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六章活人豢鬼地

第二十六章活人豢鬼地

    其實以道上的規矩來算的話月經哥並不是道士,也不是術士,因為他並沒有獲得他師父的道統,要認真算起來的話,也就僅僅只是一個道童罷了,當然,雖然他只能算是沒有道統的道童,但還是在一些熟人的介紹下給國家機關處理了幾件國內的靈異事件,也拿到了一些不菲的酬勞。

    不過前幾年月經哥就退出這一行了,做幫自己故鄉的人做點散事維持收入,畢竟太危險了,這一次如果不是你的原因,月經哥是根本不會再來八堡村的。

    月經哥的師父是散修,專精茅山的豢養小鬼,所以月經哥對此也耳濡目染,茅山養鬼有分很多種類,如五鬼,情鬼,財鬼,八翁,靈童,守園鬼等等。

    其中有很多連月經哥都沒看過,甚至存在不存在都是一種問題,所以月經哥也就沒和我多說了。

    從月經哥的口中得知,養小鬼也並不是我所想的那樣,都是邪惡的,危險的,請神容易送神難什麼的,小鬼和其他不一樣,只要你心誠,那麼它自然也會以誠相待,這叫心誠則靈,如果你抱著什麼不正當的邪心,那受反噬也是自然的。

    那年月經哥和他師父之所以會去四川,是因為有個雇主出了天價讓月經哥的師父幫忙找個地方,當然,如果那時候月經哥和師父兩個人若是知道要找的地方這麼危險,當時肯定不會收那錢,就算收了,也不會就只收一百二十萬。

    月經哥和他師父是先去的成都。

    說起成都,沒來過的人可能不知道,這邊不像其他地方那樣,這里遍地都是茶樓,棋牌室,即使73那年國民普遍較窮,但是茶樓這東西還是很多。

    那時候月經哥和他師父就是在一家古香古色的茶樓里面見到的雇主,那人穿著一件棕紅色的唐裝,听月經哥說,那人是當地哥老會的一個大頭目,總而言之就是一個錢多人傻愛裝逼的人。

    客氣了一番後,雇主就開始給月經哥他們講自己的故事。

    雇主的祖宅就是洪雅的八堡村,不過在大饑荒的時候,全家跑到成都市區了,後來想回去的時候,發現八堡村找不到了,這次請月經哥他師父來,就是想借著月經哥他師父那一手探龍脈的功夫,找到八堡村。

    當時月經哥他師父以為是一單報酬多,難度低的任務,也就接下來了。

    用月經哥的話來說,當時真的是日了狗了。

    不過月經哥他師父是一個謹慎的人,在接下單子後,還是沒有一個人選擇出發,而是找了個好朋友,從月經哥的口中得知,他師父的這個好朋友可了不得。

    當初在重慶警察局418密封檔案,就是他給一手解決的。

    月經哥他師父朋友來的時候還帶了一男一女兩個人,那兩個都是他的徒弟。

    當時月經哥他師父在和他朋友說出這次要去的地方後,他師父的那個朋友拿出張地圖,在地圖上看了好久,標記了好多東西後,這才摸著胡子說這趟生意不好做。

    那時候月經哥的性格和現在的我差不了多少,都是那種喜歡打破沙鍋問到底的類型,就問那人說怎麼不好做了。

    那人解釋了半天,總之就是那塊地方陰氣太重了,容易被人給利用起來,只要改一下風水,那就是一塊最完美的活人豢鬼地。

    月經哥連忙問啥是活人豢鬼地啊,那人卻不說話了,總之就是一副很忌諱的樣子,而月經哥的師父在听到活人豢鬼這幾個字的時候臉色也不太好看。

    最後兩個老家伙跑到一個房間里面商量去了,月經哥則和那人的兩個徒弟熟絡了起來。

    畢竟學的都是玄學,而且也都是一樣年齡的人。

    在听到這的時候,說實話,我已經感覺有些不對勁了,以月經哥的口吻來說,當時就算沒有二十歲,十六七歲也肯定是有了,73年距離現在也有四十年了,也就是說,月經哥哥現在最少也是五十歲出頭了。

    可是月經哥現在的臉看起來的確是和我差不多年齡啊!

