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一一章再見洛陽

第一一一章再見洛陽

    龍虎山自古以來就是一處福地,適合修行。

    因為陳摶斬天門,這里的靈氣的確變得更為稠密,但是遠遠望去數座山峰都是毫無生氣。在修羅眼之中,我瞧的分明。那應當是將山峰的潛力都抽干了,變成是死的山峰,那些山上的樹木在不久之後都會死去,然後不會有任何的動物生長。

    就算按照現在的靈氣稠密度,也要數百年才能恢復生機。

    這就是為了讓四十多名道士提升到金丹八轉的代價,或者說讓龍虎山全體提升的代價,無異于殺雞取卵。

    雖然這樣做很殘酷,但是龍虎山別無選擇。

    武當山有白奇,全真教有白琉璃,可是龍虎山什麼都沒有,就算是唯一一個與龍虎山有聯系的大能李余,都陣營不明確。在這動蕩的時代,必須要有鎮得住場面的存在。

    我在龍虎山奔行,每走一步都感覺到整個龍虎山好像走到了末代。

    張家人出手幫我擋住大北斗七星陣,我也不意外。我很感動。但是更多的,是對他們的感謝。因為他們出手,始終只是為了那個在祖上的張道陵祖師爺而已。

    可是,我是王盼啊,我就是我。

    越靠近後山,空氣中垂暮之氣越來越重,整個山峰的生氣好像都在被抽離,然後灌入到一個地方。

    而我的修羅眼。能看到的東西越來越少。到最後反而不如自己的感官了。我想了想,大概是到了這個地方之後靈氣實在太混亂的原因。

    不光是靈氣,在靈氣之中還摻雜了其他的東西,使轉真氣都有些滯礙。

    "好在我的身體夠強大,不然絕對會有影響,十成力量最多發揮八成。這也是龍虎山做的事情嗎,抽取山之生靈之力,不怕有傷天合嗎?"

    我嘆了口氣。

    這就好像是一個富翁,死之前要將自己的所有財產都花光。

    而且一兩座還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要是整片龍虎山都被抽空,龍虎山變成了死山,那麼這個地方的地脈之氣就會揮霍一空,然後,就會發生各種各樣的天災。

    泥石流,地震,山洪。

    用科學的解釋就是。破壞了此處大陸板塊的質量,使得此地容易發生地震。

    就像是一個人。在活著的時候,有生氣,可以控制身體做各種各樣的事。當人死了,那麼沒有了精神的控制,身體就不能動了,只有任人宰割。

    山,在活著的時候,可以保持著山體的質量,如果死了的話。

    唉!

    這可是滅宗之舉啊!

    雖然已經不是龍虎山的人,但我總是覺得,似乎有些不爽。

    "咦?"

    走了片刻,我瞧見前方不遠處立著一名青衣女子。這個女子只有背影,瞧著體態縴細,那腰不足盈盈一握。她的頭發隨意挽在背後,已然及腰,她立在那里,一動不動,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重點是,這個女子,我覺得很熟悉,就好像紅鯉和高冷哥給我的感覺。

    而且,她所站的地方,似乎吸取山之生靈之力的速度,變得慢了。

    "你來了,王盼。"

    當我靠近她只有數丈的時候,這個女子就開口了。

    嗯?她知道我?認識我?當她開口的時候,似乎對我有著一絲敵意,但是卻並沒有多少殺意。

    這是怎麼回事?

    我走到她的側面,她閉著眼楮,臉上極為白皙。便是驚鴻一瞥,也知她是傾國傾城之相。這樣的女人我若見過,那便是必不會忘的,那麼這個女子到底是誰。

    "你是誰,為何會認識我?"他吉共劃。

    當我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這女子秀眉皺起,睜開了眼楮盯住我。

    我被她這麼一看,立刻產生極為奇怪的念頭來,這個女子,似乎有著紅鯉的氣息。

    我沉默了,我大約猜到了她的來歷。

    她,是妖。

    "青魚一直在等你,他相信你。但是我看,你卻也沒什麼能耐,到現在為止才半步善念的修為。你可知道若不是我將這拔山之力鎮住,青魚此刻便會陷入永久的沉眠。"

    果然,這個女子是認識高冷哥的。

    隨即我又是一驚,拔山。龍虎山到底是怎麼搞的,到底要干什麼,滅宗滅派之仇也不需要這樣吧!

