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九章危險

第一零九章危險

    "什......"

    那青年只來得及吐出一個字,便看見黃大仙那張英俊的笑臉,隨即黃大仙一掌拍向他的小腹。他連反應都沒有,就被黃大仙一掌拍中,隨即便覺得身體之中猛的一震。腎髒停止了跳動。

    "水之雷,斷腎脈。"

    那青年頓時感覺整個身體之中的水分都干涸,連血液都沒有。水克火,心髒頓時衰弱下來。

    黃大仙又拍了一掌,直拍心髒。

    "火之雷,斷心脈。"

    黃大仙這一掌,直接印在他的心脈上,他的心髒頓時停止跳動。火克金,頓時他的呼吸受制,面色蠟黃,整個人都飄飛起來。

    但是黃大仙卻沒有放過他,翻手一掌再印其胸。

    "金之雷,斷肺脈。"

    青年呼吸完全斷絕,整個人變得好似個木乃伊似得。金克木,他的小腹萎縮起來。

    "木之雷。斷肝脈。""土之脈,斷脾脈。"

    接連兩掌落下,青年的身體髒腑似乎都斷完,整個人身體中的雷電光芒不斷外溢,但人卻沒有死,好似整個人像是木偶般被黃大仙擺布。

    五道雷之掌法落下,天空中不斷嗡鳴,似乎天地間響起了仙樂。

    "五雷天音。五行斷絕。安心去吧!"

    見那青年落在地上,渾身猶如枯槁,卻未死絕。他搖搖晃晃的指著黃大仙,嘴里喃喃說著什麼。

    "五,五雷天音掌,早已失傳的......"

    噗!

    他話還未說完,便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倒了下去,死不瞑目。我頓時一愣,這可是龍虎山失傳的絕學啊,黃大仙這家伙哪里學會的?

    五雷天音,乃觀天地玄理,以天雷封斷人體五髒,以天音,收割人之生命。

    "你傻了嗎?張道陵的道統里,好東西多的是啊。"

    黃大仙知道我在想什麼。翻了個白眼說道。

    我一愣,暗罵了一句傻。

    張道陵乃是龍虎山祖師爺。道統之中自然有著許多的道法。而黃大仙在封印道統的時候,接觸的最久,自然能從中偷取一兩種道法來。

    天問三卷如此,五雷天音掌亦如此。

    在之前被未認主神農鼎鎮壓時,道統也被損壞了一些,黃大仙也是偷取了一絲,學到這五雷天音掌。可惜時間太短,不然,他甚至能將這道統架空,然後將空殼留在那里,然後放些東西進去,坑藏鋒一把。

    "總之,你活過來,真是太好了!"

    我扣住他的肩膀,抓的很用力,生怕這是一場夢,稍微不注意,就會碎裂。

    黃大仙也伸出手來,抓住我的肩膀。

    兩人的眼中都閃爍著淚光,都看得見對方眼中的激動。

    "走吧,金禪那家伙,快要等急了。等將他救出來,咱們一塊喝酒。"黃大仙說道。

    我點了點頭,轉頭看向那中年道士。他狂斤技。

    但是那道士從剛才開始就一動不動的,仿佛死了般,黃大仙冷笑一聲,對著他吹了口氣。

    呼!

    那中年道士竟然變化成一踫黃沙,散落在空氣之中。

    "跑了!"

    我頓時一愣,剛才太關注黃大仙,竟然疏忽了這個道士。而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能在我的眼前逃走,我也是太激動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周圍的空氣變得粘稠起來。

    "王盼,你先走吧,這里,好像又有不要命的家伙要來送死了。"

    黃大仙將我一推,但隨即,龍虎山卻是一震,似乎整個山都震動了一下。

    "走?你們哪里都走不了。"

    隨即,便見遠處一道橢圓形的罩子緩緩縮小,直接將我與黃大仙罩在其中。然後三道身影走了出來,同時其中一人口中發出冷哼,這三人都是天師堂天師。

    我和黃大仙站著,竟被壓的呼吸都困難起來。

    這三人,都是金丹九轉!