    就算是養生,也沒有這麼夸張吧!

    不過我也沒多想這個,畢竟我連死了四十年還沒腐爛的尸體都見過,月經哥這五十多歲長得和二十多歲一樣其實也沒啥。

    那人的兩個徒弟是兄妹,哥哥叫王開山,妹妹叫王小柳,在說到王小柳的時候,月經哥的表情有些柔和,我能夠看得出來,月經哥很喜歡那個叫王小柳的女人。

    當時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雖然王小柳的師父說這次要找的地方很危險,但月經哥他們卻一點兒也不害怕,畢竟他們那會兒都還沒出山,平時老學一些什麼咒語啊,畫符啊,早就厭煩了。

    換一種說法就是學化學的人,一天到晚老是學理論,終于有實踐的一天了,說不激動簡直是假的。

    反正听月經哥說,那天晚上,月經哥激動的一晚上沒睡著。

    一個是因為要去實踐,另外一個就是王小柳,他確定自己真的是愛上王小柳了。

    第二天,大清早,月經哥就起床了,他剛起床就去王開山兄妹那房間叫他們一塊兒吃早餐了,成都的早餐其實沒啥好吃的,總之就是面,滿大街的辣子面。

    月經哥是四川人,自然不怕這個,不過王開山兄妹是廣東人,平時不吃辣的,當時吃的滿頭大汗,邊吃邊咳嗽。

    這讓月經哥這個本地人感覺倍有面子。

    總之那天早上月經哥帶著王開山兄妹逛了很多地方,而且過程中還很爛俗的表現自己,就算是個傻子都看得出來他對王小柳有意思。

    不過王小柳對月經哥的殷勤卻一直沒啥反映,這讓月經哥特別憂郁,都可以寫一本《少年月經哥之煩惱》了。

    差不多到了下午,月經哥的師父和王小柳的師父這才從屋子里面出來,臉上都有一些疲倦,顯然是熬了一夜沒睡覺。

    他們把月經哥三人都叫到房間里面,這才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們覺得這八堡村之所以會消失,絕對是有人用了活人豢鬼的方法,將整個八堡村里面村民的生魂給抽出來,做出一個陣法,用這些生魂來源源不斷的吸收煞氣,用來養一只鬼王。

    所以這次去八堡村並不是單純的摸龍脈找村子這麼簡單,很有可能得和那個養鬼王的人斗一次法,非常的危險,希望他們幾個人別去。

    先不說王開山和王小柳了,月經哥哪里會肯,他可想在王小柳的面前好好表現一番啊,所以當時就說自己肯定要去,學了這麼多年的玄學可不就是為了這一天嗎?

    年輕人都有種不服輸的精神,見月經哥都不怕了,王開山哪里肯,馬上就答應了,王小柳見自己哥哥答應了,也同意了。

    說到這,月經哥有些懊悔的抱住了自己的腦袋,低聲咽哽道,"當時我不應該那麼沖動的,如果不是我,他們也不會想去的,這樣的話,後面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後面什麼事?"我看月經哥的神情有些激動,連忙開口詢問道。

    月經哥深吸了一口氣,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張黑白老照片,照片上面有著三個人,兩男一女,我一眼就看出來其中的一個男的就是縮小版的月經哥,照片里的月經哥看起來很年輕,十五六歲左右,臉上帶著呆滯的笑容。

    而那個王開山看起來則是文質彬彬的文化人模樣,至于王小柳,我發現她的臉不知道被誰給摳了,模糊的一片,根本看不清到底長什麼樣。

    但從輪廓上還依稀可以看出來,的確是個大美人。

    ps:

    第一更,還差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