    而眼前的這個女子,眼中光芒奇異,若在妖族之中,就算的上是大妖了,當是斬了善念的存在。她竟然為了鎮壓拔山之力,而被封印在此處了!

    "多謝了,請問你是......"

    我長長的吁了口氣,這樣看來,高冷哥暫時是沒有太大危險的,我真心誠意的對她道了謝。照這樣看來,這個女子跟高冷哥的關系,很不一般啊。

    這女子听聞,冷笑一聲,隨即從懷中拿出一件東西。

    "哼!原來你連我都忘記了,也罷,我安子魚也不算什麼大人物,忘了就忘了。不過,龍虎山還有著其他的手段,此次救青魚,會有很大危險,你一定要提防著。就算救不到青魚,到時候你就將這個東西捏碎,然後丟到那洞里去,這樣才能最大程度保證他的安全。"

    我從她的手中接過來那東西,入手溫潤,定楮一看,卻是枚嬰兒拳頭大的魚形青玉。

    青玉?青魚?

    我愣了愣,感覺到這一枚玉佩之中有著極為復雜的氣息,就好像是行功路線。在我手上,光線照射下去顯得極為通透,竟然是一塊溫玉。

    我點點頭將這塊玉收起來,然後抬起頭瞧著安子魚,我有很多話想要問她。

    但是,最終只剩下一句︰"紅鯉,還好嗎?"

    說完這句話,我自己也下了一跳,好像這句話是脫口而出似的。

    安子魚听到我這句話,突然死死看著我,從頭到腳的看,看的我毛骨悚然。隨即她哈哈大笑,笑的我莫名其妙。直到最後她笑的喘不過氣來,然後才停住,在她眼角滾落了兩行淚水。

    她指著我,似乎想要罵我,但隨即又將手收回去。

    "她,還好吧。等你救出了青魚,我就帶你去見紅鯉。只是沒想到,你竟然還記得她。呵呵呵!"

    安子魚說完,再不肯開口。

    我點了點頭,知道她在騙我,紅鯉一定不好。紅鯉,那個為我耗盡千年歲月,到最後只得一絲殘念,陪她一天的女子,過的不好。

    不知為何,我特別想為她做點什麼。

    "不必再問了,你要讓青魚等到何時?"

    安子魚說道。

    我頓時反應過來,此時我應當做的不是這個,隨即便收斂心神,直上後山九天鎖鏈陣。

    "高冷哥,我來了。"

    洞前,我心潮澎湃,緩緩說了一句。洞中的高冷哥似乎有所感應,抬起頭來看來我一眼,雖然隔著山洞,我似乎也能感覺得到。

    當我要踏進山洞的時候,卻又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是剛才那個消失的中年道士,他竟然出現在這里。

    "王盼,你放棄吧。看在你是祖師爺轉世的份上,今日到此為止,你與龍虎山之恩怨兩清。"

    那中年道士說道。

    恩怨兩清?

    可能嗎?

    高冷哥還在里面奄奄一息,叫我到此為止?

    "除非你放了青魚,我便收手。可是你會嗎?"

    我諷刺的一笑。

    這個時候我也看出來了,龍虎山囚禁高冷哥,是另有目的。

    "青魚是不可能放的,既然如此,便是時候該長老你出場了!你自己捅出來的簍子,是時候讓你自己收拾了。"

    那中年人見我態度堅決,點了點頭不再說,反而朝身後喊了一句。

    隨即,那洞穴口處,又走出一人。

    這個人可是老朋友了,他須發皆白,身著一身道袍,頗有幾分道風仙骨。

    正是龍虎山大長老,洛陽。

    "哦?是你啊!"我面帶譏諷。

    這洛陽,竟然已經斬了善念。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