    龍虎山生變!

    高冷哥!

    "等我!"

    我左手將神農鼎化出,直接收了那軀體。

    縮地成寸,我整個人化為一道黑影朝著龍虎山方向狂奔。

    龍虎山和華山的距離著實不近,即便是以我半步善念的修為,出發的時候,乃是早晨十點啟程。當到達龍虎山之時,也已是第二天下午三點。

    龍虎山,千年聖地。

    但是,此時的龍虎山,在我的眼前,確實另外一番氣象。

    原本龍虎山之形狀,乃是一龍一虎相互對峙之態。龍從雲,風從虎,風雲際會,龍脈與虎脈相輔相成。然而白奇卻是將兩脈都抽了出來,這下子,就破壞了龍虎山的風水,雖然短時間看不出,但遲早會受到影響的,按理說應該還堅持得住一段時間。

    可是,此時在我的眼中,這龍虎山卻死氣沉沉,就好像是垂暮老人。

    "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的修羅眼開啟,便看見一道道氣息自山體之中往一個方向流動,這個方向是後山的方向。

    高冷哥!

    我頓時一驚,李師叔說的有變,難道九天鎖鏈陣有變?

    糟了。

    我頓時往後山而去。

    但是,我走了一陣,卻發現我再也走不下去了。在我的面前,樹立起了一道透明的牆,此牆將整個龍虎山都罩了進去,讓我根本就進不去。

    "守山大陣!"

    這個陣法,只要使用出來,就與山之地脈相連。雖然龍虎之脈失去,但是龍虎山還是與九州大地相連的,自然還是能守護住山。除非將整個龍虎山毀滅,不然是進不來龍虎山的。

    在九州中將龍虎山毀滅,那只有陸地神仙才有的力量。

    而說起來,這個守山大陣,還是張道陵當年創下的,我想了想,這算不算作繭自縛。

    不過,此時,我卻有另外一個方法。

    我舉起了左手,按在守山大陣上,然後勾動神農鼎的力量。

    嗡!

    神農鼎乃是神物,其神力自然能鎮壓地脈,只一下,這守山大陣就出現了缺口。我趁機扭身進入。

    我閉上眼楮,感知探了出去。

    然後,我感覺到了關押高冷哥的洞前,修羅眼的感知之下,高冷哥已經瘦的皮包骨頭,渾身真氣不斷被抽離,而他的生命似乎也被九天鎖鏈陣不斷剝削。

    若此時用一個詞語來形容,那就是,奄奄一息!

    "高冷哥!"

    我驚叫。

    我若晚來幾天,恐怕高冷哥就要真正的連魂魄都要被抽離了,那個時候,還救個屁啊!

    高冷哥似乎感覺到我的到來,他抬起頭來,一言不發。

    但是我感覺到他的眼中,似乎是欣慰,但又似乎在讓我離開。

    "你等著,我這就來救你。"

    我眼淚都掉下來了,抬腳就要前進。

    可是這個時候,在旁邊出現一道聲音來。

    "喂,我沒有眼花吧,竟然是祖師爺誒老頭,沒想到我能見到活著的祖師爺啊!"

    卻見一名穿著天師堂道袍的瘦高青年枕著雙臂,走了出來,我感覺到他的修為是金丹八轉,但是我卻覺得他很危險。而在他旁邊那個默不作聲的沉穩中年人,乃是金丹九轉,更有些壓力。

    我有些詫異,我已經修到了完美金丹,為何他們還能給我危險感覺。

    剛才,我竟沒有感覺到他們。

    "他們,能借地脈之力,應當是與白奇做了交易!"

    黃大仙說道。

    我立即感覺到,他們行走之間似乎在與山在溝通,這明明是真武暴氣術之法啊。

    這白奇,果然還是對龍虎山出手了。

    "守山大陣果然困不住你,的確有資格被稱呼一聲祖師爺。"

    那中年道士有些胖,十分沉穩,在他的臉上找不到任何的急躁。他想了想,說道︰"不過,龍虎山,已經不再是你的了,這青魚你救不了。明明走了就不應該再回來,為什麼偏偏不知死活,還要再來重新入局。"

    我沉默,走了不再回來?

    呵呵。

    高冷哥可曾放棄過我?藏地一個電話,高冷哥便生死趕來。明明知道我不是張道陵,卻依舊生死守護。寧願被鎖,也要先救我。那無論到哪里,都任由我召喚。

    這樣的高冷哥,讓我放棄嗎?

    我做不到!

    我的劍,也做不到!

    我一震血刃,態度已經表明了一切。

    "看來你是鐵了心的了,既然這樣,那也別怪我龍虎山。"

    那中年人還沒說胡,隨即便見著旁邊又出現一個年輕人。這年輕人一出現,就直接以一劍刺過來,他的劍極快,好似一條光線,就好似一條游龍。普一出現,就產生龍吟,這龍吟似乎要影響我的心神。

    這是龍吟之劍!

    此劍從我的背後刺向我的腦袋,我頭也沒有抬,左手直接捏住了那一劍。

    "不知死活的東西,看清楚,什麼才是劍!"

    此人金丹六轉,在龍虎山絕對是天才級別的人物,但對我來說,隨手可滅。我意念之中正義與自由兩劍斬出,直接將此人意念斬滅。

    左手伸出,直接打爆他的身體,只留下一顆金燦燦的六轉金丹。

    神農鼎一震,一具閃爍著雷光的男子肉體出現。

    "黃大仙!復活吧!"

    我說道。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