    而且,在他們手中各自拿著一劍物什。左邊那人,抓著一面令牌,令牌上有一輪太陽。另一人,手持一根拐杖,拐杖頭竟然有一輪彎月。最後一人,拿著一把劍,劍上有著北斗七星。

    日,月,星。

    "日月星辰北斗困魔陣!"

    黃大仙見到這一幕,頓時冷笑道︰"當年張天師三大徒弟各得天師一真傳,創造這座大陣,乃是用來困鎖域外天魔,現在竟然用來困住他的轉世。你們龍虎山,真是敗壞門風啊!"

    我翻了翻白眼。

    黃大仙知道這麼多秘聞,還用這種話來打擊這幾名天師,同時間,我知道他在想著要怎麼破解。

    三名九轉,使用道家法器布下的大陣,的確是夠厲害。我雖然有著神農鼎,但也不是隨時都能用的,至少在我沒有危險的時候,我並不能調用太多的力量出來。那守山大陣的破解,也是引動了其中鎮壓的力量使神農鼎自己與守山大陣相互排斥,才進來的。

    要不然,我踫到一個家伙,直接將神農鼎丟出去,砸死一個,丟出去砸死一個,那不是爽翻了。

    "王盼也說過,他不是祖師爺。所以你們還是不要把祖師爺搬出來,在我等看來,你們就是斬殺了我龍虎山一位師弟的兩個惡魔!"

    中間那拿著月杖的天師說道,他臉色充滿著正氣,卻不見多少憤怒。

    借口而已。

    我忽然感覺到,張道陵其實挺可憐的,轉世這麼多次都還是被我替代了。龍虎山的徒子徒孫又是這樣的一群沒有心肝的家伙,你怎麼那麼失敗。

    "惡魔嗎?呵呵,按照各位的邏輯,你龍虎山之人殺我們,就應該安安靜靜的坐等你們斬殺?"

    黃大仙嘿然一笑,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事情,眼中光芒閃爍起來。

    我忽然記起來,黃大仙不是彌勒教的佛子嗎,應當是輸于佛家的,那麼這家伙說不定還和道教有著仇恨在。

    只不過讓我更沒有想到的,是那拿著七星劍的道士,竟然點了點頭。

    "那是當然,我龍虎山是名門正道,說你是邪惡,那你們必是有取死之道。若是不想死後永不超生,那自然是需要束手就擒的。"

    這話說的道貌岸然,正氣凌然,仿佛他就是最大的道理。

    我險些氣的連鼻子都歪了,這還是龍虎山,這都養的是一幫什麼人。

    黃大仙面色更是鐵青。

    "你看吧王盼,我就說這是幾個來送死的,你還是先走吧,不然我怕他們把張道陵都氣的活過來。"

    我點點頭連話都不想說了,張道陵,就讓我們來為你清理門戶吧。而且我知道,黃大仙生氣了,這個時候我只要相信著黃大仙,將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他就是了。

    他讓我走,我自然就能走。

    這時候,黃大仙手掌上雷光散逸,猛的劈手一揮。五道雷光朝著五個方向爆沖,隨即空間產生裂縫。

    然後黃大仙在我腰間一拍,我立即會意,血刃順勢一斬,頓時一個裂口打開。

    我跳躍出去。

    "不好,王盼逃了!"

    "不要理他,將這個邪魔困住,王盼自然有人去收拾他。"

    那拿著大日令牌的天師對拿著七星劍的天師說道,我回頭看了一眼還在陣中的黃大仙,他又給了我一個安心的眼神。

    日月星三人在陣中,此時我是無法直接將他們斬殺的,如果強行斬殺,一是不但相當于在同時與三名九轉天師作對,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法器增益。

    我試過,我的楓葉異能無法直接作用于法器上,可他們都是靠法器來增強威力,自然無法直接作用于他們的肉身。

    我轉身離開,因為我知道,黃大仙從來沒有讓我失望過。

    我走了不久時間,來到半山腰的一處空地,這里是通往後山的唯一一條路,我必須走這里。

    但是此時,有四十幾幾名金丹八轉的道士,盤坐于此。

    見我到來,頓時以大北斗七星陣將我團團圍住。

    "王盼,我們等你多時了!"

    遠處高台上,一名天師站立起來,掌控全局。

    危險!

    ps:

    第四更,今天更新結束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